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二十一、泸州+虎父无犬子
    晚餐是火锅大餐,诗语还是来了。

    李星洲从前到现在都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他向来我行我素“把时间浪费在博得别人爱戴上,你就会成世上最受爱戴的死人”道理大概如此。

    王府里有传言说诗语是他养的野女人,也有人因为一首《青玉案元夕》将之传颂为才子佳人的佳话,他可不在乎,这么有才的女人世上可不多,先到先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大体情况就是如此,高尚的最后都死了。

    而历史也并非正邪分明的,就像杨洪昭,当初他力主杀魏朝仁的时候李星洲恨不能世上没这个人,而现在又盼着老天保佑他能早日平乱了,他虽自私自利,为自己功利能迫害当朝节度使,却也有过人的军事才能。

    历史上弑君的赵盾也被后世传颂,篡位的赵匡胤却深得百姓爱戴,事情大多数都是这样,没有什么好坏正邪界限。想要做好人先学会作恶,想要救人先学会杀人。

    仁不为政,慈不掌兵,否则反而会害了更多的人。

    随着王府日益壮大,李星洲也必须随之变化,越发不能在意他人目光,行事需铁血手腕,这些他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不是第一次

    吃完饭,李星洲坐在院子里,一边查看些工匠们送上的记录,找出有用信息记录备份,一边给月儿讲故事,要是何芊来了,肯定会听得津津有味。

    可诗语不在意这些故事,她对秋儿设计的船舶图纸更加感兴趣,目不转睛的盯着秋儿用李星洲为她专门打造的作图工具画图纸。

    船舶设计并非一蹴而就,有很多东西要学,李星洲懂一些关键概念,但概念不等于实际应用的技术。

    所以秋儿也需要经常走访城外的造船厂,问那里的师傅很多问题,这种时候李星洲也会跟着去,就算翘班也好,拖了其它事情也好。

    因为秋儿现在虽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她和众多年轻工匠才是王府的未来,他们是整个团体的上限,而李星洲代表的是下限。

    因此他这些天经常翘班,何昭骂了很多次,依旧不管用,他能感觉出来,何昭骂归骂,还是老样子见他说话就不客气,可比起以前显然好多了。

    他之所以要陪着秋儿,是因为每个造船厂必然有自己赖以生存的独门本事,他以皇孙世子的身份去问,知道的自然更多,很多船工为讨好皇家也愿意向他贡献很多秘诀。

    而这时,秋儿就会在一边悄悄记下,李星洲感慨于这种特权,但这种特权也是令他担忧的,自由与秩序如同数轴的两边,无限远离,又无限靠近,形影不离。

    过度的自由带来灾祸,动荡,过度的秩序招致麻木,怠惰。

    现在的景朝因为有一个强势而独揽大权的皇帝,显然更加偏向后者,长此以往人民会缺乏主动性和创造力,这是最令人担忧的情况。

    他宁愿这些船工向他索要银钱,然后才许以他们的秘密,如此,再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回过神,那边诗语时不时会小心翼翼的低头问几句,秋儿起初还边写写画画边作答,可时间久了便开始有些不耐烦,因为诗语实在太妨碍她的工作。

    诗语一边说好话,一边端茶递水的讨好,然后再小心接着问,看得李星洲哈哈大笑起来,即便在自己面前,也未见这女人如此吃瘪过。

    “你笑什么!”诗语白了他一眼。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笑也不行么。”

    “世子想想笑就笑,开元城大街小巷要饭的傻子都像这么笑的。”诗语反击。

    “哈哈哈哈,那跟傻子睡觉的是不是疯子。”李星洲接着大笑。

    诗语脸红了,给自己倒了杯果酒,然后再不理会他。

    晚上,季春生回来,说有事见他,李星洲一个人转到正堂,风尘仆仆的季春生刚坐下喝了口热茶。

    “怎么了季叔。”李星洲也进去坐下。

    季春生脱掉抵御晚风的黑色裘皮斗篷,让下人拿下去,才咽了口水道:“世子,朝堂里今晚出结果,皇上让杨洪昭独监两军,在瓜州就地征用民夫、工匠,搭建水寨,重新造船,度支司拨银百万两,随后会到瓜州。同时派神武军第三厢整军南下,从陆路进军,三月前抵达瓜州,归杨洪昭辖制。”

    李星洲好奇的问:“没有设副吗?”

    季春生摇摇头:“皇上哪敢,这次若不是太子后军拖了后腿,苏州早就平了,哪来那么多事,皇上也是怕了,直接明说不再分前军后军,所有军队归殿前指挥使杨洪昭辖制,朝廷里也有些慌乱,南方人心惶惶,急需稳定,现在只要能打胜战做什么都行。”

    李星洲点点头,确实,这次明眼人都能看出派太子充当后军,就是让他混点军功以服人心的。

    可这事皇帝也不能明说,所以他特意下令,让太子后军在杨洪昭后几天才出发,结果太子偏偏就不明白皇帝如此明显的用意,自己一头撞上去,撞得头破血流不说,还坏了大事。

    “三月”李星洲敲敲脑袋,头大起来。

    那估计战事还要交僵持好几个月了,说不定今年之内都不会有结果了,他的计划完全被打乱。

    季春生喝完茶又要一杯,然后接着说:“不过朝中大臣现在更加担心的还有泸州,安苏府和淮化府本就相连,从苏州到泸州走陆路也只要两日。

    可事发之后泸州知府起栋从没向朝廷递交过书表,也没做出什么表态,就连朝廷派曾派去命他们出兵夹击安苏府的武德司信使也没回来,按脚程该有结果了,所以很多人都怕泸州与苏州同流,到时候南方局面就更加难以收拾”

    李星洲点头,他明白朝中大臣的担忧,毕竟在交通和通信条件艰难的时代,无论中央如何集权,地方官员一家独大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日久愈盛,这是客观条件导致的。

    泸州地处苏州西北,大江贯通,两府紧连,苏州有这么大的动作,而泸州知府却毫无表示,肯定是有摇摆不定的意思。

    前几天他也收到泸州小姑的回信,小姑平安无事,就说明泸州至少还没有事发,举起反旗。

    小姑信中说她怀胎已经八个多月,实在无法奔波,信中也提到很多泸州近况,局势确实非常紧张。

    根据小姑信中所说,泸州一带最近经常听闻有人聚众闹事,或是有地方要效仿苏州之类的风声,而且就在几天前,泸州知府的子女直接率亲兵冲上城头杀了正在值守的泸州厢军统领,强硬接管厢军。

    设厢军统领本就为分地方官的权,保证不会一方独大,军政全揽。结果现在泸州军权、政权都落在知府手中,这不是什么好事。

    泸州城内现在已经到了民众傍晚就不敢上街,白天也尽量闭户的程度,粮食大幅涨价,铁匠铺里的刀枪十分抢手,家家户户备着以防万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