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八十,皓月与烈日
    听起芳说完,李星洲哈哈大笑起,“怎么,在本王面前自行惭愧,看来我实在太过优秀啊。”他自我感觉良好。

    起芳忍不住叹气:“若没自夸自擂这点,再谦逊些,我或许会更佩服王爷,可就因这点,好印象十去其九。”

    李星洲坐在城砖上摇摇头,儒家对人的影响还真是烙印在骨子里,其实千年之后亦是如此,听别人夸奖,他高兴是自然之事,可起芳却说他不够谦逊。

    这时狄至、焦山陆续上城头来向他汇报,狄至安排好了城防,焦山这点好城中府库,封存起来,以免被趁乱哄抢。

    不一会儿,季春生来了,怀里抱着个大锅,过盖上该堆着几只碗。

    “季大人!”

    众人连忙行礼,得知季春生是朝廷武德使之后,人人都敬重无比,武德使啊,那可是天子近臣,身居高位,加之他今日阵前一杀,宛若战神,大家更是折服。

    季春生只是笑笑:“哈哈,世子,看某带来什么。”

    说着他放下大锅,一开锅盖顿时香味弥漫,一整锅的羊肉。

    借着月光看得清楚,这羊肉就是大块剁开,加水烹煮的,做法简单,但对于一夜未食,又厮杀半夜的众人来说简直如同山珍海味。

    李星洲第一个忍不住,拿个碗动手捞出一大块,这肉每块都剁得快有碗大,一看就是季春生这种武夫下的手。

    他刚要迫不及待下口,又想到旁边的起芳,咽了口口水,先递给她,自己另外捞。

    季春生这五大三粗的武人根本没想着带筷子,这打仗呢,哪找筷子去,这几只碗都不知他哪弄来的。

    大家只好下手,至于干净不干净,那是肚子不饿的人才讲究的。

    夜风习习,皓月当空。

    在季春生号召下,大家干脆下手抓起来,连碗都免了,只有起芳一个女儿家还用碗,不过还是免不得下手抓,因为根本没筷子。

    而且季春生剁的肉,有筷子也没用。

    李星洲干脆将城头上值岗的几个士兵,还有打扫的几个辅军都叫过来,一人给他们捞了一块,毕竟这一大锅,季春生估计下锅一只羊。

    大块吃肉,可惜没酒。

    银河璀璨,夜风微凉,好不恣意痛快,就连起芳一个姑娘家也啃了几大快。

    这肉煮得要多没水平就对没水平,可要有多香就有多香。

    吃饱之后,李星洲坐在城头,吹着夜风,仰望星空。

    起芳、狄至、季春生、焦山站在他身后,他回头道:“起都统,你知道为什么大家喜欢咏月,却少有吟诵太阳,太阳光辉普照,何止月之千万倍。”

    起芳一愣,不知王爷为何如此问她,只看天上明月:“烈日之辉太过炙热逼人?”

    李星洲站起来,“太阳太过寂寞啊。璀璨热烈,凡人目不敢直视,其实白天也有星辰银河,不过太阳一家独大,则星光不显,僵而不化,浩空明朗,却死气沉沉,令人敬畏却无人心生向往。

    月则不同,皓月当空,艳压群芳不假,可群星依旧璀璨,银河照样绚丽,争奇斗艳,容得下一切光辉,所以令人心生向往”

    起芳愣愣看着他,身后众人也听得入迷。

    “月夜之美,不等同与皓月之辉,还有璀璨群星。”李星洲笑道,然后认真的拍拍她的肩膀,扫视所有人一圈,最后目光回到起芳身上:“本王与丁毅永远是不同的,丁毅是想成为太阳的星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