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八十三、道不同不相为谋
    刘季家中灯光昏暗,屋外夜风呼啸,吹得村边林子沙沙作响,到处都是刺耳的蝉鸣声。

    小小的屋子点满灯火,围着一堆人,足足二三十个,大多都是村中长辈和妇女,青壮都出去打仗,回来的没多少。

    众人围着刘季,刘季则一五一十的将那天在战俘营中平南王的话复述出来,灯火闪烁,众人蹲坐土打的地板上细心听着,表情不一。

    待听完后,众人大多面色惊诧。

    “怕不会吧,这也太太玄乎。”抽着烟斗的老猎人不敢相信。

    “这人心能这么黑?”

    刘季摇摇头:“我也不知真假,那天朝廷平南王说后,我脑子一直很乱,也不敢去问知府。”

    “我觉得怕不是,要是用得着这么麻烦,那知府的兵可是来放粮给我们的”有人道,众人微微点头。

    “哼!”这时候村里辈分最高的村长却哼了一声,“怕麻烦?怕麻烦人家还怕你们不帮着打仗哩!这事不用那什么王爷说,我早就知道。”

    这话一出,众人都惊住了。

    村长拄着拐棍,敲了敲地板:“我早就知道!放给我们村的米是凛阳那边出的,凛阳比我们这冷,种出来米不够糯,粒小,糙嘴,官府库粮,是苏州附近的米,那米根本就不是库粮。”

    村长这么一说,众人张大嘴巴,脸上都是惊讶。

    “那你不早告诉我!”刘季惊诧。

    村长摇摇头,用拐杖敲了敲刘季脑袋:“你娃儿是见过世面的,可还不够老道,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你不想想瞧我要咋个说?

    你见过带着刀枪来放粮的官差吗?

    一把刀挎在身上也是好几斤,绊手绊脚,还要搬粮食,干嘛带着?就是怕有人看出来!我要是说,村子里头一个活不成!”

    村长严肃的敲敲拐棍道。

    刘季彻底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我是我把他们带出去送死啦?”

    村长沉默一会儿,摇摇头:“这不怪你,我当初也不拦你,还是我送你们出村。总要有人去死,有人死了,你们这些剩下的才能活。”

    村长说着用干瘦的手指指了在坐所有人。

    然后他又颤颤巍巍站起来,拍拍刘季肩膀:“活长久啰,我也看得明白,这是世道,不关你事,有些人去死,有些人才能活。”

    灯火昏花,火光摇曳,屋子里气氛压抑,所有人久久无言。

    李星洲的战俘宣传效果很快体现出来,随着时间推移,安苏府各地逐渐民意沸腾,当然,这次的敌人不是朝廷,很多人汇聚苏州城下,高声叫骂,声讨丁家、苏家,请求加入围城大军。

    而城内也时不时有人翻墙逃出来投朝廷大军。

    李星洲并不想使火器,因为苏州城和凛阳城不同,苏州城可谓南方最富庶的城市,若用火器,就是图一时痛快而毁了这地方。

    再者五月末,杨洪昭大军赶到,两军合围,围城兵数一下达到十一万,苏州城已是必破的局面,不急于一时。

    倒是杨洪昭,此次再见,显然对他更加客气许多。

    在五月快要结束的时候,苏州城中派出使者,说是丁毅想见他。

    李星洲本不想见,因为胜负已分,没有见的必要,但又一想,不见怕影响军心,于是就允许。

    第二天,到了正午约定好的时间,两方士兵在苏州城和朝廷大军营地中搭起凉棚,然后城头守军退下,朝廷大军后撤两里。

    李星洲骑上眉雪,穿一身墨色山文甲,只带魏轻雨送他的短剑,然后在众多将士注目下走向凉棚,临走时季春生和起芳都再三叮嘱他注意安全。

    其实李星洲反倒不怕,中间凉棚距离朝廷大军是千米左右,距离城头也是千米左右,千米距离,城头守军毫无办法,神机营大炮却在射程之内。

    再者,他根本不怕丁毅,若说近身格斗,他或许不是季春生的对手,但面对丁毅,大概率是他胜。

    不一会儿,苏州大门也打开,丁毅独自一人骑马出城。

    两人会于凉棚之下,都没有下马,在马背上,若对方有诈,可以快速脱离。

    丁毅打马过来,显然消瘦许多,眼窝深陷,进入凉棚之后,两马相距五步左右,丁毅在马上拱手作揖。

    李星洲回礼,随即拉住眉雪:“丁兄见我有何事?”他淡然问道,事到如今,反贼,贼子之类言语攻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