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八十九、言与论
    李星洲一笑:“呵呵,不妥之处可大了,皇帝老了,他开始力不从心,他开始没了往日铁血,开始筹谋后世”

    “这不是更好,皇上宽厚,天下就有福了。”

    李星洲凄然:“有福个锤子,他们舒服,我可惨了。”

    狄至率先反应过来:“皇上力不从心,自然是太子主事”

    “对,太子向来与我潇王府不对付,况且太子也好,太子嫡子李环也罢,都被我得罪了个遍。”李星洲摇摇头,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去惹李环了,真是喝酒误事。

    “可太子是亲王之后,家财万贯,又是朝廷郡王,也不至于,不至于如此忌惮太子吧”狄至问。

    “这是格局的问题,简单的说,人生无时无刻不在博弈,最终会达到一个大家能接受的平衡点,若太子跟我对垒,我反而不怕。

    可问题在于太子处在大局,而我身处小局,二者并不对等,我玩不起他所在的盘,连博弈对垒的资格都没有。”李星洲叹气,好想吟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

    “属下不明白。”狄至老实的说。

    李星洲也不避讳,至少对狄至不必:“简单的说,太子根本无需与我对垒,他只要做好本分,安安稳稳,不出意外,天下必然是他的,这就是大局。

    而这种大局只要他不漏破绽,无人可搅局。到时他是九五之尊,天下共主,别说小小郡王,就是亲王又如何,家财万贯有什么用。”

    狄至严申听了都顿时脸色难看,一时无言。

    随即,李星洲像是想起什么,豪迈笑起来:“不过也没那么悲观,我总觉得太子其人,说不定会自降格局

    当初鞍峡口之战,就是因为他贪功才酿成危及国家之祸,简单的说是贪功,可往深了说,他就是一叶障目,看不清格局。

    他身为东宫太子,未来皇帝,却满脑子想着和臣下杨洪昭争功,就是没大局观,自降格局,抛开自己大盘不玩,抢着别人的小盘玩,结果还玩砸了,才酿成大祸。

    现在即便他成了皇帝,鞍峡口一战,只怕也会成一生诟病,受后世嘲笑。如果他再犯几次这种错就好了”

    “可万一他不犯呢?”狄至皱眉问。

    李星洲笑道:“那就敬而远之,大不了跑辽国去。”

    “啊”严申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相信:“世子,辽人都是畜生,怎么能去辽国呢。”

    “我是打个比方。”李星洲不在意的摇摇头:“再者只要我掌控漕运,就可慢慢扩张为海运,到时就不只这小小天地了。”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盖君者为天之子,天授君权以驭万民,可诸位口中圣贤却说天之视听,既为百姓视听,此非忤逆之言?”御书房内,皇上脸色很不好,用指节敲着桌子说道。

    寂静之中,声响清脆可闻。

    下方两侧金帘红柱边,分立八位老者,大部分身形佝偻,白发苍苍。

    带头左首为翰林大学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