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八十五、泽国江山入战图
    皇上龙颜大悦,百官欢喜庆贺,百姓欢天喜地。

    待到五月下旬,最大的捷报入京。

    平南王李星洲与殿前指挥使杨洪昭会师合围苏州城,数日后,城中百姓皆反,束叛军首领,献城投降,自此,历时接近半载,带甲十余万,祸乱家国的苏州叛军彻底被剿灭。

    据传捷报入宫当晚,皇上大喜之下不着鞋袜,衣着不整便匆匆跑到大殿中看了战报。

    次日开朝之后,皇上心情大好,亲自夸赞平南王的骁勇善战,大臣们也纷纷附和,朝堂上下难得一片统一的溢美之词。

    免除一死,重新被启用的孟知叶;参知政事羽承安;户部使汤舟为等也称赞能有此大功还是因皇上分封之时“平南”二字取得好,应顺天时,得天庇佑,所有南方才能如此快速平定。

    皇帝大喜,随即以羽承安、参胜为首的一众官员认为平南王劳苦功高,居功至伟,因早召回京封赏,免得在南方受苦。

    “那好啊,他们为世子着想,这样一来世子也能早点回来了吧。”阿娇惊喜的道。

    王府花园中,德公坐在正座,而严毢,严昆,都侍立一旁,虽德公和世子关系好,可也是当朝宰辅,众人不敢插嘴,不敢同坐。

    德公只是喝手中热茶,摇摇头道:“你呀,是想那小子魔愣了,都不想想利害,忘记爷爷如何教你的。他们就是嫉妒,话说得好听,心里却一肚子坏水。”德公用瘦长指节敲着石桌道。

    阿娇小脸一红,又抬头看着自己爷爷。

    德公见孙女如此痴态,不悦的说:“那小子两月之内解泸州之围,平苏州之乱,正是名震天下,威望最盛时。此时他若在苏、泸两地,只怕一句话,便有千万人追随,这些人是忌惮他的影响,怕他坐大,想赶快召他回京。”

    阿娇听到这,面有急色:“那该如何是好?”

    德公摇摇头:“此事盖无争议,因为这也是陛下之心,他们不过顺水推舟。陛下虽封他为平南王,但苏、泸两地合为一处,足有我景国四之其一,即便是谁陛下都不会放心。”

    随后德公又看向严毢、严昆,“他回来也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他可谓是风光无限,可越是风光,越容易出事,回来京城有人帮他看着点也好。”

    严毢连忙道:“多谢相爷为我家王爷忧心。”

    德公哼了一声,扶着胡子,起身道:“我可不是为他忧心,若不是为阿娇前程,老夫也懒得管他。”说着便要走,严毢和严申不敢怠慢,亲自送他出王府。

    他们知道王相日理万机,却还能来府中与他们说事,虽嘴上说不是,其实大家都明白道理。

    五月下旬,圣旨到了苏州,此时苏州已丛战乱中逐渐恢复过来,但已经繁华不如从前。

    圣旨中除去对李星洲大加赞赏,还下令将善后事宜交给杨洪昭处理,命他率军回京,当然所率大军可不只是他带来的新军第十军,还有禁军大部。

    皇帝留下给杨洪昭维持秩序,稳定南方的只有两厢军队,也就是四万,其余人等都要回京,皇帝始终不放心大军在外。

    不过李星洲并不准备直接走,他要先回泸州,然后北上。

    他和杨洪昭交接苏州事务和兵符,忙碌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