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入v三合一)
    闻杰进羽扇惊落,难掩惊讶。

    将驺吾擒下他没听错吧

    驺吾可是太古神兽, 实力远超造化境直逼天元大陆的巅峰, 林家先祖竟有这么强

    宋金年没有在意他的惊讶, 接着说道 “擒获驺吾后, 我们四个家族利用驺吾的骨血迅速壮大起来。那时,天元大陆提起宋、白、闻、林四个姓氏无不是崇敬万分。”

    说道这里, 宋金年豪情万丈, 不过很快,他又叹起气来,“只可惜, 好景不长。”

    “神兽终归是神兽, 当驺吾脱离混沌状态, 立马挣脱四大家族的束缚, 并对我们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四大家族的子弟死的死,逃的逃,最终只剩下我们这四脉。而驺吾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为了不被继续利用, 它将自己封印起来,水月镇出现的目的便是看守驺吾的封印,待它解封之日,重夺家族辉煌。”

    驺吾的传承之地居然是这样来的,白轩心中连连惊叹。

    “那它的封印具体在哪里”闻杰进迫不及待地问出其余三人的疑问。

    “这也是今天我叫你们来的目的。”宋金年负手而立, 背对众人, 目光专注在壁画上, 他说,“前些日子,我们感应到驺吾的封印有所松动,前去查探,却发现那里已有其他修者聚集。”

    “哼,一群鼠雀之辈,也敢觊觎我们的驺吾。”林若梅冷哼一声。

    我们的驺吾

    白轩看向听完林若梅的话,不为所动的三名族长,心中想着,四大家族的人,是把驺吾当做私有物品了。

    不过,能感应驺吾的封印的人修为绝对不低,连林辰放在传承之地,修为也非最高,但她已经超过他们四人,几名族长亦不敌她。

    四大家族拿什么和那些人争

    紧接着,白轩听到宋金年略带狂妄地说道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将那些人放在眼中,任他们有多强,在驺吾的封印下,非中元境及以下修者不得进入,而你们正是中元境,如果再使用我们四个家族传承千年,专门应付驺吾封印之地的种种方式,必定在封印之地毫无对手。”

    “只有我们才配拥有驺吾”宋金年语气激昂。

    白轩眼中精光一闪,还有这专门对付传承之地的方法,待他得到,搭配原著,风险再度降低。

    “宋伯父,说得好”闻杰进拍手,贪婪与兴奋在他脸上交织。

    林若兰说出进来后的第一句话,“什么方式”

    “这些我们日后再一点一点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只需要知道,驺吾的封印很快要出现一道裂缝。”宋金年在最重要的方式上保留未说。

    “届时我们会将你们四人传送进去,经由我们共同商讨,决定到时候你们谁获得驺吾的传承,谁就足以统领四个家族”

    他的话一说完,众人皆是难以置信,统领四个家族,他们没有听错吧

    连一向对权利并不在意的宋羽也舔了舔唇。

    白轩难免心动,不过心动之余,又觉得有分不对劲。

    驺吾的传承,加上统领四个家族,这份筹码太大,就算是只有其中一个,都能让众人相互残杀,更何况是两个呢。

    这些族长们还有什么瞒着他们。

    手上信息太少,连猜想都没有方向。

    白轩不得不暂时将不安埋藏在心里,配合着其他人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谁知,那几个族长中也有擅长看穿人心之人。

    “白家的那小子,你不必担心会发生内斗的事,”闻希宁笑眯眯地摇摇羽扇,“在这点上,我们早有准备。宋兄,还不快把那东西拿出来,可别让这几个后辈胡思乱想啊。

    白轩扯了扯嘴角,笑得有分冷淡。

    “差点忘了”宋金年一拍脑袋,露出一个与相貌相符合的憨笑,“来来来,你们四个都过来,”他取出四枚暗红色玉珠,“一人拿一个。”

    玉珠不过指甲盖大小,远远看过去为暗红色,拿在手中才发现,玉珠本体应该是透明的。由于上面绘制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层层叠叠下,看不清本色。

    这些纹路,与灵纹的纹路有所不同,一环扣一环,重叠在一起,却奇异的蕴含灵力。

    白轩第一次在非灵纹的纹路上感应到灵力。

    他把玩着玉珠,想要进一步查探玉珠上的纹路,却觉这些纹路像是有生命似的,一下子朝着他的手指方向汇聚。

    手一颤,白轩盯着暗红色玉珠。

    这玉珠好像有些诡异。

    不对,他垂眸,不让任何一丝情绪通过表情流露,这里的一切都充斥着诡异。

    他越发肯定,关于驺吾封印之事,这几人绝对有所保留,而且是那种极为重要的事。

    “呀”暗红色纹路蠕动,宋羽一惊,甩手就想将玉珠丢出去。

    闻希宁脚下如风,转眼飘至她身前,在玉珠脱手之前,以羽扇托住,使之滑回宋羽手中。

    “小姑娘,这可是宝贝,”闻希宁揽住宋羽肩膀,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神采,他的语气听上去十分古怪,“弄丢了,对你没好处。”

    “是”宋羽低下头。

    “咳咳”宋金年警告地看了闻希宁一眼,你给我收敛一些

    闻希宁举手,示意,他不碰就是。

    宋羽松了一口气,默默向白轩所在方向挪了几步。

    不知为何,整间屋子只剩下她最讨厌的白轩能让她有分安全感。

    毕竟,能与叶权成为朋友的人,心底一定还是个好人。

    至于其余几人,包括她的爹爹在内,他们的目光都令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闻杰进心思转了转。外边都传白轩在追求宋羽,而宋羽对他不屑一顾,现在看来传言并不可信,宋羽对白轩也不是没有好感的。

    这两人已经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两人,若是宋羽白轩联起手来,估计驺吾封印和统领四个家族里就没他什么事了。

    得想个办法削弱他们的势力。

    闻杰进暗中与林若兰交换一个眼神,林若兰与他想法相同。

    石室内暗潮涌动,有些人心知肚明,面上一分不显,有些人一知半解,心下警惕。

    “你们手上拿的这颗珠子叫做通神珠,”宋金年将众人神态收入眼中,却假装不知,“通神珠互通,链接元神,能够起到阻止双方互相伤害的作用。”

    听起来有些像千纹锁,只不过千纹锁为单方面不得作出伤害的行为,而这叫做通神珠的东西双向作用。

    如果其功效真如宋金年所说,不妨为防止内斗的好方式。

    只是,链接元神这一点,不算安全,诸多契约,皆由链接元神开始。

    放在当下场景之中,白轩更觉得有所不对劲。

    可惜,不等白轩深入思考,宋金年继续说道,“现在,你们四人且照我说的去做,向通神珠内探入你们的元神。”

    探入元神白轩忍不住皱眉。

    “轩儿,你有什么想说的”白天杰冷漠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向白轩。

    原主的记忆中,白天杰从未以此种语气对他说话。

    白轩抬头,不着痕迹地观察每一个人。

    无论是白天杰,还是其他三名族长,都是一副必须使用通神珠的神情。

    衣袖遮挡住的手握紧,种种想法在脑袋中飞速运转,白轩静默几秒,最终摇头,“孩儿并无异议。”

    通神珠是为了解决互相伤害的危险,他没有不按照宋金年说的话去做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实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紫金幻夜莲的药效在他元神内,其他人要对他下手,没那么容易。

    白轩向通神珠内探入元神,血光随着他的元神深入,逐渐浮在通神珠表面,一条条细小的血色触手扭动。

    白轩一番表现让得其余三人放弃犹豫,纷纷照做。

    在他探入元神后不久,通神珠内血光猛然大增,白轩浑身一颤,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分。

    “没事,它在分辨你的元神,继续探入,马上就要成功了。”闻希宁的话阻止白轩想要松手的动作。

    深吸几口气,白轩到底是没有停下。

    “嘶嘶嘶嘶”

    一阵撕裂之痛从元神深处传来,元神平原突然出现一道深渊,平原晃动,金石战栗,他整个人都要被撕扯开。

    白轩紧紧咬住下唇,毫无血色的唇出现一排牙印。

    “扑通”

    一声过后,林若兰第一个倒下,随后是闻杰进,宋羽。

    眼前景色越发朦胧,白轩还是没能撑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居然能坚持这么久,白兄,你这个儿子不简单啊。”闻希宁阴阳怪气地说道。

    白天杰脸上浮现一瞬骄傲,很快又压下去,冷冷地说,“拿来。”

    闻希宁摇一摇羽扇,上前捡起从白轩手中滑出的通神珠,此时通神珠上暗红色的纹路犹如吸饱了血液,发出妖异的血芒。

    “咦他的元神,怎么好像有些弱”

    闻希宁看着其他人手中的通神珠,四枚通神珠血芒闪烁,亮度有深有浅,而白轩那枚的血芒竟然是最弱的。

    林若梅闻言,半蹲于白轩身旁,探手,双指合并放在白轩眉心。

    黑色光芒浮现在她指间,白轩双目紧闭,神情十分抗拒。

    半晌,林若梅说道,“的确,他的元神强度有些弱。”

    适才还阴阳怪气的闻希宁,笑嘻嘻凑在白天杰身旁,说道,“还记得上次白兄你对我说,你儿是名二星灵纹师,怎么他的元神强度还没我家这小子强。”

    白天杰沉默不语,宋金年见状接过话。

    他宠溺地扫过宋羽昏过去的面容,不知是炫耀还是其他,说道,“弱点也没事,像我,有一个这么强的女儿,也是挺苦恼的。”

    林若梅扶起自己小妹,“都别废话了,他们昏不了多久。”

    其余三人收了笑意,面色凝重地各自扶起自家儿女,将他们分别抱进离中间那一副壁画最近的四个空池子当中。

    当白轩从昏迷中苏醒时,大脑还是有些昏昏沉沉,元神残留着阵阵刺痛。

    白轩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元神硬生生被扯去一片

    承担了黑极与青蝠翼的冲击,再被扯去一片,他的元神相当萎靡。

    但白轩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探查自己受损的元神。

    白轩率先锁定千纹锁,感受到叶权的状态同样糟糕,没有精力分神在冲击千纹锁上,白轩这才放下心沉入元神。

    草木枯萎,金光暗淡,天空中紫金色莲花装云彩几乎要消失,高耸入云的金山出现裂痕。

    损伤不小,少说也得两三个月才能恢复。

    白轩心情不佳,准备从储物戒指里取一瓶安抚元神的丹药。

    先前白轩只服用了回元丹,回元丹能恢复元力,对元神上的消耗没有功效,他本想让元神自行回复,起修炼元神作用。

    但现在,不借助丹药,元神上的痛楚实在难以忍受。

    随即,白轩心中一紧。

    他取出丹药的想法落了个空,白轩发现自己感应不到储物戒指的存在。

    白轩睁开眼,低头查看,不仅仅是他的储物戒指消失,所有的东西都被人取走。

    此时,他正浑身地坐在一池暗红色,如同血液般的液体当中。

    液体表面不断溢出血色雾气,粘稠的触感传遍全身,随着他的呼吸,雾气被吸入,鼻中,口中皆有淡淡腥味。

    被元神上的刺痛掩盖的反胃感涌上来,白轩捂住口鼻,想要起身。

    “别动。”

    林若梅淡淡看向白轩,心想,白天杰的这个儿子还真奇怪,元神强度最弱,偏偏分裂元神时坚持最久,又最先醒来。

    白轩动作僵硬,林若梅一直在这

    他的余光扫见旁边池子中的其余三人,他们和他一样,赤裸瘫坐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还未苏醒。

    白轩心中大骇,没察觉林若梅在此,情有可原,可连这三人的气息他都不曾感应到

    他的元神除了被扯去一片,还出了什么问题

    纵然内心已经焦躁不已,白轩面上看不出有何不对,他佯装疑惑,“林姨,我们这是怎么了”

    “使用通神珠链接元神,必须抽取你们元神的一部分,才能发挥其功效,”林若梅见他面色不佳,以为是元神受损导致的,便说道,“如果难受的话,你左手边有一瓶安神丹,先吃上几粒,能缓解元神上的疼痛。”

    在林若梅的注视下,白轩取过药瓶,倒出几粒在手中。

    褐色药丸隐隐约约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令人安宁的药香,的确是安神丹。

    白轩不敢多吃,只在嘴中放入一粒,元神中升起一股清凉舒适之感。

    在他消化安神丹的药效时,其余三人也幽幽转醒。

    宋羽和林若兰毕竟是女子,见自己不着片缕,反应有些激烈。

    林若梅安抚两人,“都别慌,你们现在浸泡的这血池,混入了的驺吾血液,浸泡之后,一来提升筋骨强度,二来身上沾染驺吾的气息,到时候,在驺吾封印之地,可以避开大部分元兽,更容易接近封印中心。”

    “姐姐,能不能让我”披件外衣

    林若兰面带红晕,不敢去看两名男性。没有了衣物,即便血池浓稠漫过胸部,只露出一截颈脖和头部在外,她还是有些浑身不自在。

    “大家都是修行之人,不过是这点小事,无需在意,都给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集中吸收血池蕴含的能量上。”林若梅打断她的请求。

    宋羽惴惴不安,视线乱飘,直到看见白轩全程闭眼,丝毫没有向她们这边看来的意思,她努力将那一丝别扭隐藏。

    而白轩的心思已经沉浸于林若梅所说的提升筋骨强度。

    原主擅长鞭法,又修灵纹,对粗俗的打斗能避则避,很少炼骨,换成白轩,修炼刀法,讲究筋骨强韧。

    这血池中液体能量活跃,吸收后也无异常,白轩运转心法,任由血色能量冲刷体内筋骨。

    血色能量经由心法炼化,那一丝丝血光被压制,缓缓融入白轩自身元力当中,然后沿着经脉流转至丹田,两枚元力珠幽幽旋转。

    吸收,转化,最后流经元力珠,两枚元力逐渐珠达到极限。

    服用紫金幻夜莲时,他体内元力珠已可进入中元圆满境界,为防根基不稳,他未选择突破。

    吸收血池中能量,白轩继续压抑着修为,本能和理智都告诉他,在这里突破,对他百害无一利。

    石室内逐渐归于寂静,唯有轻微移动带出的水声偶尔回荡。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轩所在的血池中,颜色一点点减淡,几乎要变为透明。

    林若梅眼中划过一点惊诧,几百年来,白轩还是她见过的,第一个能在第一次就将血池中能量吸收到如此程度的人,很多人二次,三次吸收也没法让血池血色全然褪去。

    他的元神强度真的如她探查的那么弱吗

    林若梅不禁对自己检查的结果产生怀疑。

    另一边,见不再能够从血池中吸收到能量,白轩收势,停止心法的运行。

    “你穿好衣物,待其他人吸收完毕后,我会一并教你们如何使用通神珠。”林若梅取过一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