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九十七、鸿鹄
    “别靠过来,热。”诗语不满的说,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感觉脸面上火辣辣的。

    “把衣服脱了,少穿点就不热。”那小混蛋说着便坏笑着动手。

    “”诗语想动手打他,可看他黑了许多,憔悴许多的脸庞,便抬不起手,于心不忍。听说南方死的人可以堆成山,能阻断河流,他经历了些什么呢,诗语不敢去想。

    待她回神,已是酥胸半露,性感迷人,心里气急,为什么自己每次都拒绝不了他。

    “小混蛋”她低声道,随即放弃抵抗,如此,他反而更加气焰嚣张。

    “慢点。”他毛手毛脚的,不小心勒到她肩膀。诗语又羞又气,轻轻按了一下在她胸前乱动的大手:“你停手,我自己来”说着脸也红了。

    小混蛋只会在那傻笑,不知不觉另一只大手悄悄抚上她光滑的后背,大白天的,她羞涩难当

    “你慢点”

    忍耐几个月的热情,诗语终于招架不住。

    “几月不见,想我没有。”李星洲将女孩抱在怀中,轻轻抚着她光滑的背,像是安抚炸毛的小猫咪一般。

    她确实差点炸毛了,因为在古人的道德观里,白日宣可是十分下贱羞耻之事。

    “不想。”诗语下意识脱口而出,话一出来似乎有些后悔,犹豫一下,又补充道:“也有一点点,毕竟人之常情,是人多少都会挂念”

    “一点点是多少?”李星洲笑着追问。

    诗语反手推了推他:“你靠后些,热。”

    李星洲老实的屁股往后挪了挪:“今晚去王府住。”

    “休想。”诗语脸色微红。

    李星洲坏笑微微将她拉近一些,夏日炎炎,黏在一处确实有些不舒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什么什么故事?”她微微侧目,虽装作看别处,但李星洲知道她来兴趣了。

    于是道:“这是说一只小鸭子的故事,叫丑小鸭。”

    “好怪的故事”

    “夏日树荫下”李星洲专心的说着,诗语安静下来,静静听着故事,时而蹙眉,时而不解的发问,故事本来就不长,有一种朴实真诚的吸引力。

    诗语一边说着鸭子怎会说话,抱怨他骗人,一边却听得津津有味,生怕错过什么,不知不觉间,整个人也完全落入他怀中。

    带待故事说完,丑陋的小鸭终于发现自己原是鸿鹄之时,诗语也惊讶得不说话,看她脸色就知道她确实震惊,不过为不让他得意,又连忙道:“哄小孩的故事罢了。”

    “哈哈哈,可不只是哄小孩。”李星洲握着她粗糙许多的小手,想必确实受了很多苦,遭受很多非议,在这样的时代,女孩子抛头露面就是败坏德行。

    封建礼教对女性的迫害到什么程度,也许现代人难以想象,宋朝有个宰相,只因她女儿隔着自家围墙与墙外陌生男子说笑,就逼得自家女儿投井自尽,还有人说他保全女儿名节。

    很多人可能不敢想,一个宰相的女儿,怎么说也是所谓人上之人,要迫害她得多难,结果历史告诉你,不难,只要跟跟她说笑就行。

    像诗语这样出来做事的,不只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