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三十四、交接+丁毅手段
    “我非去不可?”李星洲问,他手边摆着加了三省印章,枢密院印,皇帝御画的文书,还有官服,官印。

    小小的院子里只有流水声响,春风嗡嗡作响,皇宫大院内少有人世的嘈杂声音,太阳光穿过稀疏藤状植物,洒下斑驳光点,春日逐渐变暖,甚至有些微微火热。

    老皇帝落下手中棋子:“听你的话莫非不想去。”

    李星洲在心里叹口气,他实在没想到事情会是如此,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概如此。

    王府众人一早为他穿戴整齐,穿最好的衣服,最漂亮的马靴,喂最好的马料,翘首以待送他出门,游骑将军,新军军指挥使,王府上下可高兴坏了,他也不例外。

    万万没想到,皇帝破例给他一军三千人马,是想让他去南方

    皇帝开口,他还能如何。

    “皇上旨意,我当然不敢违背,想去想去。”李星洲无奈道,说着随意下了一手。

    皇帝微微抬头:“可听你的话不像想去的样子。”

    “没我想去得很呐,日思夜想,夙夜忧叹”李星洲说完随便下了一子。

    “朕不会强求你,你不去,自会有其他皇家子嗣接手禁军。

    不过你身为朕的皇孙,天家子弟,就该记住,天下是我天家的天下,这江山是自家的江山,关键时候,不能靠外人,只有自家人才能信,为家国分忧,是分内之事。”皇帝语重心长,说完落子。

    李星洲有些无奈,他或许早该想到事情没那么简单,老皇帝想让他去南方道理他当然知道,脸是太子丢的,太子是皇家之人,失的是皇家威望。

    这种时候皇家之人出面解决最能聚人心,可皇家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

    李星洲心不在焉的跟着落子,马上就明白过来,事情有利就有弊,朝堂之上那么多人为他说好话,让他接新军的事板上钉钉,可皇帝肯定以为皇孙之中他最有人脉,最得人心,太子不在,林王、潇王已死,不是他还有谁?

    所以说,塞翁失马

    “想好了吗。”皇帝问,接着落子,面无表情。

    李星洲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敢抵死不去吗?年少之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把客气礼貌当成面子,他可不是愣头青,也不傻,心里有底。

    老皇帝表面语气不重,一家人长一家人短,也没什么严厉措辞,可这不意味着他李星洲已经到了皇帝都要给面子的地步,自己的斤两他心中有数。

    “去。”李星洲瞟一眼,跟着随意下了一子。

    老皇帝这才露出笑来,毫不犹豫跟了一手:“如此甚好。”

    两人各自又下几手,心烦意乱的李星洲逐渐不支,投子认负,老皇帝的旗路比起德公更加不留情面,不择手段。

    “没看出你还有这等棋艺。”老老皇帝道。

    李星洲有些烦躁不想多说:“一般般,比不过皇上。”

    伺候一旁的福安公公察言观色,然后插嘴:“现在日头烈辣,我让人送些冰镇连子茶过来给世子解渴。”

    皇帝点点头,福安便去吩咐办事了。

    “此次南下你需要做什么明白吗?”皇帝问。

    李星洲一心想早点走,点点头道:“知道。”

    “那你说说。”

    “什么也不要做,不要捣乱,不要插手,安安稳稳等到事情解决。”

    皇帝惊异看他一眼,随后点点头:“不错,太子若有你这智计,也不会闹出今日糜烂局势。

    杨洪昭其人带兵打仗是有本事的,到那之后你无须为局势忧扰,也不许插手防务,只用好好呆着就行。若有闲情逸致,也可说些鼓舞人心之词,你不是善于文墨辞藻吗,这也是拉拢人心的利器,切不可学迂腐书生之言,自命清高。

    你要记住,身为皇家子弟,这世上没什么东西不可为你所用,明白吗。”

    李星洲点点头,心中更加小心谨慎起来,老皇帝以为他不过十六岁的孩子,所以跟他说这些,可他不是,他三观早已成熟,老皇帝一席话,让自己对他更加了解。

    “我想晚些出发。”李星洲提条件道。

    “为何?”

    “做些准备,到瓜州数百里路,不能说走就走。”李星洲瞎扯。

    老皇帝微微思考,然后点头。

    “两个月后出发。”他连忙道,率性抢下谈判的锚点。

    “不行,最多二十来天,三月初必须离京。”

    “一个月!”他还想讨价还价。

    “此事已定,务须多言。”皇帝不容反驳的道:“三月初出京,三月二十之前到瓜州,不得违命。”

    李星洲无奈,姜还是老的辣,多说无益,于是干脆答应,然后拱手告辞了。

    不一会儿,福安带着小太监带来冰镇莲子茶,却没见世子。

    皇上招手道:“福安,你来看看这棋。”

    福安点点头,凑过来看。

    “你说哪边赢了。”皇帝问。

    “黑子大势已成,再下下去当然是黑子赢,陛下好棋艺。”福安赞叹。

    皇帝摇摇头,呵呵一笑,“起初朕的黑子几乎难以为继,被他压得喘不过气,结果一说去南方的事,朕寥寥几步,反败为胜,便赢了,你知道为何吗?”

    “这老奴自然不知。”福安摇头道。

    皇帝哼了一声,一拍桌子,“他就是不想去!而且不想到心底了,朕一说让他去南方,顿时心不在焉,棋路混乱,若他心不乱,照常下去,输的就是朕了。你呀,肤浅,还夸朕棋艺好,呵呵”

    “这老奴愚钝,陛下明察秋毫,体察入微,实在英明啊。”福安赶紧低头道。

    皇帝摆摆手,并不在意,不满的开口,“你说朕的皇子皇孙,若让他们替朕办些差事,哪个不是欢喜雀跃,感恩戴德,可你看他,你看他那副样子!就好像朕欠他似的”

    福安尴尬一笑,“世子毕竟自小就与众不同,难免”

    “难免什么,他就是目无规矩惯了,从小就如此!”皇上不满挥袖。

    福安笑呵呵的道:“陛下,孩子嘛,世事难两全,听话的固然是好,可也少主见,难主事。那调皮捣蛋的孩子,虽然不守规矩,难管教,可大多都是能办事的,有主见的。宫里的孩子们都这样。”

    皇上听完点点头,“你说得也没错,大抵如此朝中大臣才会举荐他,在朕看来也是这道理,所以才没跟他生气。

    这点星洲比太子好,太子虽恭谨,可却少有主见,遇事没主张,所以才出大祸,他要是心里有数,不听那副将撺掇,会有如今乱局?”

    福安点点头:“陛下言之有理。”

    “此次星洲到南方去朕也别无所求,但愿他能安稳处世,少增祸乱,稳定人心就行。”皇上说着缓缓抬头看向南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