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七十四,是他!
    五月初,天干物燥,在李星洲命令之下,焦山带公主府的人将所有山坡上的插旗点都清理一遍,砍掉高大树木,铲除杂草,用石块敲打堆砌起坚固地基。

    城中守军日夜不敢松懈,紧张看着他们忙碌,也不知他们要做什么,要干什么,但如今叛军一见泸州人,就有风声鹤唳之感,道理也简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本来顺风顺水的叛军一遇到泸州人,顿时开始节节败退,一败再败。

    哪怕人数数倍于敌人,可怎么也赢不了,那种恐惧,几乎已深深映在心中。

    每次一见城外军队有所动作,所有人都惴惴不安。

    李星洲已经观察这城池好几天,凛阳城不只是高,而且很巧,是能工巧匠所为,不愧北方重镇,一座小小县居然修有曲墙。

    曲墙在城门之外,成曲面环形,围住城门,然后侧面开门。

    如此一来攻入城内就需要过两道们,而且因为曲墙围住的面积狭小,根本无法使攻城车之类的大型器具,所以此城固若金汤半点不假。

    不过让李星洲在意的是北墙从上方看去,城头居然有三四米宽,女墙也很高。

    三四米,意味着着不是一座简单夯土城。用纯石砖也不可能砌得这么宽这么高,墙体前方倾斜角度比较大,必然是用外檐墙和内檐墙,中间夯土的方式筑成,这样才能保证城头宽阔,来往方便,能放置守城器械。

    这样的城墙厚实,坚固,在冷兵器的时代几乎无懈可击。

    外坚内柔,能减缓冲击,几乎没有破坏的办法。

    攻城只能智取,或是死命爬墙。

    曲墙加内墙,拢共两道门,外门在城侧,而且进入之后道路曲折,这种工匠的巧妙设计一下子让大型攻城器械无用武之地,实在巧妙。

    不过,李星洲从未想过爬城,也未想过破门,他一开始打算的就是直接破坏墙体。

    这或许超越这个时代的攻城常识,但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

    而且城墙越高越发容易实现,高意味着底部承重大,不稳定,如果有开花炮弹效果必然更好,但如果没有,则需要大量火药不断轰击,炮弹告诉冲击带来的动能就是致命的会墙利器。

    火药不够怎么办?

    就地配置!

    土壤中富含硝酸钾,他已经命令士兵开始在营地外掘土制硝,可惜产量十分低下,而且泸州也没有开元的纯硫磺,他派人回泸州城找过,药店确实有硫磺,但不是比较纯的硫,杂质很多。

    多就多吧,李星洲不在乎。

    只要积少成多,到五月中旬,估计就够配出足够十二门火炮,连续轰击城墙昼夜不间断的火药

    “你说什么?他叫李星洲!”县衙后堂,丁毅不可思议的道,而他面前说话的,正是从城外逃回的战俘。众多城中军官也在。

    “对,小人记得清楚,他说是平南郡王李星洲。”他面前的正是从城外逃回的战俘。

    丁毅还是不信,他微微皱眉,站起来问:“他多大,长得什么模样。”

    “当时他骑着马,小人看不大清楚,只知他很年轻,十五六的样子,身材高大”战俘描述着。

    听到这丁毅重重坐下,五指紧紧抓住椅子护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