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三、天干物燥,人心浮动
    汪峰是苏州大族汪家人,他的父亲是族长汪伦,他是家中嫡长子,虽有哥哥,但都是庶出。

    他今年三十二,是汪家最看重的年轻一辈,所以才会将他送到军中来。

    汪家在苏州根深蒂固,即便丁家也要给面子,所以他一到军中就是厢指挥使,虽然手下其实只有五千左右人马。

    汪峰从来不是安分之人,他一直是天之骄子,无人可比的天之骄子,直到丁毅的出现。

    看着黑暗夜幕,烤着温暖的篝火,吃着沾蜜烤肉,喝着美酒,汪峰一言不发,他对坐的还有其他几大家族的青年才俊,他们低着头,眉头紧锁,有几个甚至在微微颤抖害怕,没有汪峰的半点从容。

    汪峰见这样,将烤肉放回火堆,抹了抹嘴角的油水,嘴角微微翘起,眼中有些不屑:“我说过,这是最后的机会,等到撤军回了徐国,丁家还是丁家,手握大军,想想当初丁家是如何欺压你们,想想我徐国大权有多少在丁家手里。

    老天不会再给我们第二次机会,现在丁毅病倒,刘季焦头烂额,我们加在一起,手握一半以上的兵力,我已买通住在中军的冢励,他会为我们打开大帐栅门,只要丁毅回不到徐国,那丁家手里的徐国大权见者有份!

    至于丁毅,他可以被山中野兽叼走,可以被泸州人乱箭射死,怎么都可以,如何?”

    众人安静下来,火光跳跃,光影闪烁不定,众人的脸色也随着火光不断变幻,始终还是没人出声。

    汪峰心中气恼,刚想发火,就在这时候,芬家的五代人芬聚余拱手道:“汪叔,小侄愿意,男子汉大丈夫,生来在世就该搏一搏,生要轰轰烈烈,若死也要有所作为。你说得对,错过这次,等丁毅回到徐国,就难有机会了!”

    见有人支持,汪峰大喜。

    苏州大家中,芬家和他们汪家关系最好,和丁家都有敌意,因为丁家利用他们,又背叛他们,立国之后还处处打压,汪、芬两家只好抱团取暖。

    他上前抓住芬聚余的手,高兴的低声道:“好好好,果然还是年轻人有胆识,有魄力,事情若成,我绝不会亏待芬侄儿!”

    有芬聚余带头,其余众人也纷纷开始表态愿意加入,到最后剩下的几人也不敢再说什么,连忙表示愿意出力,毕竟当少数人是很危险的。

    四月下旬,徐国大军暂停攻城,夏初雨季过后,天空开始放晴,变得天干物燥,酷暑难当。但躁动的不只是空气,还有人心。

    丁毅最信任的副手指挥使刘季拼命下令大军拔营撤退回徐国,显然是怕节外生枝。

    但因众人不听他号令,大营慢吞吞的开拔数日,依旧没什么进展,而泸州城头守军和民众见他们拔营,纷纷欢呼雀跃,但也不敢开门迎战,徐国兵强马壮,远是泸州数倍。

    到了四月二十五日之后,东西两营缓缓的开拔,虽服从刘季命令,但每日拆一两座营帐,效率低得令人发指,刘季每天骑马穿梭东西,气得破口大骂也无用。

    二十八日夜,约定的时候到了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夏夜星河璀璨,即便不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