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九十一、辽国;女真;西夏(上)
    邳山下,烟火熙熙,篝火营帐,密集排列到远处山脚,风头甚至盖过后方十几里外的上京城。

    这样的喧嚣已持续两月左右,已到人心躁动的地步,最近六部族长都时常来金牙帐中抱怨,表示对此不满。

    几十万人集结在邳山脚下,却久久不动,民众放牧、打猎都受到极大影响。

    最重要的是时常有冲突,契丹六部,虽同归金牙帐下,可为抢夺草场水源,常有冲突,到流血死人的地步,若死得人不多,可汗就会睁只眼闭只眼,若是事情闹大,则由可汗裁决。

    说是裁决,这本来就是谁说谁有理的事,不管怎么裁断,都会有人不服积怨,留下间隙。

    因此,如今长时间将六部之人聚集一处,时间越久,积怨越容易引发,变得躁动不安。

    耶律术烈可汗东进未归,其子耶律惇年幼,难以服众,所以近来六部族争论不下,无休无止。

    耶律雅里是女子,每到六部族长找皇兄说事,她都插不了嘴,只能退出金牙帐外,骑着爱马到山头吹风,那些各部的权贵子弟,便有机会凑上来讨好她。

    要是以前,她觉得这些话好听,可听多了也就觉得无味,再不想多听。

    这时才知道麻烦,那些话想听的时候有,不想听时也不好让人闭嘴,只觉得在耳边苍蝇一样嗡嗡不停。

    时至黄昏,耶律雅里却有些心烦意乱,时不时看了远处灯火通明的金帐一眼,她知道金帐中皇兄必然左右为难,在六部族长面前受尽欺负,心里难过可也毫无办法,只能干着急。

    耳边还有那些人吹嘘的话,有讲说打过虎狼的夸张故事,要么炫耀自己杀过多少人总之越听越烦乱。

    耶律雅里心中担心的还是父皇,去接高丽贡使,可已去快一月了,也无人归来,按理来说父皇带了五万大军东进,区区女真,怎么都不会有事。

    可也忍不住忧心,因为去年女真和辽国曾联合攻入景国关北,父皇为她带回了很多漂亮首饰,也无意中提及女真人确实凶悍,女真的铁浮屠以一当百。

    还稍微提过那女真铁浮屠。

    女真信佛,浮屠在佛教有铁塔之意,在辽国,全身披甲的步兵也叫铁浮屠。

    可父皇说女真铁浮屠只有上千,却是骑兵,人马都披着厚厚铁甲,从人到马,只露四个眼睛,阵前一下冲进景国军阵去,景国人就被冲散了。

    他们辽国虽平时说景人怯懦,可到战场上,从来不敢和景人这么打仗的,他们都是打完一阵然后借马力跑开,然后再打一阵,其实若算下来,是败多胜少,全靠马赢。

    女真的打法则完全不一样

    西夏人也有平夏铁鹞子,那都是人马皆披甲的世代相传精锐之师。

    种种细碎的念头,不好的猜测,一一涌入耶律雅里脑中,她越想越是不安,那边父皇却久久没有消息。

    要是女真人设伏怎么办?要是高丽人使诈怎么办?要是他们合伙使诈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远处山梁上,一堆密集火光照亮夜色,密密麻麻的光点缓缓移动,翻过山梁,染红半片山坡,后方山谷中也隐隐有着火光冲天。

    耶律雅里看呆住,大军,那是大军!

    她心中狂喜,二话不说打马向着山坡奔去,手上和脖子上的铃铛叮铃作响,在夜里清晰可闻。

    一路铃儿响,那边身后的权贵子弟纷纷喊着追上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