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五十四、故土难辞+丁毅之怒
    “小姑,跟我走吧,把孩子带上,回去不过十几天的路,会很安全。”李星洲已经不是第一次规劝,从神机营安顿下来,来不及洗去风尘好好休息,他就开始跟没见面多久的小姑说起这事。

    说到底,他不远千里南下,为的就是救自己这个庆安公主小姑。

    “不”屋檐下的小案边,小姑愁苦的摇摇头:“星洲你不懂。”

    说着她为自己沏茶,喝得是香茶,这种茶李星洲喝不来。

    “小姑来这地方已经十几年,还是姑娘家的时候确实是形势所迫,身不由己,父皇希望我能拉拢淮化府、剑南路一代世家大族,身为天家子女,又如何能自主呢,即便我是皇后的女儿,受父皇宠爱的庆安公主也不能。

    我无奈之下下嫁过来,没想一到刘家,恰逢大灾,家道败落,你那个姑父又是个没办事的人。”

    小姑说着叹口气:“本来到这种境地,又是远在他乡的女儿家,大概也只能孤苦一生,郁郁而终,可在母亲还有府中众人都对我不离不弃,言听计从,在他们相帮下,我才能好好的接管驸马府,安安稳稳在这离家数千里的地方体面活下来”

    说着说着,小姑眼中甚至有了泪花,她握住李星洲的双手:“小姑已走不了,我一走府中人众怎么办,母亲怎么办,他们舍命为我挡了那么久,日夜不敢松懈,若抛弃他们苟活,我有何颜面面对府中众人。”

    “那就把驸马府里的人都带着,横竖不过千余人,我估计苏州叛军就算得到消息,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反应过来,到时我们已经过苏州地界。”李星洲又提议,他估计此时苏州那边应该多少有他们的消息了,一千人,两千马,想要掩人耳目是不可能的。

    其实他也是挑好话说,一千多里路,走深山老林,为生条件差,他那还不满一岁的小堂弟能不能熬过去是个大问题。而且人一多,行军就慢,如果被发现,能不能逃过叛军追杀也是问题。

    可关键是,李星洲对自己的论断十分有信心,苏州丁毅就怕外力施压之下,泸州官府和什么普世大仙一同对抗他们,所以短时间内,他不会贸然进军泸州,可一旦泸州有一方,或者起芳,或者普世大仙彻底投靠他,他肯定会一举拿下泸州。

    短时间内,他们是安全的。

    苏州大概率不会因他们一千人马而草率出击,大江水道被切断,朝廷大军无法迅速南下,千人改变不了苏、泸一带大格局。

    他们也只有这个机会!

    再拖拉几天,估计谁也走不了了。

    小姑却还是摇头,“星洲你不懂,都说落叶归根,可小姑的根已不在京城,而是泸州,泸州若亡我也便死在这,当初写信求助,无非想祈求父皇遣派大军救救泸州,没想居然拖累你这傻孩子。

    你快回去,你是大哥的唯一香火,若你在这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如何向九泉之下的大哥交待!”

    李星洲整整劝说一下午,小姑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驸马府外因为神机营的驻守,被邪教蛊惑的百姓暂时不敢靠近,因为遂发枪开火的声势实在太过吓人,对不知道的百姓而言,心理上的威慑大于它本身杀伤力。

    不过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泸州不能久留。

    晚上,小姑准备了比较奢侈的晚宴为他们接风洗尘,说是奢侈,其实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几个肉食加普通米酒罢了,如今这境地之下,能吃上这些确实算得奢侈。

    晚宴后,小姑带她见了自己的婆婆,小姑说婆婆对她很好,要不是老人家撑腰,她也支撑不下去。婆婆是一个头发稀疏,矮小佝偻的老人,年纪至少六十以上,老人见他就要跪拜,李星洲连忙将她扶起来。

    在封建王朝中,天家至上,这确实合乎礼节。

    正如红楼梦中贾政带领全家跪拜自己被封贤德妃女儿一般,天家至上,是贯彻在每一个封建王朝骨血之中的。

    之后又见到他那不中用的姑父,姑父看起来四十左右的样子,满脸短须,眼袋很重,住的侧院,屋子乱糟糟的,有异味,听说是朝廷郡王来了,只是连忙跪拜,随后便自顾自半躺在床上喝茶。

    小姑似乎不想多见他,便带着自己离开了。

    驸马府很大,大如小半个皇宫,毕竟当初刘家老家主未死,没有分崩离析,没有内斗之时,刘家也是盘横淮化府、剑南路的大家,只手遮天,煊赫一时。

    只是风云变幻,一场大雨要了刘家老家主的命,随后短短几年,刘家彻底没落。

    一路上,众人对小姑的态度都十分敬重,驸马府中到处是人,远比他的王府要多得多。

    见人们对小姑的态度,李星洲慢慢也明白了,小姑只怕真不会和自己走。

    李星洲忍不住叹气,他下了多大决心才狠下心南下,来时神机营军士想必都做好捐躯赴国难的准备,没想居然是这么个结果。

    小姑根本就不想走,哪怕死在这片土地上,她也不会走,真有点狗拿耗子的意味李星洲忍不住自嘲一笑。

    过了今夜,是走是留,他就必须做出决策了,事在人为不假,可很多时候,事情会超出预期,毕竟他不是神,不能提前知道每个人心中所想。

    起芳安顿好衙役和厢军后,已经到了下午,夕阳西下,她骑马走在空旷脏乱的街道上,心中忍不住怅然。

    这城北衙门外河桥,曾是泸州最繁华的地方,那时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贩夫走卒,三教九流都有,人群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如今只剩下些残破废屋,墙角杂草丛生,街上弥漫屎尿臭味,破落的店铺没有一家亮着火光,鸡鸣狗吠都听不到,除了夜风,寂静得可怕。

    这就是泸州,她出生长大,嬉戏纵马的故土。

    不知不觉,起芳眼眶居然湿润了,明日她就要离开故土,投靠那丁毅去,那新来的平南王郡王如此嚣张霸道,也好,这烂摊子就交给他吧,只怕他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却懵懂无知,要断送自己性命在这地方。

    虽心有不甘,也不愿故土如此,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如今泸州这乱局,就算真是神仙下界,又能如何

    不一会儿,她骑马回到府中,门子接过缰绳牵马去喂草料清水。

    起芳看了高大朱色门庭一眼,心中悲凉,如今这大宅之内,就只有她孤零零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