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三十六、工具钢+心中的愧疚
    随着炭火缓缓加温,李星洲和祝融将一块快切割好熟铁片从竹箩筐中放入石墨坩埚。

    “世子,这脏活累活小人来就行。”祝融憨厚笑道。

    李星洲哈哈一笑,比这脏累的他都干过:“没事,不过你们小心些,我也第一次用这东西,说不定这坩埚就炸了。”

    他本来不想这么快的,因为他虽然知道原理,可原理这种东西,学过高中化学物理的都能给你说个明明白白。

    但坩实践和理论之间差距如隔天堑,必须小心。

    埚炼钢他也是第一次尝试,本来准备长时间的缓慢尝试,然后逐渐使用成熟技术的,坩埚蓄热之后可以将钢融化不假,可问题在于这么高的温度露天操作是很危险的。

    可惜他没时间等了。

    皇帝逼他三月份南下,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生产,没有工具钢的话三月底王府拢共可能也只有两百多把枪,这远远不够。

    他甚至希望能生产几门炮带着去,其一保护自身安全,其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于武器来说也是。

    之所以不生产,是因为炮不比枪,枪材料不过关炸膛了,顶多伤射手,炮要是炸膛就是灾难性的,这个时代的材料强度很难支撑发射瞬间的高温高压。

    如果有了真正的钢铁,那么他也可以尝试在南下之前制造几门炮。

    另外一边,铁牛和关二已经将一堆湿润黏土裹着铁粉搅拌好,然后也准备好柳木杆子的铁勺。

    李星洲看了一眼,放入坩埚中的铁片大概有四五十斤左右,他手上也被铁皮划破两处,好在他经常练枪,手起了茧,否则更伤。

    “开始加大火吧。”李星洲道。

    两个工匠点点头,然后开始用鼓风机吹起炭火,这种炭火是用土窑闷烧出来的无烟炭,燃烧剧烈,温度非常高。

    祝融有些担忧的道:“世子,这几个黑锅真能耐得住火吗?”

    李星洲点头:“应该能,总之要试试,大家站退开点,以防万一。”

    石墨耐火材料其实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稍微细心就能发现它们的踪影,学过化学的也知道石墨熔点高达五千多度,炭火顶了天也就一千三百度左右,应该没事。

    可事情谁又能说得准,稍有疏忽就会谬之千里,要是祝家烧制时不精细,坩埚有裂痕呢。

    众人都听他的话,退到十几米开完,只留一个小哥战战兢兢在那鼓风,他也是满头大汉,但也要硬着头皮鼓风。

    不一会儿温度越来越高,可坩埚却无半点异样,加热过程持续半个小时左右,祝融靠过去看了一眼,然后目瞪口呆的回头向众人喊到:“化了,世子化了!”

    几个铁匠一愣,还是有些不信的问:“什么化了?”

    “还能什么,熟铁,铁融成水了!”祝融大声道,这下大家彻底惊了。

    几个铁匠一个个都顾不得考虑安全,纷纷围上去看,熟铁烧成水,这可是他们这辈子活到现在都没见过的景象!

    李星洲也凑上去,众人连忙让开条路,坩埚中橘黄色的铁水清晰可见,热浪铺面而来,液态熟铁!

    他心中激动,石墨不只是耐高温,熟铁烧化后,石墨中的碳会将铁还原,实现脱氧,同时将硅、硫等杂志分离,浮出液态钢表面。

    李星洲挡住众人:“小心点,周围气体有毒,不要多吸。”这时候会产生一氧化碳,氧化硫等有害气体,所以坩埚炼钢工作条件十分恶劣。

    坩埚中铁水蒸腾,几个铁匠都瞪大眼睛,熟铁炼成水!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熟铁顶多能烧到通体柔软,下面鼓风的小哥虽热得满头大汗,可也越发有劲。

    逐渐的,一层淡黑色物质缓缓上浮到液体表面,李星洲虽然没见过,但几乎可以断定,那些就是被还原出来的杂质,“快,铁牛把表面那些东西勺出来。”

    铁牛听了赶忙跑到院子那头,拿过准备好的柳枝铁勺,垫着凳子上去勺。

    “少喘气,憋住!”李星洲吩咐,这时候会产生大量对人体有害的气体,从正上方去清除杂质最容易受其侵害,得肺病,但这也是无可奈何做法。

    铁牛点点头,憋着气将钢水表面的杂质清除,下来的时候已经胀得满脸通红。

    这下,坩埚里只剩下纯净的橘黄色液体,周围的气体在热浪蒸腾下扭曲,那橘黄鲜艳如同灼眼的烈日,那么迷人,又那么危险。

    液态钢!

    当杂质被分离,石墨中的碳渗入干净的铁水,真正的钢铁已经形成了,只不过现在它还是危险又骇人的液态。

    几分钟后,李星洲让小哥逐渐减火。

    熟铁炼化,去除杂质,同时石墨中的碳会逐渐渗入铁水中,让比较纯净的铁水碳含量增高,成真正的钢。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用眼睛看不出任何变化,所以李星洲心里也忐忑不安,只能静静等待结果。

    火力减小,铁水逐渐凝固下来。

    差不多成樱桃红色的固体时,他让人放下坩埚,然后敲碎它,里面还成红色的固体块落在碎片堆中。

    铁牛和关仲早就迫不及待,用火钳合力将钢块夹到铁毡上。

    最后的考验就要来了,李星洲目不转睛盯着樱桃红色的固体块。

    在他点头说示意下,铁牛抡锤锻打,可铁牛第一锤才下去,当的一声巨响,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刹那间火花飞溅,璀璨夺目,一闪而逝

    火红的固体上却没留下任何凹痕!

    铁牛呆了,围观的铁匠们也笑起来:“铁牛你小子怎么,没吃早饭啊。”

    “我看是昨晚上被婆娘磨的,年轻人吗。”

    “哈哈哈”众人大笑。

    “不是”铁牛面色赤红,都不知道怎么争辩,抬头道:“关二,你来打打看。”

    关仲诧异,收住笑也抡锤就砸下去,结果又是一声巨响,依旧没留下半点痕迹。

    “卧槽!”这下关二也惊呼出来,他终于发现不是铁牛放水,而是这料真的硬得出奇,这料现在还是樱桃红的状态,这种温度下生铁也是软的,可这鬼东西居然敲不动!

    铁匠们都不笑了,一个个呆愣当场,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如同突然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大弯。

    几个铁匠互相对视,似乎逐渐开始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有人上前接过铁牛手中的锤子,然后是试着砸了一锤,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直到所有人尝试了个遍,钢块已经变成暗红色了,没有半点凹痕。

    铁匠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目光都看着他,关二看了半天,惊呼:“世子,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不成是神铁。”

    李星洲大笑起来,他明白这事情大概是成了。

    十八世纪英国人用石墨坩埚炼出工具钢后,检验是不是真钢的方法就是加热到八九百度,用锤子砸,如果能砸出凹痕都是假钢,要回炉,正因如此,日不落帝国也逐渐崛起了。

    而现在,这钢明显已经达到工具钢的标志,他有些激动的道:“这不是铁,是钢,真钢!”

    “这种钢樱桃红的时候根本打不动,要锻打少说也需要加热到火红,否则根本动不了。”他看着眼前的宝贝,若不是还热浪蒸腾,他真想一把抱上去。

    “这世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