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六十七、恶鬼横行
    兵败如山倒,顿时整个庞大的城寨大营中,到处是乱窜的人,火光纷乱,喊杀冲天,置身其中的很多人根本搞不清发生什么情况,只听同僚哭喊,到处逃跑,心里最不好的预想都浮上心头,也跟着逃起来

    居高临下,李星洲身边的严申,狄至还有起家两兄妹都看呆了。n菠Ψ萝Ψ小n说

    “世子,我们也下去吧!”严申拔出腰间战刀,激动的道。

    李星洲却不着急,他问身边狄至:“行军布阵你最懂,看看这大营的粮仓在哪。”

    狄至拱手道:“禀王爷,这大营粮仓可能不在此处,一般排兵扎营,如果人数众多,都会把大营和粮仓分开,派军单独镇守。

    一来大营中众多将士吃喝拉撒在一处,寸土寸金,腾不出地,人多手杂也容易走水;二来怕有军士心生歹心,为粮哗变。

    不过我看这叛军大营西南角的构造倒像粮仓,只是拿不准,说不定叛军不怎么知兵也是可能的。”

    李星洲点头,然后伸头仔细居望向大营的西南角,果然,那里是些大大的椭圆建筑,像是粮仓,而且有专门的高大木制栅栏隔开,成了一片比足球场还大的独立区域。

    安苏府以前只有几千厢军,丁毅又是商人之后,即便再有本事,也不一定通晓军事,和狄至这样的禁军军官始终是不同的,他犯错将粮食囤积大营之中也是有可能的。

    “所有人随我来,攻下大营西南角!”李星洲一声令下,然后骑着眉雪下山,众人策马跟进,一千神机营军士也整齐跟着。厢军士兵被安插分散下去带领百姓,他们身边目前只有这些兵力了。

    中军大帐位于大营最南方,与前营大门相隔三四里地。

    大帐中,丁毅看着一张详细的泸州城防图,这是他花粮从泸州厢军军官手中换来的。

    他旁边站着刘季,冢励,还有几个临时封的徐国丞相,史官,六部之类的官员,都是苏州几大商家的人,封些闲散官是为稳定几大家族,这些人无非是摆摆样子,没什么实权。

    实权在丁毅手中,丁家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比起家中不成器的亲戚,还有这些名义上的徐国大员,丁毅更信任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虽然刘季连名字都没有。

    “刘季,你说明日到泸州城后,我们攻哪个门好。”看了半天,丁毅突然开口问。

    刘季拱拱手:“大人,我觉得只怕东门更好攻,南门是正门,朝向从凛阳过去的大道,只怕泸州会多加防范才是。”

    丁毅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一旁文士打扮的冢励优雅作揖,摇了摇手中纸扇,他现在是凛阳知县兼徐国户部司同知,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令旁人羡慕。

    “在下认为不必如此,我徐国有军士数万,兵强马壮,泸州城内顶多不过几千厢军,不足为惧怕。

    兵法有云,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我军十倍于泸州,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