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七十、泸州局
    四月不知不觉的到来,树木青葱,花草茂盛。

    李星洲看着大坑中堆成山的上千尸体,有泸州百姓,也有叛军,深吸口气丢下火把,一下子浇了油的尸堆燃烧起来,乌黑的烟雾冲天而起,刺鼻的气味令人作呕,他心中也不舒服,不敢前世还是今生,在他手中,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丧命。

    至少这场仗打下来,牺牲是值得的,十万石粮食,众多辎重。

    当晚其实粮仓那边并没有什么大事,虽有数十看守粮仓的叛军,是小小的阻碍,但很快被清除。

    李星洲还蠢不到自己上去杀敌的程度,刀剑无眼,杀他也只是一下的事,加上光线昏暗,这种话环境下生死可不是物力决定的,而是运气,不是闹着玩的。

    神机营几轮轮齐射之后,再也没人能挡得住,严申倒是砍死一个装死偷袭的叛军,李星洲赶紧趁机沾了点血。

    第二天一早天亮后,他身上那点血就变成了平南王身先士卒,奋勇杀敌的各种故事。

    而且在百姓之中越传越神,越传越栩栩如生,有人说他斩首十几个,有人说杀了上百,宛如关公,还有人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说看到平南王乱军中杀出一条血路,斩首好几百

    总之,这血抹的不亏,他当时真特么机智。

    不过李星洲不是小孩,虽是大胜,也笑了好几天,可没到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程度。

    赢是赢了,但如果叛军反应过来,反攻大营,他们无论如何是守不住的。

    四月初,在李星洲命令之下,百姓烧了大营,就地焚烧所有尸体,然后从简下葬。

    起初很多人是反对的,但李星洲强硬的要求焚烧,上千尸体,加之春末夏初之交,气温逐渐升高,南方空气湿热,一不小心会酿成瘟疫。

    随后带着粮食辎重撤回泸州,七八万百姓,不说别的搬运东西十分方便。

    经此一战,泸州百姓欢欣鼓舞,泸州上下全境欢庆,士气高涨,无人不说平南王的好,甚至有人说要为他修庙供奉。

    十万石粮食,足够解燃眉之急,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回城时小姑已经带着一众人等在城门都等着他们,一见他带着众多百姓平安归来,顿时眼泪再也忍不住,又是哭又是笑,抱着他说了半天。

    第二天,李星洲着手遣散大部分百姓,让他们回乡耕种。

    现在是春末,还能勉强赶上耕种,此时要是误春耕,等到冬天就会是另外一场饥荒。

    另外他留下一万多人的精壮汉子,重新武装起来,他倒是想多留些人,可惜泸州不是苏州,府库有限,甲胄军器有限,人太多根本养不起。

    整顿之后,他将其中八千多人交由狄至统帅。

    八千人,都可以算做一厢。

    虽然景朝军中规定一厢满编两万人,但并不严格。

    比如禁军中长年换防关北路的岭捷军,换防剑南路的武烈军,人数都比常年拱卫京都的神武军少,但更加精锐,有些时候为方便指挥,一厢只有万人,或七八千人左右。

    他虽是平南王,但在军中只是游骑将军,军指挥使,不能越级建编。

    于是虽然有八千人,还是编做一营,称为第十军五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