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三十九、神机营+孟知叶报复
    南下在即,这几天秋儿和月儿都忙着为李星洲收拾行李,大到衣物被褥,小到零食毛巾,还有平时用的笔砚,都一一给他收拾好,然后分类打包。■菠&萝&小■说

    一大早李星洲就好笑的看着两个忙碌的丫头,“有些就不用带,到那去买就行。”

    “不行,外面的东西哪有府里的好。”月儿一边收拾一边回头,表示不同意。

    又忙一会儿,月儿跑来拉着他的手撒娇:“世子,也带我去好不好~”

    李星洲一笑,点了一下小姑娘的鼻尖:“不行。”这已经是她不知第几次提议了,秋儿也趁机凑上来,赞同道:“对啊,月儿太调皮,哪能带她去呢。”

    “秋儿姐”月儿一脸怨念。

    秋儿话锋一转,拉着他的手,“所以,世子带我去吧!”逻辑清晰,有理有据。

    月儿满头黑线

    李星洲好笑,将两个小丫头揽入怀中,一边放一个:“瓜州又不远,你们不用担心我。”

    “哪会不远,明明要走十天半个月。”秋儿知道的多,小脸上脸色不好。

    “就你知道的多。”李星洲捏了捏她粉嫩的鼻尖:“可那是走陆路,我们又三千多号人,朝廷的船都毁在鞍峡口,没那么多大船载那么多人,才出此下策。

    若以后你们想来就等王府大船造好了自己来,一两天就能到。不过就算要来,也先跟严总管还有季叔知会一声,他会找人送你们的。”

    “反正早晚都要去,现在去不是一样。”秋儿还轻轻往后一靠,还准备撒娇。

    李星洲哪会不明白这鬼精鬼精的小丫头,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小丫头,别跟世子耍小聪明,这次可不一样,瓜州虽离苏州很远,但十有也好不到哪去。”

    他心里有数,瓜州本就不大,一下子涌入那么多外来人口,还都是军队,资源紧缺,祸乱横生是不可避免的,朝廷的物资不可能一下子到瓜州,特别是大船都被毁的情况下,只怕不算人间地狱,也肯定动乱不止。

    “等我去那边,情况稳定下来就给你们写信,到时如果王府大船造好了才准来。”李星洲严肃的对两个丫头道。

    “那不安全”秋儿低声。

    “放心吧,你忘记了我有火枪队。”李星洲安慰她,工具钢的出现加快打磨速度,让枪械生产速度更上一层楼,预计离京之前,加班加点能赶造出百件。

    就连火炮,李星洲也尝试着做了几门。

    其实这个年代的火炮加工工艺比枪械更简单,要求也没那么精细,之所以他之前不做,是受限制于材料技术,怕材料不过关,造成误伤自己人的惨剧。

    可现在有了石墨坩埚炼出的钢,这些都不是问题。

    这些天来,王府工匠们将这种钢称为“潇钢”。

    有时也会谈论王府“潇钢”和辽国镔铁比起来如何。

    辽一国以镔铁为号,足见辽镔铁之坚利。大家争论也实属正常,有些工匠说不如镔铁,有些说远胜过镔铁,大家争论不休,毕竟他们其实都是活在京中太平天下的铁匠,哪见过什么辽国镔铁。

    李星洲也任由他们争论,思想的冲突是进步的根源,他其实知道,别说什么镔铁,就是后来更加出色的大马士革钢也不可能达到王府“潇钢”的程度。

    毕竟它是第一种真钢,第一种真正的工具钢。

    王府工匠之所以不自信,是因为这种潇钢的炼制过程好像没有多难,没经过千锤百锻。

    要知道历史上的镔铁和大马士革钢可是需要层层锻打累叠,费时费力,不知比这潇钢来的艰难多少。

    但不管再艰难,它们和潇钢之间都有着质的差异。

    反复锻打可以去除杂质不假,但他们就是锻打一万次,十万次,有些惰性元素永远无法去除,碳铁配比永远无法控制,都比不上液态状态下,石墨和钢水产生的化学反应。

    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之后又哄了许久两个小丫头,正午吃过饭,他带上严申,向着禁军大营赶去。

    现在已经二月底,没有几天他就必须南下了,十几天来,他每天都会抽出下午事情在禁军大营指挥训练,现在,是时候开始战争动员了。

    新军已经裁掉厢级指挥使,直接交由赵光华统辖。

    第十军训练场这几天已经开始遂发枪射击训练,军士们也真正见识到遂发枪的威力,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远,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事端。

    教头就是王府中的三十多名护院。

    第十军有一营五百骑兵,也是皇帝特意从其它军抽调过来的。

    通过这些天的考察和训练,三十多护院已经选出三百人射击成绩比较好的军士,然后重新编组,让两个瘦弱的军士成为他们副手。

    如此一来,一千人的第五营成立!

    九百人火枪队,另外一百人则是读过书识字的,编成火炮队,李星洲考虑之后就按明朝的叫法,称第五营为“神机营”,毕竟明朝是中国古代火器普及度最高的一个王朝。

    第十军三千人,本有六营,可神机营一下子成千人编制,所以就只剩五营。

    这几天王府的遂发枪陆续运过来,每三人一组,一组两把枪,开始三段射击的训练。三段射击每组三人中只需射击技术最好的一人负责射击,其余两人负责装填,冷却枪管。

    之后产量上来后会逐步增加,最终增加到三人一组,三把枪,一人负责轮番射击,几乎能做到火力不停。

    这几天训练内容大多数都是信任训练,队列训练,然后分开训练,神机营训练三段射击,第一营都是骑兵,自然训练马战。

    以前铁鳞甲都是每营分配,现在李星洲直接将除第一营外四营所有铁甲都集中到第二营和第三营,不管步人甲也好,弩士甲也好,只要重甲,都归二营和三营,组成千人重甲单位,两营也都是身体素质最好的。

    第四营则被当做预备营,因为火炮火枪的数量终将逐渐增加,他们会逐步补充到神机营中去。

    李星洲几乎压榨军士所有时间,就是半夜也有紧急集合,夜训之类科目。

    大强度训练下当然会有人抱怨,但李星洲恶名远扬,大家都怕,加之他也会时不时给些惊喜,比如给他们加餐吃肉,或者请人来军中唱戏,在这种高压之下的恩惠就显得十分可贵。

    大家心中对他的感激也会远超以往,锦上添花永远不如雪中送炭,就是这个道理。

    见他骑马过来,远处的狄至连忙骑马迎过来:“指挥使!”

    “停止训练,集合。”李星洲下令。

    “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狄至也明白他的风格,废话不说纵马而去,李星洲缓缓登上演武台,当他登台完毕,下方三千多人也集结完毕了,大概两分钟,进步非常大!

    训练场烟尘弥漫,帅旗飘舞,众人都安安静静站在灰尘中,一言不发。

    李星洲大声道:“左右间隔一尺,向右看齐坐!”

    随着齐刷刷的响声,众人整齐坐下。

    “今天我来这,没给你们带肉,也不是请你们喝酒,只是来告诉你们,再过三天,你们就将和本将一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