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一十一、面圣准备
    烟火蒸腾中,黑色的大块石墨矿慢慢被家丁用锄头铲子从土窑子中刨出来。

    才一刨开,蒸腾的热气瞬间扑面而来,带着难闻的刺鼻气味,让所有家丁都一阵咳嗽,连忙跑开。

    这已经是烧制后放着自然冷却了两个多小时的石墨。

    石墨矿想要提纯工艺上非常简单,只要加温就成,因为石墨熔点高达恐怖的五千八百多度,足足是钢材的四五倍,杂质会在高温中被氧化,汽化,逐渐去除,石墨却能完好无损。

    不过这个时代的温度达不到完全精炼的要求,可除去八九成杂质也能做到。

    科技的发展本就是指数形态的。

    在工业革命之前,它一直是一条缓缓的前进,几乎没多少斜度的线,有些时候甚至还会微微下滑,直到工业革命开启,知识爆炸的时代到来,短短一两百年的时间,瞬间便实现质的飞跃,以近乎九十度的陡峭角度爬升,瞬间将人类送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说到底,人类一直以来缺乏的是具备知识素养的人才,合理的知识探索和传承结构。

    如果给李业一百个后世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只要稍做规划,他有信心能在有生的短短几十年内,让景朝大踏步进入电气时代,因为九成的东西本就是“发现”,而非“发明”。

    可惜他没有,人才必须自己慢慢培养。

    李星洲给家丁们交代过,每刨开一些,就让石墨堆冷却半小时左右,然后再继续刨。

    这个步骤虽然麻烦却也必要。因为石墨矿石内还有其它杂质,别的还好,闻气味他就知道里面肯定有硫和磷,硫会产生各种氧化物,二氧化硫、一氧化硫等,只要摄入过量都对人体都是有害的。

    他目前只能让府里的织娘用棉布和纱布做了简易口罩,让家丁们都带上。

    一开始众人还嫌弃这东西戴着不方便,在李星洲三令五申,用鞭子抽了两个随意摘下口罩的家丁后大家才引以为戒,不敢乱摘下来。

    这里是王府后山的荒山,祝家帮忙造的窑口。

    这种窑本来用于烧制转瓦,外层耐火材料就是土窑的红土,粘土,最高温度不过七八百度的样子,只算勉强够用。

    足足用了两天,李星洲才将所有的石墨矿精炼过一遍。

    恰好另外一边,水力驱动系统在秋儿监督下也完工了,只是工作部没有装上。

    这是个实验机组,所以李星洲一开始就设计了很多种用途的工作部,其中一种是举起几百斤的水力锻造捶,另外一种则是舂米用的舂米槽。

    现在正好赶上,他本就万万没想到会有石墨矿的,而如今有了石墨,自然一切以石墨为优先,如果石墨投入使用,他就能炼出真正的钢铁,能获得工具钢,到时各种高精度,高强度的物品加工都不在话下。

    他直接让人将原先的石制舂槽换成铁制横槽,同时木质舂捶也换成铁质重锤,一个舂捶足有一百多斤,而在传动轴的齿轮上,同时能有三个舂捶被并行安装。

    这样一来轴承的强度将接受很大的挑战,他花大价钱买来的铁桦木轴承可能只够用几个月。

    可李星洲不在乎,他现在是孤注一掷了,只要石墨能投入使用,他甚至可以用高碳钢柱来替换轴承,到时候别说几年,一辈子都用不坏,物理性质还比木质轴承不知要优秀多少倍。

    在许多人围观下,他设置卡槽,只有当舂锤后端放入卡槽中后,舂锤才开始工作,否则平时都是轴承自己传动。

    大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设计这样的锤子,这东西用来舂米,只怕直接舂成米粉

    在李星洲亲自指导下,几个家丁将舂捶后端依次放入卡槽中,利用杠杆原理,伴随着瘆人的咯吱声,三个一百多斤的铁制舂捶直接被高高举起,足足到离舂槽一米多的地方,后端脱开,然后重重落下,和下面的金属舂槽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

    周围人都看得啧啧称奇,好几个老工匠十分欣慰,他们做了这东西这么多天,现在终于见它动起来,自然满满的成就感,其实看到图纸时他们就能大概猜到世子的意思,只是没想到还真能这么用。

    李星洲连忙把准备好的精炼石墨块放上去。

    石墨硬度不大,在一百斤的铁锤下,开始逐渐粉碎,飞溅的碎屑被凹槽两边挡住,都回落成了黑色小块,这正是他想要的!

    “世子,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月儿提着茶壶,像只漂亮的蝴蝶,在他身边飘来飘去道。

    李星洲用黑乎乎的手在她鼻尖点了一下,小丫头一脸嫌弃的跳开。

    “这些啊,是宝贝,比真金白银还好的宝贝。”李星洲看着散碎的黑色石墨道。

    石墨矿本来早就存在,可国内直到十九二十世纪才开始开采,国外也是在十八世纪左右才发现这种东西的妙用,欧美大国一发现其物理化学性质之后,立即将其列入国家战略资源,保护和限制开采。

    因为它真的是一种改变世界的东西

    所以人类欠缺的从来不是什么资源,而是知识。

    月儿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李星洲也不解释,经过水力捶击碎的石墨矿虽然体积已经很小,但还是达不到他想要的要求,还需要人工研磨才行。

    正好这时水力驱动这种新鲜东西引来众多人围观,李星洲趁此机会发出通告:

    府中家丁、护院女眷,还有工匠女眷,如果闲来无事可以到王府做工。

    所做的伙计也非常简单,每人自带杵臼(一种用于研磨香料和药材的工具,杵是椭圆的柱体,臼是容器,多为石制或铁制),到这岸边来,将这些黑色细石块研磨成粉,每磨一斤便给一文钱。

    李星洲敢这么做是因为石墨无毒,不会对众人造成伤害。

    这下所有人都轰动了,一斤一文,那一天研磨二十斤,岂不是给二十文了!

    一下子人声鼎沸,所有人都挤着上前抢着报名,毕竟这个时代女眷能做活的地方本就少之又少,哪家没有几个无所事事的人。

    李星洲没想到反应这么积极,于是赶紧将严毢叫出来,把事情都甩给了他,让他记录登记,也让他负责工钱发放,毕竟他是王府总管,账目都是他在管的。

    不过这事也给李星洲一个启示,他都忘了,市场经济才是王道,计划生产虽然能作为短期内必要措施,可长此以往必然会影响人们劳动的积极性,导致团体内部的拖沓和低效率。

    李星洲随即想到,看来王府也需要逐步做出些改动。

    特别是众多工匠,还有火药生产的部分,之前因为考虑到这两样都是战略资源,所以便以计划生产的模式推行,看来需要慢慢做出些改变才行

    下午,德公再次来了,又催促他手雷的事情,让他快点准备,早点面圣。

    其实手雷李星洲早就做好。

    他最近在做的是手雷点火装置,因为他突然想到,弹簧这种东西,如果单一生产确实成本大,不划算,可如果说服皇帝,让工部调动大批工匠、工人来生产,那么成本瞬间就下降了啊!

    而且如果一直使用点燃式,如果遇上恶劣天气怎么办,所以他准备做出几个样品出来。

    弹簧也是改变世界的一种发明,这种不起眼的机械结构能够做到将动能转化为弹性势能,然后再次以动能的方式释放。

    是最简单却最实用的机械构造,它的制作并不复杂,在李星洲画出图纸后,王府工匠们很快就想到办法做这种小东西。

    当然他们的办法却也不简单,工匠们一开始并不理解到底什么是弹簧。

    好在李星洲记得天工开物中记载过针的制作方法,便先让工匠们按做绣花针的工艺制作,用条铁一根,加热成半流体状态,然后在两端开眼,不断抽拉成细长条,然后卷裹在半径很小的铁棒上,然后淬火。

    可惜的是一开始材料韧性不够,经过淬火之后经过几次压缩,瞬间就折断了。

    之后李星洲又令他们换熟铁条尝试,虽然加热过程难了许多,可这次果然成功了!

    做出来的弹簧韧性很好,经过几次测试都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