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七十八、攻守
    城头风大,明明夏日炎炎,烈日当空,丁毅却大病初愈,经不起风,还批了裘皮斗篷,悟出一身虚汗。

    这些日子,景国军队围而不攻。

    他得以趁机从城中、城外征兵丁,为增兵源,他下令十二岁以上男丁都需参军,百姓怨声载道,但也来不及管了。

    随即他又派人拦住泸州军放回的半数战俘,补充千人左右,李星洲厉害,不过也是少处世经验,爱纸上谈兵的纨绔子。抓住的战俘哪有再放道理,他真以为仁义道德能约束世人,真是读圣贤书读傻了。

    这么想着,丁毅多少心理平衡一些,李星洲也不是万能的。

    到五月中旬后,凛阳守军已凑得上万。

    一个小小县城塞入如此多的军队,自然免不了冲突和暴动,起初全城百姓就抗议不满,随后苏州各地来的守军又与城中百姓起冲突,而且愈演愈烈。

    最后甚至出了人命!

    丁毅心中自然清楚明白,无论对错,只能向着士兵,否则在此紧要危机关头,谁愿为他而战?

    他处死与士兵冲突的百姓,随后守军愈发骄横,城中百姓纷纷拖家带口出逃,除了少数胆大,无牵无挂的光棍汉子还想留下浑水摸鱼,凛阳城如今已完全成为军事要塞。

    上万守军,四丈高坚城,丁毅对于守城信心满满。

    看着城外山坡上的王旗,他慢慢眯起眼睛,平南王李星洲!

    远远望城外忙碌的泸州军,千步左右,能见人脸,不辨神色,但也看得出士气高涨,井然有序。

    丁毅左右一看,自己的徐国城头守军好像都在窃窃私语,见他看过去,连忙回避,也不说了。

    丁毅一笑,他心中并未生气,反而有些欣慰。

    大战在即,他们能够谈说,说明心中定是不惧泸州军。

    这么一想,他更叫高兴,上前道:“刚刚你们在说什么?”

    两个士兵面色变得慌张,吓得连忙跪下,高呼道:“大人饶命,小人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丁毅一愣,皱眉道:“随口一问,何至于此?”心中也诧异,不过问他们谈论何事,居然怕成这样。

    其中一人抬头,顿一下道:“大人,我们在说最近天时,觉得太过热辣,也无它事。”

    丁毅点头:“起来吧,小心值岗,切莫给敌寇机会。”

    说着他也不再多言,兴致顿时没了三分,招来马童备马,准备回衙门。

    “刘季还没找到吗?”趁着马童去城下马棚牵马,丁毅一边下楼一边问身边将帅。

    众人摇头:“回禀大人,并无刘指挥使音讯,那日鏖战惨烈,刘指挥使率马军前锋,只怕只怕凶多吉少。”

    丁毅叹口气,随即伤感道:“刘季乃我左膀右臂,没享几日荣华,却落得如此待回苏州,赐其亲千金,取其衣冠,为他风光体面下葬吧。”

    众多将领听了无不感激。

    回到府衙后,丁毅吃过午饭,喝了冰镇莲子汤,随后苦热难当,脱了身上皮裘,不知不觉便睡去了

    昏昏沉沉中,他突然听到有人急促脚步和叫唤,待他醒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