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零六、初次早朝
    李星洲哼着小曲,唱着歌,一路去的朝会,那东西看起来不像水泥,可粘合力绝无问题,可以用,这让他大喜。

    季春生一家住在王府,上朝也跟他一道,今日是小朝,只有朝廷大员才有机会上朝。

    虽说三品及其以上,但也有特殊,比如六部中户部判部事和兵部判部事不用上,其余四个不及三品,可都要来。

    归根结底,六部本该政事堂管,也就是宰相权力,可皇帝怕宰相一家独大,为分相权,就将兵部事务独立出来成为枢密院,而户部事务也独立出来成为户部司。

    他和季春生都是骑马,眉雪最近胖了血多,大概是京城的好日子惯的。

    两人骑马赶往午门,中途还遇到德公,隔着车窗打了招呼。

    太阳初升,众人已到午门前,入了午门不得骑马乘车,本来李星洲是郡王,能骑马,不过他也不能丢下德公还有季春生,几人下马步行,一路上他问了德公很多。

    都是些关于上朝规程,礼仪之类的东西,毕竟他可没上过朝,要是出错会闹笑话。

    就在他们小声说话时,旁边突然传来声音:“王爷早啊,平南王真是少年英雄,当世之杰啊,小小年纪平乱破贼,实乃国之栋梁,天下之福啊,下官早就想去拜会了,只是一直没时间。”

    李星洲一回头,居然是个园滚滚的胖子,户部使汤舟为。

    李星洲嘴角一扯,这家伙两面三刀的本事他可是见过,那表面功夫骗不了他,于是拱拱手道:“汤大人谬赞,愧不敢当。”

    “如何不敢当,千人破十万之众,便是冠军侯在世也难有如才威风啊!实在令老朽汗颜”胖老头搓手笑道。

    就在这时,又一人经过,大红袍,绣有金丝蛟龙,白玉冠带六流苏,见了李星洲便看过来,只是微微皱眉,也没说话,转身就走,正是当今太子。

    汤舟为见到了,连忙作揖跟他们道别,然后肥胖的身体跑得飞快,不一会便追上前方的太子,隐约听到“太子今天气色不错啊,英姿神武”之类的话。

    李星洲无语,见过墙头草,但还真没见过汤舟为这胖子一眼无节操的墙头草。

    走了一会儿,他们遇到参知政事羽承安,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三十岁左右中年人。

    双方作揖,互相寒暄几句,季春生趁机小声告诉他,那年轻男子是盐铁司同知,羽承安的女婿。

    众人说着说着便说起他在南方的英勇事迹,羽承安一顿夸赞,说得天花乱坠,他旁边的年轻人也只得跟着夸赞起来。

    话虽说得好听,可听得李星洲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实在太过

    夸得好像他是卫青在世一般,不过有人夸那当然高兴,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也笑着跟两人辞别。

    两人一走,德公便严肃提醒他道:“他们说得确有八分真,但你也不可沾沾自喜,要知道你还年轻,前路漫漫,可不能一开始就自大昏头。”

    “知道了。”李星洲点头,他当然不会,这点胜利确实值得高兴,可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自然也不会膨胀从而走向毁灭。

    教训确实比比皆是,年轻有为,然后膨胀自大,然后毁了自己的人数不胜数,所以德公才会为他担心吧。

    不一会儿,走到长春大殿前时,工部的毛鸾也上来行礼,因为只是小朝,路上官员不多。

    毛鸾也说了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