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把、挑衅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午夜之后,远处灯火璀璨,爆竹烟火此起彼伏,诗会上觥筹交错,声音纷扰繁杂,已然快到尾声了。

    众多才学之士中,宝园和尚被众人围住,有些拘谨的谈笑着,直到现在,再没人能高过他一句“照佛有余长自照,澄心无法便成澄。”魁首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其它人这时候也只是在兴高采烈谈论今晚的诗词和传闻,大多都在说宝园和尚和殷殷的事,都在期待那是另一段动听的才子佳人故事。

    既然宝园和尚是魁首,那么替他唱词的殷殷十有八九也是今年花魁了。

    诗语再没什么期待,只盼着早点结束,她突然觉得好累,看向另外一边,李星洲那禽兽带着几个女孩也准备提前离开了。

    可就在这时,远处人群分开了,诗语后知后觉,然后就远远看见一个衣着华贵,身着紫服的公子在众人簇拥下匆匆入场。

    所到之处,众人都连忙行礼,他径直穿过人群,竟然是冲着李星洲去的,人影摩挲,光影交错,诗语看不清那人的脸,却听他用热情豪迈的声音的招呼道:“堂弟真是巧啊,没想你也在诗会啊。”

    之后她便听不见了,声音嘈杂不清,人影纷乱,视线也被遮挡。

    “诗语姐难道不知,那位便是当今太子殿下嫡长子李环公子,那可是天大的贵人。”殷殷得意道:“不过说来也是,皇孙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小妹也只是有福见过两次。”她得意的说。

    那边诗语隐约听见李星洲的声音,她这几天听多了那禽兽的话,自然敏锐。

    他似乎在推辞,说什么还有事,不能久留之类的,话话还没完,那李环好像不让他走。

    接着又说起来,过了一会儿,似乎李环出声了,周围人不敢插话,都安静下来,诗语终于听清楚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李星洲和李环在说什么了。

    “堂弟一身才学,当初梅园中《山园小梅》技惊四座,惊艳全场,无人能及,我现在还记得那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实在妙极。

    今日难得元宵佳节,又齐聚一处,何不留首大作,以便我等瞻仰,哪怕一词半句也好。以后出了诗会,提及今日之事也有谈资,如有荣焉。”

    “皇孙说得有理”

    “是啊是啊,世子便不要藏拙了。”

    “君子坦坦荡荡,世子便做一首,我等也脸上有光啊。”

    “”

    周围众人起初可不敢说这些话,可现在皇孙打头,他们也连忙跟着说起来,而且各个面上带笑,表现得十分友善。

    可在离开那边比较远的地方,比如说诗语所在的看台之下,一小片人却小声议论着。

    “呵,李星洲才学只怕假的吧。”

    “那是自然,不然今晚诗会他早就该写了”

    “话不能这么说,说不定”

    “十有八九是假,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

    看着李星身陷囫囵,诗语有些幸灾乐祸,也看起好戏来,她倒要看看,那混蛋如何应对。

    只听他说了几句有事在身之类的话,可那李环并不想放人。

    之前众人没人敢如此,只因为他是皇孙,可现在李环也是皇孙,一个太子之后,一个亲王之后,两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