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四十一、离京+杨洪昭的政策
    三月初二,王府门口汇聚大很多人。

    四辆马车等待王府门口,插着王府的旗,众人堆挤门口,几乎水泄不通,到了这下,两个小丫头还是忍不住小声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李星洲笑着擦掉两个丫头眼角的泪花,抱了抱,然后道:“我不在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若有什么事就跟严总管或者诗语姐说,我交代过他们。”

    两个小姑娘瘪着嘴点点头,阿娇也过来,把一个香囊递给他,眼泪汪汪的都快掉下来了:“世子,这是我去鸣音寺求得的,能保一路平安,你要时刻带在身上。”

    他点点头,将小姑娘抱在怀中:“要是无聊寂寞,可以来王府找月儿、秋儿。”小姑娘点头,然后严毢、严昆也上来一一道别,还有新搬到城南的李誉一家,皇叔李昱,他的妻子和女儿。

    这小堂妹之前还来府上给他拜年,十分可爱,不过毕竟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知道挥着小手,用稚嫩而口齿不清的话说着“哥哥再见”。

    引来众人一阵哄笑,离愁也消散不少。

    最后就是德公,德公看他一眼,然后抚须道:“好男儿志在四方,顾家是好,但也不能为之拖累,这其中的度,你自己权衡把握。一到瓜州,再无陛下庇护,也无众人帮忙,自己也要多注意言行,毕竟那可不比京中。

    还有,杨洪昭其人虽谨慎小心,可心中却很傲气,可切莫摆着架子惹怒于他,现在瓜州是他大权独揽,不然到时就是想帮你也帮不上。”

    李星洲拱拱手:“哈哈哈,我知道,多谢德公提醒。”

    “哼,不要老每个正形,你知道便好,这次去陛下就是想让你去那逛逛,泼洒天恩,可老夫知道你小子自有本事,若有机会建功立业也未尝不好。”德公又低声在他耳边嘱咐。

    他点点头,德公这是在叮嘱他。李星洲也不傻,如今瓜州局势,杨洪昭虽是帅军之将,可其实行驶职能几乎如同节度使,瓜州附近军政大权一手在握,他不会傻到去摆什么架子得罪杨洪昭。

    牵好宝马,带着三十个护院,还有严申,队伍出发了,众人跟着车队,要将他们送出城门,他答应了。

    自前朝丢失北方养马之地后,景朝马价一直居高不下。

    他这匹棕红战马是皇叔李昱送给他的,是难得血统比较纯的大宛马,马蹄大、骨架宽、速度快、耐力好、性格温顺,天生为战争而生。

    大宛马与中华民族有缘,有一段传奇故事,可以说若无大宛马,说不定中国历史走向就会不一样。

    大宛马又叫汗血宝马,但其实汗血很大可能是马鬃上的寄生虫造成的,并不是马的汗水真的如血。最初汉代张骞出塞历经千难万险回归后上报给汉武帝,认为大宛马可以帮助汉朝军队抵抗匈奴。

    汉武帝大喜,派使者带金子铸成的马不远万里去买一匹马种,结果双方谈不拢,使者被大宛国杀了。

    汉武帝大怒,下令大将李广利西征,大宛在如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附近,与大汉王朝相距万里。

    可即便如此,李广利依旧不远万里,攻到大宛国,大宛人无法抵挡汉军攻势,杀了国王向汉帝国投降,自此李广利得数千匹大宛马,也就是汗血宝马,在大宛建立一个伪政权后离开,将宝马带回汉帝国。

    这也是大汉帝国“虽远必诛”的由来。

    而这几千匹大宛马在汉武帝命令下和蒙古马,西域良马杂交,大大改善汉朝马种,使汉朝拥有强大的骑兵部队,为之后汉帝国一举覆灭匈奴埋下伏笔。

    这种宝马可不常见,加之如今景朝丢了北方养马之地更是。

    说千金难得一点也不为过,这匹是李誉皇叔送给他的,名叫“眉雪”,因为它全身棕红,头上眉心处却是雪白毛色。

    大宛马其实没有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那么夸张,但确实比很多马跑得更快,耐力更好李星洲能感受出来,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马十分温顺听话。

    长长的送行队伍一直出了城门,可依旧没人离开,李星洲只得狠下心来,命令众人折返,这要是再送下去,都到禁军大营了。

    王府众人依依惜别,几个小姑娘再也忍不住,哭得梨花带雨,就连冷了半天脸的诗语也忍不住落泪。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几十人的队伍向着禁军大营的方向去,这一段路道路十分宽敞,足够五六辆马车并行。

    没走多久,远处旌旗招展,第十军大军列阵,已经在禁军大营外半里多的地方等他们了。

    第十军只有三千多人,但在列的却不止,足足有五千多,每都一旗,每营五旗,列阵之后,到处都是迎风飘扬的旗子,除去人员还有辎重物资,食物补给就足足有四百多车,都用牛车拉。

    多出来的两千多人就是仆军,兵部临时招来调拨给他们的,大多都是市井中无事可做之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乞丐、乡野农夫之类,负责运输辎重,替军士着甲喂马。

    别的不说,第十军一千多具重甲,步人甲、弩士甲、骑兵甲不一,平均下来重量每具四十斤左右,士兵不可能穿着这么重的铠甲行军,一千多具多就是四万斤左右,再加上大军粮食,马料,光这些就是十分繁重的负担,没有两千多仆从军,根本无法正常行军。

    狄至骑马过来,向他汇报人数,集合情况,李星洲听完点头,然后命人升起帅旗,杀活羊,以血祭旗,随着层层令下,大军正式出发。

    李星洲骑马走在前面,大部队行到城南的时候,他让狄至上前带队,他们有马,众多士兵可没有,他没有经验,根本不知道如何控制行军速度,不过可以慢慢学。

    狄至得令后高兴的上前,带领全军前进。

    在南城门洞下,李星洲看到远处等候许久的何昭,还有几位开元府官员。何芊穿着一身红色胡服,像一只美丽活泼的蝴蝶,也跟在何昭身边探头探脑。

    李星洲让狄至继续带领大军前进,自己带着护院和严申打马走过去,拱手笑道:“何大人亲自来送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何昭老脸依旧没什么好脸色,一如平常,哼一声道:“哼,你莫多想,咳,本宫半官身为开元府尹,犒劳大军自然是分内之事,朝廷也再三交代过,当然不能怠慢。”

    他说得一本正经,李星洲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想笑,他当然知道老何在撒谎。毕竟他们可算不上大军,他只是去督军的,朝廷哪会下旨让他这开元府尹特意来劳军。

    不过还是很暖心,何昭这人就这样。

    “哈哈哈,那多谢何大人关心了。”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朝廷。”何昭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他挥挥手,衙役们从门内赶上来一群羊,用绳子捆着羊角,五六只一排,牵在一处,足足有百只的样子:“这些是我开元府犒劳军士的。”

    李星洲也不矫情,招手让身后跟着的护院过来,让他去找仆从军的营长,让他派人过来赶羊。

    “你也不客气一下。”见他毫不犹豫就收下了,何昭不满的道。

    这时何芊也从一边窜出来,快速将什么东西塞到他怀中,连忙退开。

    李星洲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块圆润玉石,玉色青翠,上方开孔,挂了红绳:“这是什么?”

    何芊东张西望,“是保佑你平安的东西,很普通的,就是普普通通的玉石你不用在意。”说着踢了踢脚下石头。

    “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