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三十三、皇帝的决定+解放生产力
    小屋里灯火昏暗,气氛压抑。

    布满油污的黑色小桌上摆着一碟炸得酥脆的花生米,一碟泛着油光的韭菜炒鸡蛋,冯同强一把鼻涕一把泪,老脸通红:“要不是跑得快,只怕死在潇王府啰!”

    他的大哥冯同辉皱眉,一脸不快的说:“老二你怎么就敢惹王府贵人,要是稍有闪失,我们冯家都要跟着你遭灾,你这是害人,还害一大家!”

    “我害人!”冯同强不满的反击:“是他李星洲先不给我们活路。”

    “什么不给你活路,他不要你,你到别处做活去,还不是照样能活。”大哥冯同辉拍桌子道。

    他在家里年纪最大,也是这一代有名的铁匠,认识铁匠朋友多,当初王府招人他也想去,可王府说他年纪太大,不要他。

    “你们两个,有话好好说啊,一家人整成这样,不怕丢人!”年纪最轻的老五冯同财斥责。

    两个哥哥互相看一眼,都不敢反驳,老五年纪最小,可跟着孙半掌混,不学无术,却十分有能耐,随便能招呼几十号人。

    冯同强放低语气:“你不明白,王府外面那些水轮子,就是连三人高的,你知道用来干嘛的吗?”

    冯同辉摇头,冯同强站起来,从门缝探头看了下院子,小心关上门,然后才神秘兮兮道:“那是用来打铁的!那江水一淌,大水轮子就转起来,然后屋里面的锤子,好几百斤重,就可以自己打铁,白天晚上都不停,砰砰砰自己打铁!”

    两兄弟都听得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你莫不是骗人吧。”

    “骗你!不信你自己去看,就在河边上,隔河都见得着,清清楚楚。”冯同强对两兄弟怀疑很生气,不满的道。

    冯同财皱眉,夹了颗花生米送进嘴里:“哥,它打铁就打铁,这关你什么事?你激动些什么”

    “不关我事!”冯同强抬手喝下一大碗米酒,然后吹口酒气大声嚷嚷:“王府现在有五个这样的大东西,还有新的在建,你懂什么意思?

    那些东西可以白天黑夜不停打铁,起的锤子就是两个汉子都抬不起来,等王府有几十座、上百座那东西,整个京城还要我们这些打铁的干嘛?那东西可以不吃米,不拉屎,还不休息,可以把全京城的铁打完了,我们兄弟吃土去啊!”

    听完这话,冯同辉也逐渐面色凝重,缓缓放下手中筷子,酒也喝不下去,作为一个老铁匠,他一下子也明白过来其中道理。

    “这”最小的兄弟冯同财也说不出话了。

    冯同强脸色通红,酒劲上头,他是几个兄弟中唯一一个读过书的,所以说话表达比较利索:“你两以为我想闹,我想得罪潇王世子啊?

    我在王府做活,比你们还懂,李星洲不只是表面上,那府中经常出入朝廷大臣,腰上挂着会亮光的玉,拉车的马一匹上千两的好马,蹄比碗口还大,个子比人还高,都是高高在上的贵人!我又不是傻,平白无故去得罪他,我这是为我们这些人争条生路!”

    说着他又端碗喝一大口,一脸愤懑。

    “这要咋办?”老大冯同辉沉默许久,也有些着急了。

    老二闷闷不乐,不悦的回答:“你问我,我问谁?因为这事差点被李星洲打死,要不是跑得快,现在你们两都要去王府给我收尸!”

    小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屋外夜风呼呼做响,时不时传来隔壁邻居骂孩子的声音。

    许久后,老五冯同财开口道:“要不闹一闹?”

    “闹什么,你不知道王府多少人,关人高马大的护院就有上百,你敢去闹,找死!”冯同强不同意。

    “二哥你说什么,我也不傻,我是说大哥不是认识人多吗,我也认识得多,多叫几个人,那些打铁的,做木匠的,跟他们说说,我们到开元府去闹啊。”冯同财道。

    “你们别忘了,才十几天前,几千连皇帝宫门前闹,最后怎么着?皇帝都怕了,赶紧出兵。这回只是个世子,皇帝的孙子,你们约上些铁匠,跟他们说明白事情轻重,拉几百号人到开元府门前一跪,李星洲肯定就怕,就把那破东西拆了啊。”老五条理清晰的说。

    老大和老二都陷入沉思,老二冯同强有些犹豫:“这这会不会太冒险,再说人家怎么会听我们,我看还是再想想,想想吧”

    老五摊手:“随便你们两个,反正我不打铁,到时候喝西北风的又不是我。”

    “这”

    老大皱眉想了许久:“铁匠朋友我倒是能叫好些,跟他们说说事情严重,十有会同意,总归不多”

    “怕什么,我道上有的是兄弟,随便叫人来凑凑,能叫不少。”老五冯同财自信回答,随后又摆摆手:“就怕你们胆小,不敢干。”

    “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老二冯同强满脸愁容。

    “那是什么?”老五一脸不屑。

    “这这我跟你说不清楚!”

    “还不是胆小”

    “你!”

    老大抬手打断他们说话:“现在不是兄弟闹的时候,关键是我们两兄弟饭碗都要丢了,总要有个办法,总要有个办法”

    老五一脸不爽,直接放下话:“我就一句话,要我帮忙赶紧,你们想好再说话,今晚上出了这门,这事以后就别来找我。”

    老大老二都沉默了

    皇上放下手中奏折,揉了揉眉心:“杨洪昭来的折子,他说瓜州水寨子已经搭得差不多,不过军心不是很稳。”

    皇后上前,一边轻轻为他按摩太阳穴一边道:“能挺过来就好。”

    “是啊,能挺过来已是万幸,可他奏折中也直言不讳,军队士气低迷,因太子之过,众多军士对太子颇有微词,特别是听说太子只是禁足东宫之后。”皇上叹气:“哼,不孝子给朕惹下的麻烦!”

    “太子终归是太子,贵为东宫,是天家之本。”皇后一边给皇帝按摩一边道:“岂是他们胆敢言语评判的。”

    皇上靠着椅背:“古之圣贤有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朕便是天子也左右不了天下悠悠之口。”

    他说着闭上眼睛:“太子这次,真是丢尽天家脸面,还害死众多将士,军中有微词也可以理解,朕早有预料。”

    “陛下准备如何如何处理这事。”皇后问。

    皇帝缓缓站起来,旁边宫女为他披上精致紫色裘皮斗篷,然后安静一会儿,皇后端起茶杯,正准备上前,皇上突然轻声道:“朕想让星洲到南方去。”

    皇后手中茶杯一颤抖,差点脱手:“陛下!这”

    “你听朕说完。”皇上压压手道,然后走到皇后身边:“朕并非让他去打仗,身为天家子弟,无须身先士卒,自降身份,成兵将走卒,他只要身在前线就能稳定军心,助长士气,得天下人心。

    朕当初派太子去就是这个道理,故意让他晚上杨洪昭几日才出京也是,他只要跟着大军,天下人便会说天家太子亲临前线,亲征叛逆,无不欢呼雀跃,可惜他不懂!

    现在鞍峡口一败,南方天家名声大不如前,正是需要有人能身在南方,稳定军心,振奋士气,重塑我天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