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七十三、圣人之书
    御花园中,万物生发,郁郁葱葱,姹紫嫣红无限好。

    消瘦许多的太子和几个皇叔小心跟着父皇赏花。

    皇上兴致很高,手捧着圣人书卷,偶得几句便说出来共赏,气氛融洽,像极文人游园。

    自从太后去世之后,太子能感觉出父皇变了许多,似乎更加亲切,不再像以前一般,每次召见他都如君臣,不是问学,就是问政。

    而且现在皇上更加喜欢召见他和几位皇叔,讲讲过去峥嵘往事,或读读书,吟吟诗词,不像之前那般淡漠无情。

    太子回京之后被冷落宫中,受罚禁足,来看他的只有皇后娘娘,他日日消沉饮酒,和他聊天的只有孙焕和方先生。

    太子也万分后悔不听方先生之言,方先生临走之前给他两条告诫,一为善待当地之人,二为不可冒进争功。

    太子遵了第一条,却没守第二条。

    没守第二条令他一败涂地,毁了朝廷大计,天下人对他口诛笔伐。

    遵守的第一条却救他性命,他没杀当地的化外之民,而是放走他们,结果那晚兵败之时,慌乱中亲兵护着他弃船顺河岸山林而走,身后喊杀震天,身前黑灯瞎火,不见前路。

    他们匆匆忙忙跑了一天一夜,又累又渴,慌不择路,不知身在何处,可身后追兵依旧。

    就在太子以为自己死定之时,他当初放走的那些又脏又臭,言语都难通的化外之民出现了,为他带路,帮他击退追兵,这才逃回瓜州。

    太子现在想想,也是追悔莫及,他若两条都记住,岂会有今日狼狈。

    回过神来,那边父皇和皇叔正说得兴起,突然招手道:“太子过来。”

    太子赶忙恭恭敬敬过去,就见父皇拿着手中圣贤之书,指着一句道:“此为何意。”

    太子一看,赫然是孟圣所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一下子,炎炎夏日,冷汗却从他额头冒出。

    “此为此为圣人训,为君者当当重社稷百姓,而不计自身之利,实乃,实乃”

    “哼,迂腐!”父皇一哼,训斥道:“此为慰藉愚昧平民之言,可以说说,切不可当真,你记在心中。”

    太子呆了,他也是从小读圣人书的,通贯前后,联系语境,这哪是圣人意思:“父皇,可圣人的意思”

    皇上皱眉,皇叔也看他眼神怪异。

    “圣人何意?圣人何在!天下谁知,朕说此意,就为此意,你好好记住。”

    “是,父皇。”太子一脸懵懂,但还是作揖,随即看向父皇手上的《孟子》,有些担忧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书

    皇上随手一翻,然后指着书页:“圣人要说的是这句,天无二日,人无二王!”

    “儿臣谨记。”

    皇上点点头,然后高兴的又随手一翻,脸色随即不好起来,太子偷偷瞄一眼,也是他读过的: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哼,不像话,太不像话!”皇上有些愠怒,“视君如寇仇?这是什么话!”

    太子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他常年读圣人书,自然记得。

    父皇只顾江山社稷,操劳朝政数十年,自无闲暇之心温读,可圣人之言并非都那么顺心如意。

    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