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新军在手
    六月中旬,北方再次传来消息,辽人又南下了。

    在战报到京三日前,李星洲便收到魏轻雨的秘信。

    里面说了辽人南下的详细情况,以及情报来源。

    魏朝仁以金银收买边境的契丹游牧民,让牧民为他们作探子,牧民会说契丹话,四处游牧,也不会引起怀疑,所以率先知道大军南下。

    根据魏轻雨的说法,辽人南下数十万众,不过辽人每次都是如此,因为游牧,打仗拖家带口的来,真能打的就没那么多,她倒表示不是很担心。

    后面几天,朝廷也下旨,反响比南方叛乱平静许多,大概一来早就习惯,而来南方大胜鼓舞人心。

    朝廷迅速动员,调派江州的江闲军,雁门等地的厢军北上,据城而守,辽人很难攻进来,百年来都是如此,去年破城,只因魏朝仁出城迎战结果被不知哪里来的女真人绕后偷袭。

    李星洲摇头,这日子还真是不太平。

    不过随即也明白过来,是了,这可不是后世有核威慑,大家小打小闹都不敢真动手的年代,战败的代价小,所以打仗几乎是家常便饭。

    他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接手新军。

    新军在编一万五千人,枢密院直辖,而如今有被皇上交到平南郡王、冠军大将军手中。

    虽如此一来,李星洲便入枢密院之职,属枢密院官员,可明眼人都知道,枢密院怎么可能管得了平南王,他是朝廷王爷皇家之人,皇上又加个正三品将军。

    这些有恩宠成分,可也有为让平南王不受枢密院辖制的成分啊。

    如此一来,这新军就是真正落入天家掌控了。

    李星洲自然高兴,他不在乎皇帝和枢密院之间的权力角逐,这是一支真正属于他的武装力量!

    因为所有禁军都是三衙养训,枢密院调动,也就是枢密院能调兵但不能统兵,而三衙能统兵却不能调兵。

    枢密院为全国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军队调防、战争动员、战争的指挥等都是枢密院的职责,同时也领导兵部事务。

    下设十二房:关北房、京西房、支差房、在京房、校阅房、剑南房、兵籍房、民兵房、吏房、知杂房、支马房、小吏房。

    十二房大多数是根据事务分类设立,而其中几房则是专门战事而设立,以便快速应对,比如关北房、剑南方,就因为关北、剑南两路战事频发,所以特别设立此两房,以准备应对随时发生的战事。

    而京西房则因京西是京最后一道屏障,京西虽划为一路,但并未设节度使,其中宁江府众多州县都划归京西,而在京西也驻扎有一军,号为江闲军,保护景国最后大门。

    而新军不属三衙养训,直属于枢密院,这就意味着统兵调兵之权都是统一的!李星洲身为枢密院的人,又是新军统帅,他不只能养训新军,还能调动新军。

    李星洲到枢密院领兵符时,就准备好如何应对冢道虞的为难,毕竟两人关系并不愉快,他们还有恩怨没有清算。

    严申跟他到了枢密院大门外,门口两座石狮子高过人,两个身皂青军服的士兵把守门口,周围清净无人,即便在德公家门前也有不少想上门拜会的,所以常会见一些衣着华贵之人在门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