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六、明争暗斗(大章)
    李星洲人高马大,这些文弱书生自然挡不了他的路。

    有时人就是这样的,有教养固然是好事,可若经历得少,应对手段不到位,教养反而会成为弱点,真正明白所谓教养不等于弱势,能做到将教养融入圆融于为人处世的人不多。

    他也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所以说睚眦必报什么的自然合情合理。

    几个人还没说话,何芊已经站起来告状:“这人叫马原,那个叫付玉中生,还有”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众人见何芊这样,逐渐迟疑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拱手道:“请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李星洲脸色十分不好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遵信李,大名星洲。”

    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那问话的文士这下吓得腿颤抖,连连后退几步:“世子恕罪”

    “想说什么你都不知道?”李星洲打断他,然后扫视众人一眼,这时这些人也终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潇王世子,京中恶霸,还是王怜珊的未婚夫!

    好几个一下子吓得说不出话来,那罪魁祸首马原倒反应快,连忙尴尬一笑,慌乱道:“哈哈,原来是世子啊,世子大驾光临在下实在”

    李星洲抬手制止他接着说:“多说无益,我的大名你们知道了,你们的名字我也记住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请便吧。”

    他这话一出,顿时在场的好几个学子都吓得面如死灰。

    那马原也慌了,赶忙道:“世子必是误会了,此事在下不过是和王小姐开几句玩笑而已,绝无它意,世子想必是想错了,在下哪敢”

    李星洲盯着他,冷冷的道:“我最近在开元府当值,里面被抓的犯人没有一个不喊冤的,人就是这样,总要犯贱了才知道害怕后果!马原,好名字,我记住你了。”

    “世子世子误会,误会啊!”那马原高声道,声音开始颤抖,居然快吓得哭出来了。

    李星洲根本不理他,他不是什么善类,说到底他以前就是所谓人渣中的人渣,只不过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后想与人为善,所以一直有所收敛。可现在这马原触碰他的底线

    他不理惶恐人群,带着两个小姑娘转过案角,直接坐在桌边。

    好几个胆小的趁着这机会慌忙后退,可面色始终不好,毕竟在他们眼中,李星洲可是连当朝翰林大学士都敢打的人!

    那马原吓得失魂落魄,被人悄悄扶了回去。

    “你真准备报复他们?”何芊唯恐天下不乱的凑过来问。

    李星洲一笑,将低着小脑袋不敢抬头的阿娇拉过来靠在怀里:“当然,敢欺负我媳妇,他们简直没死过,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恶心。”何芊掐了他一下。

    阿娇把脸埋在他胸口,害羞得不敢抬起头来了。

    “你难不成也想来写诗作词。”何芊又问他。

    李星洲点点头:“像我这样名满京都的大才子,来写几首诗,作几首词不是理所当然。”

    何芊白了他一眼,想要反驳,可又想到当初他给自己写诗出口成章的情景,一下子居然觉得这混蛋说的是真的

    “哼,臭美,还大才子呢,我刚刚还听那边有人说你抄诗呢。”何芊指着对面的坐席道。

    其实这时候诗会已经开始,时不时有人会将写满字的笺纸送到高台上,然后上方之人便念出来,再品评几句,只不过并不多,等到花船入了咏月阁才是诗会最高潮的部分。

    阿娇这时也羞答答的给他还有秋儿月儿倒上茶水,桌安上摆着精致的点心和小吃,月儿眼巴巴的看着,李星洲好笑的摸摸她的小脑袋,这小家伙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想吃就吃吧,不过少吃点,小心肚子又疼。”

    月儿两眼放光,连连点头然后高兴的吃起来,这咏月阁准备的可都是高档的点心和小吃。

    何芊一见他来,话也多起来了,叽叽喳喳说起来,不多说的都是与诗词无关的事,与满场的之乎者也完全不符。

    那边阿娇终于从羞涩中摆脱出来,小姑娘很有趣,从害羞的状态回神居然需要很长时间,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李星洲见她和另外三个丫头说不到一处,就问她在场的人。

    这果然是她擅长的,一一给他指认介绍起来,什么京中才子,天子门生,还是理学大家,名门之后,她都知道,如数家珍,远远的给他介绍。

    说到远处独坐角落的和尚时李星洲来了兴趣,因为那和尚看起来神情紧张不安,和周围格格不入,大家都在三五成群吟诗作词,只有他一个孤孤单单的,也不跟人说话。

    阿娇告诉他那是宝园和尚,还给他讲了关于宝园和尚的传说,听起来确实挺有传奇色彩的。

    词有人写,有人评,自然要有人唱。

    每年唱词的无非就是京中几个头牌大家,而且哪位才子词好,便可请自己心仪的大家唱,这时候唱词人未到,虽也有单纯想证明自己才学,博得名声之人先行送词上台,可始终不多。

    大概过了一个半时辰,远处灯火明亮,装饰华丽的花船终于出现在街道那头,不多久便要到咏月阁了。

    “诗语姑娘请再考虑一下,只要你点头,我便能带你离京,在下知道你身处其间必有许多不得已之处,有难言之隐,可我不在乎。”身边的公子诚挚道。

    “我爱慕诗语小姐已有好几年,可在下爱慕的不是姑娘容颜,也非姑娘才学,独爱诗语大家为人处世的方式。”

    “我参吟风虽不是什么位高权重之人,但也是参家来日之主,我不希望心爱之人一无是处,只是好看的摆设。”他拱拱手道,说辞真诚。

    诗语静静靠着船栏,花船不是每个人都能上来了,若上来了必然是有大本事,或有很多钱买通衙役

    参吟风她听过,也见过,他几乎年年都会来京城找她,两人也算半个朋友。

    他话说得真诚,而且的确,对于她这样的女子来说嫁入富贵人家本就是最好的结果,若是以前,她说不定就答应了。

    可是现在

    那张禽兽的脸在脑海中闪现,诗语打了寒颤,然后连忙摇头道:“多谢参公子好意,可惜不行,公子为我着想,却不知我难处,有些东西不是区区你我二人可以改变的。”

    见她这么说,参吟风捏紧拳头,船边风声呼啸,过了许久他才缓缓道:“比如说李星洲。”

    诗语讶然,她未曾想到参吟风居然知道。

    “果然传言是真的么”参吟风咬牙低声:“我一进京城,就听传言说京都大害李星洲看上姑娘,时时骚扰,还”

    “参公子不要说了。”诗语打断他,静静看着远处绚丽灯火:“参公子既然知道,就请回吧,那李星洲绝非等闲,手段狠辣,陷身其中只会拖累了你。”

    诗语见他脸色不好,也不准备多说,这时他却突然抬头道:“诗语姑娘,跟我走吧,今晚我们连夜就走,只要到了江州,就算李星洲也不能拿你怎样。”

    诗语对他的执着有些惊讶,但还是摇摇头。

    世人根本都不了解李星洲,都认为他只是个没脑子的混蛋,可她却知道那家伙和传言中完全不一样,远远不止于此,是她见过最危险之人。

    又想到他将卖身契轻描淡写交给自己时的从容和胜券在握,诗语更是心底笃定她走不了了

    “为什么,难道我还不如那什么狗屁世子?他或许比我出生高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