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七十五、苏州水军
    战俘摇摇头:“大人,那里人多,小人也不识得刘指挥使面貌,这小人也不知道。”

    丁毅挥挥手,打发他下去,然后才正坐,面色严厉:“所归之俘尽数拦住,纳入军中,从今日起,城中所有年过十二的男丁都必须充军,日夜巡防,不得有一时松懈。

    贼人若想攻城,要么爬墙,要么破门,凛阳城高,爬墙道不怕,就怕破门,所以内外两门要严加看守。

    特别是外门曲墙之内,每日必有一营之兵到曲墙也正门之间吃住,昼夜看守!”

    “得令!”下方将领和官员连忙领命,他们多少能感觉出知府大人前后变化,似乎得知泸州将帅之后,他更加急于求胜?

    心有所想,但众人也不敢多言,丁知府的铁血手段他们这些人是知道的。

    苏州以南渡口密布,随处可见渔船。

    起初百姓一腔热血站起来反抗朝廷大军,纷纷从军,但随着众多青壮离开,当热血冷却下来,现实的冷冰冰也如一桶凉水浇在每个人头上。

    家中壮年不在,孤儿寡母、老人孩子总是要活的。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苏州大江沿岸众多村子,大多都是靠着打渔为生,大江之上波涛汹涌,本就是危险的好活计,没有经验的渔民十分危险。

    家中中流砥柱一走,何以为生?

    年轻孩子不得不负担起养家重任,许多妇人家也要抛头露面,可因为没有经验,每过不久就会发生有人葬身茫茫大江中的惨剧。

    养育众多村子的大江,这段时间也如洪水猛兽,被百姓惧怕,但怕归怕,也不得不继续打渔,毕竟人要生而活着。

    而渡口的水军上一千五百多,战船十八艘,受安苏府直接辖制,大多都是来自当地渔民,到四月初,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水军指挥使叫泽生,也是当地人,自然不忍看家乡如此民不聊生。

    他多次上访苏州,想说服知府从别得地方抽调一些人过来,本地实在出不了那么多兵丁,结果却都是知府大人不在

    他连续奔走,有面对众多父老乡亲责问,终于忍无可忍,四月中旬,再次赶赴苏州城上访得到答复“知府大人不在”之后,他私自下令解散水军,让当地众多壮年回家。

    最后,苏州水军只剩下上十几人,水军指挥使也日日饮酒作乐,不理防务。

    哪天若是知府得知,他这也是死罪,若维持水军,又害众多父老乡亲,也是万死之罪,进退都是死,他是在等死了。

    剩下的十几个不是当地人,无家可归,也就跟着他了,渡口徐国大船接连绑着,足足十几艘,边缘已开始淤积污泥,十几人,一艘大船都出不了,何来防范江面,封锁水道?

    泽生每日坐在渡口,醉生梦死,恍惚间,他竟看到朦胧如山一般巨大的船,船如蛟龙,通体修长,大江之上,速度极快,如过江清风。

    他浑浑噩噩,心想是仙船吧。

    想着他又喝下几大口,大概因他大限将至,所以连神鬼仙宝都能看见吧。

    渡口边的徐国大船,和那一比根本不算什么,待他回神,江面上已经没什么大船了,果然是梦么。

    头疼欲裂中,泽生睁开眼睛,面前灯火昏黄,居然是家中老父。

    自从他散了水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