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九、四月风起
    其实想想也是,叛军不过也是乡勇匹夫临时披甲带刀,便成了正规军,一两个月前他们也是平头百姓。

    根据叛军战俘的交代,大营中兵力已经增加到两万七千余,本来第二天一早还有军队要从凛阳城支援过来,粮食,辎重也源源不断运往前线,待凑齐三万大军,次日便进攻泸州城,可万万没想,泸州居然先一步反攻过来,加之当时天黑,百姓凶悍,铺天盖地而来,有些手里没家伙的百姓见人就咬,很多叛军还以为见了恶鬼,吓也吓破胆。

    听了这些,起芳冷汗都流下来,好险!

    正如那平南王所料想的一样,他们要是稍有犹豫迟疑,再等上一两天,叛军围城,困住泸州四门,数万饥饿百姓被困城中,四门狭窄,后果不堪设想。

    这王爷小小年纪,魄力却令人惊叹,他的魄力和果决救了泸州无数百姓。

    心里这么想,嘴上自然不会说,现在百姓到处高呼平南王,又是吹嘘他的事迹,又是拜他的名字,明明几天前还是刁民乱贼,现在都听他号令,置泸州父母官的起家于何地

    不过一夜鏖战之后,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处理。

    比如那些重伤难治的伤病员,叛军也有,泸州百姓也有,但泸州百姓更多一些,足足二百三十人,因为他们都没有穿戴甲胄,只要受伤大多都是重伤。

    这些人是无法医治的,军中也有专门用来让他们解脱的器具,一种棱形锋利锥子,对着后脑一敲,就能轻松击碎后脑骨,让人瞬间死去,感受不到痛苦。

    但这些都是由军中最老的那批老兵来做的,寻常人也不让去看,老一辈说因为死者阴气旺盛,不避讳容易伤及活人。

    可平南王却将所有军中高层都叫上,一一目送那些躺在地上,半死不过的人一个个被凿碎后脑死去。

    起芳看得心底发麻,毛骨悚然。

    她杀过人,也见过杀人,可没见过这样的,两百多人,整个大帐中密密麻麻都是,一个个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去。

    年纪轻轻的平南王一言不发,直到所有重伤之人都解脱,他才叹口气:“我知道你们总是避讳死亡,所以不愿见,可自古知兵非好战,让你们见见也好,怕有一天你们见多了死人,便对人命便不以为意了。”他说完着转身而去,年轻的背影竟给人一种沧桑的错觉。

    起芳看他背影,一时间五味陈杂,口中默默念,“自古知兵非好战。”

    自古知兵非好战,心底珍惜人命的将领才会不惜代价,不惜生命的去战斗到底吧。

    为了珍惜生命而付出生命,第一次,起芳也觉得人很奇怪了

    这场大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平南王遵守承诺,每人放米半石,半石粮食,足足每人六七十斤,百姓欢天喜地。

    放粮一直持续两天两夜,一刻不曾停歇,好几个点同时放粮。

    最后统筹发现,领粮的百姓多达八万多!虽然有些是后来的,但也足以说明那天晚上攻入叛军大营的多达五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