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八、战场落幕
    烟火在黑暗中弥漫,光点攀附地面,照亮天空,黑暗中能闻到刺鼻的硝烟。

    喊杀声一直没有停歇,到后半夜起了夜风,几处火势变大,四周都是树林,隔着大营不过几十步的距离,现在是春末,春风吹了许久,天干物燥,厢军不得不组织人手灭火。

    而平南王的亲兵,那些杆子会喷火的怪异军士整夜一动不动,任由别人哄抢,依旧守着大营粮仓,不许任何人靠近。

    起芳不得不佩服。

    看着到处烟尘滚滚,喊杀震天的大营,起芳有一种不真实感。

    几天之前,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会是这样的结果。

    叛军从黄昏抵抗到天黑后,全部向南逃窜,几乎一触即溃。

    把泸州逼入绝境,让他们惶恐不安的苏州叛军,人们口耳相传,畏惧不已的叛军,光是名声就能吓得他们茶饭不安的叛军就这么败了,败得干净利落,他们身在叛军大营之中。

    出于仇恨,出于血性,很多民众甚至追出大营,一路向南追击,直追到冷风箐附近,看到凛阳城的灯火,才被平南王派人拦回来

    漫山遍野的百姓,比厢军更加悍勇的百姓,用柴刀、锄头、草叉、木棍就把叛军打得落户流水,他们如同不畏死的野兽。

    她不知道,平南王到底用了什么邪术,或者什么蛊惑人心的妖法,居然能让这数万百姓,众多乡勇,众志成城,为他搏命,为他悍不畏死。

    看向那骑马立在大营坡头,运筹帷幄,时不时派出传令兵掌控局势,调度百姓厢军的平南王,她也忍不住心中折服。

    起芳向来自负,此时也忍不住在心中想,这或许就是天家威严,王者霸气吧。

    “天子皇孙,潇亲王世子,平南郡王李星洲”她忍不住心中默念,然后转身和二哥带着亲兵去完成平南王交给她们的任务,找到中军大营,占领并封锁,不许任何人破坏,以防被百姓哄抢。

    虽然大局面上的抵抗早已在夜色降临时瓦解,但细碎的战斗并未结束,大营中还有许多对抗和流血。

    叛军毕竟有数万,虽然具体多少不知道,但光是这南北纵横四五里,东西连山宽阔如城池的营地就能看出来。

    乱局整夜在持续着,小规模的对抗一直到天亮之时才缓缓结束,大营中到处都时不时传来喊杀声,民众哄抢待到第二天清晨才差不多平息。

    起芳和二哥起瑞完成了平南王的任务。

    但在中军大帐不远的木架上,他们也找到大哥的首级,两人悲痛不已,二哥脱衣裹覆,准备结束之后带大哥回家。

    至于尸首只怕是难了,昨夜不知死了多少人,加之叛军高层都已经逃离,这深山野林,荒郊野外,根本不知道大哥尸首都被放在何处。

    清晨的太阳升起,经历一夜杀戮,营地中还弥漫血腥味,到处都是搜刮四周营帐的百姓,很多地方是火焰燃烧一夜后留下的焦炭。

    很多人脸上还有干涸的血污,有些人受伤躺在地上哀号,但无论如何,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兴奋,自豪。

    带着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