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九、青玉案
    诗语见李星洲向着自己走来,一下子有些紧张。

    诗语面前的矮案上正好有笔墨纸砚,她明白过来,想推开,可已经来不及了,那家伙在一干人等着看好戏的眼神中站定她跟前。

    然后对李环道:“算了,你也不专业,让诗语姑娘给我研墨吧。”

    瞬间所有目光汇聚在她身上,诗语气急,她明白许多东西已经说不清了

    气归气,她还是老老实实也磨墨,铺纸,这种场合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那皇孙李环、马原、参吟风、曹宇、宝园和尚还有众多学子都也围靠过来,一下子,还矮小清冷的案前围了满当当的人,都等着看好戏。

    李星洲不说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令她十分不舒服,一下子想起他对自己的种种恶行,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发火,赶紧避开。

    那边李星洲用毛笔沾了沾,然后又转了一下,提笔开始写了。

    众人都盯着,诗语也忍不住回头。

    “青玉案”旁边距离较近的参吟风轻声念出来。

    诗语有些惊讶,原来这禽兽的字那么好看

    她从未信过李星洲还会诗词,有才学。

    理由倒也简单,李星洲不为世俗框框条条束缚,而且极有心机,光是这些或许可以说成是天赋秉异,性格使然,可她知道,很多东西都是要学的。

    这世上本无难事,可绝大多数人不是不会,而是不学。不会只是暂时的,不学却会影响一辈子,心无求学之念则终日碌碌无为。

    而这学可不是书呆子读书,可学的东西多的是,为人处世的手段就是其中一种。李星洲既有如此心机手段,又胸有沟壑,哪会有时间舞文弄墨,咬文嚼字呢。

    不读诗无以言,学写诗作词自然讲究天分才学,可即便再有才,要是不知古籍典故,不懂字句词语,不会词理诗韵,如何作词,而这些都需要大量时间学习,她不信李星洲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一通百通,一点就会。

    “你别念,让诗语姑娘念。”李星洲突然淡淡道,话虽平淡,可却掷地有声,说辞没有给人反对的余地。

    这话对参吟风可谓十分不给面子了,可对上李星洲的眼神,之前还在她面前大骂世子的参吟风也连忙点头,拱拱手后退小半步。

    那禽兽目光转向她,诗语心跳顿时慢了半拍,这人想干什么

    她行礼然后站起来,看他接着下笔。

    词牌已经出来,李新洲手中笔如行云流水,不一会儿第一句就出来了。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诗语忍不住跟着念,第一句才出,低声议论,窃窃私语的声音小了许多,很多人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诗语有些惊讶,光是第一句,盛事景象,大气铺开,让她心中一震。

    这这真是那横行无忌,阴险狡诈之人吗?

    来不及多想,那边李星洲手下之笔并未停歇

    诗语紧紧盯着,也跟着念出来:“宝马雕车香满路”

    这句一出,许多人彻底古板说话了,诗语也觉得惊艳,这禽兽这混蛋,自己当初还以为他是买诗的,没想他真有才学

    诗语跟着他手中笔,转了个方向,众人连忙为她让开路,只有面色难看的李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不得已只好绕开。

    那苍劲有力的字还在笔下不断写成

    诗语跟着念出来:“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写到这,李星洲微微停笔,上阙已成,全场寂静。

    诗语心中惊讶叹服,忍不住又念一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周围有人情不自禁小声叹道:“好啊,实在是好!”

    他这一句引得无数同感,许多人都跟着微微点头,气氛和刚开始的等着看热闹截然不同了,已经在寂静中产生微妙的变化。

    大多数人目不转睛,就等下阙,这种时候也没人敢打扰李星洲,怕断了他才思。

    上阙短短几十字,已将上元盛景写得淋漓尽致,那下阙呢?

    众人期待着,大气不敢喘,那混蛋却看向她,嘴角是熟悉的坏笑,然后便不假思索动笔了。

    一众目光瞬间汇聚纸上。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诗语念出来,这一句,已从上阙繁华盛世,光影摩挲中脱尘俗而出。

    可不知为何,诗语总有些别样的预感,心跳微微有些加速笑语盈盈暗香去啊,这混蛋果然是个登徒子。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最后一句念出,诗语感觉自己心跳完全停住了。

    思绪有些恍惚,直到身后有人小声提醒她,她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全词一起念了一遍。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一念完,外面挤不进来,看不见笺纸的人也终于听清了。

    周围只剩下一阵阵轻叹,众人都在默默回味,慢慢品读,不一会,小小的桌案边,都被“好啊”“实在是高”之类低声细语充斥

    靠得最近的几个读书人都后退几步,然后向李星洲长长作揖,那混蛋倨傲,也不回礼,只是点头。

    在场只有皇孙李环的脸色很难看,时不时有人将目光都汇聚到她身上。

    世子为何让她磨墨,又为何只让她来念词呢,再看那一句全词点睛之笔“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词看似有许多解释,上阙书尽繁华盛景,下阙却脱出尘俗,入世脱俗,不过如此,只怕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词本身却在大气磅礴中意外的舒缓委婉,意境深远却缥缈难寻,有诸多遐想和解释。

    可想到世子写词前的种种举动,大家似乎都明白什么,目光若有若无的汇聚在精致打扮,美艳迷人的诗语姑娘身上。

    一旁参吟风也黯然失神,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退出人群。

    毕竟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却始终不见,突然下个刹那,回首往昔之时,竟然发现,一直苦苦寻觅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只是从未发现。

    多美的意境

    许多人开始遐想翩翩,又联想到以前李星洲对诗语姑娘死缠烂打的谣言,若有若无的事情被勾勒出来,让人忍不住想起

    诗语心跳几乎跳停,她想让自己脱离若人群冷静一下,怎么能受那禽兽的影响,可众人目光时不时总汇聚在她身上,她根本无法抽身。

    “你帮我递送上去。”李星洲对她道。

    她不由自主便点头了,众人簇拥中,那词被递上高台

    之后自然是顺理成章,便是稍微懂诗词的人也知道,这词高到了何种程度,许多人都不敢评了。

    宝园和尚,参吟风,马原的词根部望其项背也难。

    “词自然你唱,不过本世子以后去找你,你不得拒之门外,也不得不从。”隐约间,李星洲临走前的话在她耳边回荡,一如既往蛮不讲理。

    她不知自己当初如何回答的,总之大概骂回去吧,应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