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七、跌宕起伏
    李星洲身边的几个女孩她认出一个,因为往年在诗会上见过,京都第一才女王怜珊,也是当朝宰相王越大人孙女。

    她总是那么光彩夺目,可现在却安安静静坐在那禽兽身边,完全就是羞涩的大家闺秀,那混蛋不止手段狠辣,就连骗女人也有一手。

    下方才子才女三五成群,谈诗论词,时不时就有人站出来,拱手彬彬有礼说上两句“小生偶得一首”、“有了有了”或是“这样写如何”之类的话,然后便念出自己思考许久的词句,引来一阵吹捧和品评。

    如此,陆陆续续总有词作被送上高台。

    咏月阁不比外面,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敢往上递的,若是闹了笑话,要被全京城嘲笑的,而且这些都是小事,重要的是还会在权贵长者面前丢脸。

    名声是可以当饭吃的,这句话半点不假

    接下来的人送上诗词也没什么亮眼之作,无非几个学问大家念念也就过去了,没有让她们唱的必要。

    在此休息期间,殷殷看向她这边,小声道:“诗语姐姐常去大官府邸吗,哎呀我在说什么呢,小妹失言了,你怎么会常去呢咯咯咯。”

    “圣人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小妹觉得也是如此,我们这些人再厉害又能如何呢,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记得旧人哭呢,是吧姐姐。”她故意加重“姐姐”两个字的发音。

    诗语心里十分厌恶,可她说得总归有些道理,她今年已经二十了,而且还被李星洲那禽兽坏了身子,是真正的残花败柳,人老珠黄,想着想着心中不由有些凄然

    那边殷殷还在低声向自己炫耀她被京中那些大人物恭请到家中唱词的事情,诗语没打断她,也没戳穿她。

    她哪会不知,像她们这些人,若被逼不得已请到官僚府中,那便不是卖艺,十有八九是卖身了

    她不戳穿殷殷,不过是因为大家同为沦落无奈之人,何必苦苦相逼,互相伤害,殷殷只是太年轻罢了,还看不懂她们所处的境地。

    而诗语心中,此时却感悲戚,就在这时候,脸色不好的参吟风也来了。

    他也作一首词,不过应该是早有准备的,因他不假思索便写好了送上高台,果不其然,是今晚第二首上佳之作。参吟风看向她的脸色不好,只看她一眼,然后便将自己倍受赞誉的词递给殷殷去唱了。

    诗语微微有些失落,但有些事不能强求,她只觉得今晚坐在这就如同煎熬

    之后曹宇,田启玉也将那天他们写好的词送上高台助她一臂之力,可始终和参吟风还那首咏盛事以吟志向的词差了很多。

    诗语深感无力,也十分无奈,最令她难堪的是还要让李星洲那禽兽看她笑话。

    每次回头,他都津津有味看着这边,让她十分不自在。

    可就在这时,转机突然来了,一直坐在李星洲身边的京都第一才女王怜珊也呈上自己的词作,陈钰大人等众多高台大人大都很赞赏,给出今晚前所未有赞誉。

    诗语起初以为是顾及当朝宰辅之面,可当那词真念出来时,顿时连同为女子的她也惊叹不已,世间真有如此才学的女子,虽为女儿身,才气却胜过参吟风,马原等人了。

    可最令她惊讶的是,如此天之骄女,却将写有娟秀字迹的笺纸交到她手中。

    “有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