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六、苗头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人们常常这么开玩笑,但实际情况往往是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根本没得选。

    眉雪踩着松软的林间落叶,周围都是士兵整齐前进的脚步声。

    起瑞的先锋骑兵已经和叛军后军接触,并且追杀交战,每过一会儿就会传令兵回报。

    根据起瑞前锋战报,叛军果然损失惨重,士气低下,人不满万,只想着赶忙撤退,根本无心恋战,他们一路追杀,几乎没有抵抗。

    事到如今,泸州军队士气高涨,人心思战,已经不能退了。

    军队行进速度很快,路是叛军来时修过的,周围稍高的灌木和草丛都被连根铲除,拦路的树木被砍倒,山沟用土石填平,路况很好。

    又一匹令旗快马不一会儿就回来,高声道:“禀王爷,起瑞大人前锋斩首上百,已经拖住叛军!”传令兵激动的道,神色写满高兴。

    李星洲点头:“再报。”

    “是!”传令兵得令,随即调转马头高声催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树林之中。

    “加快行军。”李星洲下令,身边跟着的传令兵随即骑马穿梭军伍之中,高声喊着:“王爷有令,加快行军!王爷有令,加快行军!”

    队伍的速度很快就再次提升,既然是追击,那就不能让叛军安然撤回凛阳城内,起瑞前锋马军已经交战,正是大好时机。

    他们一路赶来还能时不时见到路边的尸体,半死不活的叛军和少数逃窜的叛军,对于逃窜者,李星洲也没赶尽杀绝,倒是那些半死不活躺在路边的,让人给他们个痛快。

    夏日山林,酷暑难当不说,不是野兽就是蚊虫蚂蚁,无人搭理只会死得惨不忍睹。

    得军令,队伍的行动速度立即加快,如今的泸州军队完美得如同机器一般,超越普通军队的执行力。不怕死,不怕累,完全听从他的命令。

    对于这些,他自然是高兴的,可看着一位如同木偶的士兵,他心中又有一些隐忧。

    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吧,这种时候,哪有时间想那些。

    “狄至,你忠于本王吗?”李星洲问身边的狄至,至于为什么要问狄至,是因为问严申等于白问,狄至是更加敏锐且善于思考之人。

    狄至一愣,没有贸然回答,他想了一下,点头道:“属下忠于王爷,愿效死力。”

    李星洲只是点点头,答案或许有些理所当然,狄至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说不忠呢。

    隐约间,自己心中更加不安,这种不安甚至大于对于战争胜负的不安,在泸州经历的种种,他隐约发觉,一些东西开始在徐国上下有了苗头。

    如论中国古今,很多人都知道儒学影响中国数千年,但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在宋朝之前,儒学确实应该称为儒学,是一门学问。

    而宋儒理学之后,儒学就该称为儒教了。它已经不是学问,而是被一些人教条化,工具化,成为统治手段。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将“忠“与”义”并列。

    在儒学中,孔子提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既为义,指人的各种关系,大部分是符合人性的,几者有前后之别,却无等级次序之差,同为义字。

    但在宋儒理学之后,义就变成“忠义”。

    “忠义”并列,即是单独的将君臣关系拔高一个层次,与“义”所包含的所有人际关系合集同级,然后位于义之前,于是儒学就彻底成为儒教,沦落统治工具,而不是人文学问。

    因为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