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八、逆转+胜负
    丁毅自信满满,心情舒畅,前脚刚踩住马车木质踏脚,亲兵小心上前搀扶,大病未痊愈,他脚下使不出力气。

    蓦然的,他感觉脚下悬空的踏脚震动了一下,错觉吗。

    他停下脚步。

    “怎么了大人,没”亲兵关怀的话音未落,骤然一声雷鸣响彻天际,感觉世界微微一颤。

    丁毅皱眉道:“又打雷?莫非天要下雨,雨季才过,又要下雨,还真是天道无常。”抬头看向天空,却发现晴空万里无云,没有半点下雨的样子

    莫名的违和感袭上心头,丁毅还来不及思考更多,密密麻麻的惊雷突然跟着想起,接连响了十几次!震得人心底发颤。

    不是,这不是打雷!

    丁毅心中一跳,随即惊觉,是什么,隐约间,那天夜里大营被袭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一把推开亲兵的搀扶看向北方。

    冷风箐边,减速趟渡的骑兵如同被利刃割开数道大大的豁口,人和马大片大片倒下,火光乍现,战马嘶鸣,人仰马翻

    追击泸州军的前锋骑兵以一种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不能理解的速度纷纷倒下!

    远远看去,就像秋收割倒的麦子,如同被风吹散落叶,大片人马轮廓,纷纷倒在冷风箐的及膝浅水中。

    丁毅一颗心瞬间如坠冰窟,身边的亲兵,冢励,都目瞪口呆看着远处如此不真实的情景

    火光,巨响,冲天的青烟,战马惊慌失措,士兵纷纷倒下。

    所有人瞳孔放大,目光呆滞,大脑当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那,那是何物?”冢励颤抖的问,可没人回答,因为无人能答。

    火光、巨响连绵不断,在冷风箐边此起彼伏,气势汹汹的徐国大军只坚持几刻钟便开始瓦解溃散

    亲卫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惊慌失措的高声道:“快,快带大人回城,回凛阳!回凛阳城!”

    李星洲在树林里就听到漫天喊杀。

    他明白自己不好的预感应验了。

    追击之前,他就想过这种情形,机会千载难逢不假,可叛军若是诈败呢?虽然他来到古代没打过多少战,可毕竟三国水浒之类的书看多了,心底下意识还会有这些警惕。

    又或许是他前世细心惯了,毕竟前世身份缘故,察言观色,探知细微,洞察先机,都是他时刻必须的,若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丧命

    留一手,几乎成了他赖以生存的习惯。

    前世,这种习惯救过他无数次,而今生依旧。

    严申被小姑骂,又被起芳骂,但终究还是拆了公主府和衙门房梁。

    这锅是严申替李星洲背了,骂也严申替他挡了。

    为什么要拆公主府和衙门,因为整个泸州城内,只有衙们和公主府的椽木长度超过两丈长!

    李星洲其实早有些怀疑,叛军大营满地尸体,可却无马尸,很奇怪。按理来说叛军多马,内讧之战,怎么都会有骑兵参与吧,可叛军撤退后,大营中一地尸体,却找不到任何马尸。

    可怀疑归怀疑,叛军三分之一的大营被烧,喊杀整夜不说,重要的是大营各处加在一处接近两千具尸体,丁毅就是再傻,也不可能为造假象,骗他们上当而无缘无故杀一两千人。

    别说千人,他无故杀数百自己人,军队恐怕就要哗变。

    所以众人都无比坚信,叛军真的哗变内讧,而且发生大战,因为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是假。

    李星洲不断催促胯下眉雪,带着神机营和公主府护卫向南赶,林间光斑不断退去,心里焦急万分,此时他突然明白过来

    正如当初丁毅的刺杀计划,这次他又聪明的将所有人引入一个思维误区。

    丁毅确实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上一两千人只为骗他们,但若非无缘无故杀的的呢?

    他如果有理由杀这一两千人呢!

    一下子,李星洲心中闪过一道亮光,很多事情也一下子明白过来。

    若哗变是真,但其实哗变早被丁毅掌控,那么杀一两人的乱军也是合情合理,一石二鸟,既能稳定内部,又引出泸州守军。

    如果真是如此,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丁毅是故意引他们出城追击的。

    他果然是个聪明人

    可惜的是,他还不够聪明,李星洲留了一手。

    这一手就是公主府和衙门的椽木,超过两丈,笔直而坚固的椽子木,当这些横木头横竖架起来,捆死,然后倾斜放置,立即就成了最能配合火器的简易带射击口拒马堡垒。

    木栅栏挡在外,而火枪手和火炮可以通过栅栏的空隙向外射击。

    这种战术在历史上很有名,十六世纪的日本,织田信长就是用这种战术彻底击败居高临下冲锋的武田精锐骑兵,骑兵彻底在火器面前落败。

    这就是他留的一手。

    神机营和公主府护卫虽有驮马,可依旧行军很慢,除去十二门炮太重,就是因他们还带着这些随时可以放置的木椽栅栏。

    当神机营和公主府护卫赶到冷风箐以北时,最先被埋伏的马军几乎快全军覆没,狄至的步军损失惨重,血腥弥漫在空气之中,河水南岸全是尸体

    李星洲心头一跳,人影繁杂,他根本看不到狄至,也看不到起瑞,心中焦急,但只能压下。

    他拔出长剑,高声下令,让神机营在冷风箐以北摆阵,公主府护卫在水中立起栅栏,同时让溃退的步军往两边散开。

    惊人的是虽损失惨重,浴血战斗的步军依然没有崩溃,还能听从他的命令分退到两边,保护神机营侧翼。

    浩浩荡荡的叛军骑兵紧跟前后,不过一到冷风箐,瞬间速度慢下来。

    齐膝深的冷风箐本是条小河,宽不过十几二十步,河底是细碎砂石,水流稍微湍急,就是这样一条小河,平时只要卷起裤腿,放慢速度就能轻松趟渡,如今却要了无数人的命

    战马需要减速趟渡,加之背上驮人,马蹄在水中更加不稳,可一减速,神机营的机会就来了!

    高达两丈多的木架,井字捆绑一端斜放水中,另外一端用树杈撑起,一下子就成了简易堡垒,神机营的枪手和炮手利用木架窗口开始准备射击。

    密密麻麻减速趟渡冷风箐的骑兵面对这些黑洞洞的枪炮口不明白为何物,前排愣了一下,但是下一刻立即士气高涨,长枪在手,高声喝骂,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