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九十五,商人看世界
    开元是数百年古都,前朝到今朝都是国都,青砖黑瓦,流水人家,层楼叠榭,丹楹刻桷,百年不变。如今城南却又增新景色,与这古老都城格格不入。

    四十二巨大的水轮整齐排列江岸,连绵十几里,案边有整齐有序的方形作坊,简洁而牢固,没半点美感,没什么雕梁画栋,门楣飞檐,一切都只为方便实用,整齐划一。

    城南潇王府后山,一排排夯土为墙,粗椽子加上黑瓦的小屋成方形对齐,左右排列在后山,东西窄,南北宽,一直向北延伸,连绵数里,如同数个井然有序的村落一般大小。

    不用更加方便的木材做墙,茅草铺顶,都是为了防火考虑,后山作坊是制造手雷和黑火药的主要场所,若是起火,后果不堪设想。

    每天一大早便有熙熙攘攘的附近工人到王府做工,男女都有。到下午再离去,期间王府附近也逐渐成为小贩最爱来的地方,因为人多,不过王府专门划出一排靠墙地界让他们摆摊,若是乱摆就有王府守卫收拾。

    每天日上三竿开始,王府前后到处都是蒸腾的水汽,焦炭燃烧的黑烟,一天到晚转动不停的水轮。

    一股原始的工业化气息,统一规划,方方正正,实用至上。

    李星洲站在后山山顶桃园,看着下方属于自己的王国,心里有几分得意。

    才从宫中回来,第二天王府便人来人往,上门拜访祝贺的人络绎不绝,门槛都快被踩断。

    平南郡王,正三品冠军大将军,新军指挥使,无论哪一样都炙手可热,何况放在一个十六岁的年轻人身上。

    李星洲牵着眉雪,吹着山头的风,听着刺耳的虫鸣鸟叫,心里明白皇帝为何要这么做。

    南方战报有两份,一份是他写的,一份是杨洪昭写的,两份都提及泸州军的勇猛,神机营确实主力没错,但若没有泸州军的掩护,神机营也没有发挥余地。

    可皇帝故意只提及神机营,无非是想找个借口,把新军交给他,新军目前经几次整改,维持在一万五千人左右,不属三衙管制,而是直属于枢密院。

    皇帝是想让皇家子弟来掌握这支武装力量,可也不好直接拿,因为新军是枢密院力主之下才成立的。

    总的来说,朝堂之内,枢密院、政事堂、皇家是三大势力,如今皇帝强势,则皇家最大,三者相互依存制衡。

    现在皇帝找到理由,因为神机营太厉害,才千人就把叛军打得落花流水,若有上万神机营,岂不是国泰民安,天下无敌?

    逻辑合理,条理清晰,无可反驳,堵住枢密院的嘴。

    可其实皇帝心里肯定是不信的,也没人会信。

    既不信,却为何无法反驳,只因李星洲确实打出那样骇人的战绩,意外也好,取巧也罢,枢密院无话可说,只能坐视皇帝拿掉他们的心头肉。

    皇帝有为子孙铺路的意思啊,只怕身体真的不行了。

    不一会儿,后方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是秋儿、月儿还有阿娇,正用手帕兜着后山的桃,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腻歪不完的事,要不是王府总有人打搅,他哪会想来后山。

    “世子尝尝这个,后山的桃子真甜。”阿娇高兴的跑过来,李星洲接过来,随手擦了擦茸毛,咬了一口,果然甜美。

    桃园是潇王留下的。

    他带着三个小姑娘,在山顶桃园树荫下垫起厚厚的树叶,然后躺着给她们说《西游记》光怪陆离的故事,欢声笑语响彻林间,看着阿娇甜美面容,他忍不住想起昨晚皇后私下叫他出去说的话。

    总结起来一来让他早点正式娶阿娇过门,二来让他新立王府,因为他已被封王,又有官身差遣,于情于理都应新开府邸,不能总住在父辈府中。

    还说若是银子不够可以找她要,李星洲哪里缺银啊。

    下午,带着三个小姑娘高高兴兴的玩闹一天,等他回来,访客少了很多。

    严毢就带着严昆、赵四、祝融、铁牛、关仲等人来小院找他,向他汇报不在的两月王府收支情况,还有发生的事。

    他不在这两个月,王府净入账三十一万六千三百二十两四百九十文,李星洲自己都差点惊掉下巴,不敢相信的拿过账本来亲自看。

    严毢满脸笑容的说起来,原来这三十多万两中,八成收入来自珍宝阁。

    当然不是珍宝阁的销售,而是批发将军酿和香水,每月各家大商按时上门提货,全国各地的商人都慕名而来,加在一处光这些就有二十多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