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二十五、石墨坩埚+冢道虞反悔
    春风料峭,转眼间二月来了

    这是个纷扰的二月,朝廷大臣和皇帝焦头烂额。南方水道被断,水运阻塞,民情汹涌,举国上下怨声载道,皇帝不得不匆匆再聚集大军,准备南下。

    太子还在回京路上,京中很多文人才子已经义愤填膺,口伐笔诛了,几次李星洲带着两个丫头出去逛逛,上到文人墨客,下到卖菜大婶,路边要饭的,勾栏酒肆,茶楼饭馆,到处都在骂太子,也是够惨的。

    可李星洲知道皇帝是必然会保太子的。

    太子一辈,李昱是个游手好闲,没什么本事的花花公子。林王死于瘟疫,另外一个曾受重视的亲卫因涉嫌谋反被皇帝杀了,最有才能的潇王死于战祸,现在剩下的只有太子、李昱还有天生残疾的皇子李榀,李榀也早就被送出京,京南路安家落户,远离政治中心,除了太子,景朝江山基业已经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了。

    保太子等于保江山基业,皇帝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会不惜代价。

    不过宫里的事顶多听个热闹,李星洲别说插手,就是嘴也是插不了的。

    王府很多事还等着他,后山生产手雷的工坊规模不断扩大,现在每个月能出五百颗左右,但他之上交三百颗给兵部,胆子就是这么大,毕竟知道明细出入的人只有他和严申,私藏下来也没人知道

    手雷毕竟是一次性的东西,杀伤不稳定,遂发火枪才是王道。

    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王府一共才造出十六把遂发枪,这还是因为第二座水力驱动系统落成,工作部改成了两百斤的水落锻锤。

    虽然和液压锻锤没法比,可依旧大大节省工时,因为水落锻锤不比人力,力量更大不说,还可以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工作!

    李星洲让三个工匠轮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利用水落锻锤锻打枪管,这样一来,速度大大加快,毕竟枪管是全枪打造最费时费力,要求最高的部件。

    因为有滑轮组助力,加之之前积累的经验,第三座水力锻造的工坊也正在建设,还有第四座,第五座。

    一旦全部落成,将大大加快速度,李星洲最大的期盼是能一年生产一千杆,要是有蒸汽机他可以一年生产一万杆,可惜并不现实。

    最近几天李星洲让诗语主持,一直在和郊外的一家大船厂谈,想要将整个造船厂收购过来。

    因为受到鞍峡口战败,南方水道被切断的影响,造船厂生意做不下去了,只不过开价依旧不菲,一开口就要三万两。

    诗语和秋儿这两天正在和对方进行激烈的谈判,这是王府最大的一笔生意,所以王府上下都高度重视,严昆也抽空过来助阵,毕竟他是老江湖,很多东西更加了解,严申被李业从后山掉回来,专门负责谈判团的安保。

    这个造船厂有上百工人,在郊外元门渡上游,是京都最大的一个。

    经营的是魏家,魏家上辈最有出息的族长官至市舶司长使,所以熟悉很多走水路的大商,借着这个契机,加之魏家一脉本就一直有造船的手艺,便慢慢做大了。

    经营数十年,没想现在遇到这样的危机,如今魏家没人在朝为官,全靠造船厂的生意支撑,现在生意没得做,已经到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地步。

    “砰!”一声巨响,远处的铁板发出清脆的低吟,李星洲放下手里的枪,然后得意的吹了吹烟,结果差点被呛死黑火药不必无烟火药,残留太多了。

    今天本来要在开元府当值,可他翘班了,因为何昭这几天忙着疏通京都水道,这可是件大事,忙得不可开交,没工夫管他。

    在一边优雅喝茶的诗语白他一眼:“没大没小。”

    “今天谈得怎么样?”李星洲一边重新装填弹药,一边问,打枪的感觉是会上瘾的。

    诗语摇摇头:“魏家还是不肯松口,一口咬定三万两,少一两也不成。”

    秋儿也很担心,毕竟船是她设计的,她当然担心。

    她的新船采用隔离式舱体,踏动水轮驱动等很多新鲜概念,这些东西都是十五六世纪才有的先进概念,排水量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任何船只可以比拟的,可如果没有造船厂,一切都没法实现,只是空想。

    而她又比较文静内向,谈判这种事不是她擅长的。

    倒是笑眯眯的严昆道:“世子,我觉得还是拖一拖的好,魏家也是在拼死挣扎罢了,没了生意,他们也无力维继,迟早会妥协的。”

    诗语不同意,她站起来,看了严昆一眼,又看向正在装填火药的李星洲,似乎生气于他的怠慢,走过去拿走他的火药壶:“可他们经营那么多年,多少会有些积蓄吧,够他们支撑多久?如果十天半个月还好,要是一年两年呢?”

    另外一边秋儿也连忙点头表示赞同:“诗语姐说得有道理。”在这件事上,她跟诗语是统一战线的。

    李星洲从恶霸诗语手中抢回自己的火药壶,然后想了想:“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三万两可不是小数目,你要学会勤俭持家。”

    “你”诗语语塞,连忙避开他调笑的目光,然后捏着衣角,绷着小脸哼了一声:“哼,我会再谈谈的,不过他们要是再死不松口,你自己去说!”

    “是是是,他们要再不松口,我就亲自出马,上门去打得他们魏家满地找牙。”李星洲抡了抡手中的抢杆道。

    “你胡说什么!”诗语双手叉腰,皱起漂亮的眉头。

    “我是流氓我怕谁。”李星洲不在意的道,说着举枪瞄准十几米外的铁板。

    结果枪管一下子被她压下来,诗语不满的着急道:“哪有你这么做事的!你就不能爱惜一下自己的羽翼名声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名声在外面有多臭!”

    “坏人好办事。”李星洲解释道。

    “可可也没你这样做的,你这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抹黑!你知道外人会如何误会你,会如何编排你吗?”诗语恨铁不成钢,激动的道。

    李星洲惊奇的看了满脸怒色的女人,然后问:“那你会误会吗?”

    “我自然不会,可是”

    “你不算外人啰?”李星洲笑着调戏她。

    诗语愣一下,再也忍不住,恶狠狠的踩了他一脚,然后连忙转过头去:“总之不能这样胡来!”

    李星洲点点头:“是是是,都听你的,我也不傻,实在不行也会找专门人去做,毕竟人家更专业嘛。”

    诗语不听他解释,拉着秋儿匆匆走了。

    李星洲又放了一枪,青烟袅袅升起,这枪偏了,打在后面的墙上,碎屑飞溅

    他想了想对严昆道:“昆叔,新开的两个酒楼情况怎么样?”

    “一切都好,虽比不上听雨楼,但也生意红火,都能月进六七百两,将军酿还是赚钱的大头,除了王府的酒楼,京中其它地方可买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