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三、文治盛世
    “世子,吃了你的烤地瓜,我的糖葫芦都酸了”月儿一脸委屈的说,好像全是他的错似的。

    李星洲好笑的为她抹去嘴角的地瓜渣子:“哈哈,好你个小丫头,自己嘴馋还能怪到我头上,你要是先吃糖葫芦再吃烤地瓜不就完了。”

    “都怪示指让”小丫头嘴里塞着地瓜,含糊不清的说。

    李星洲差点笑喷,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不过就此看来,月儿倒是没有鸟笼逻辑,因为自己根本猜不透她的清奇脑回路

    带着两个小丫头一路吃一路看,连着逛了好几条街,月儿依旧生龙活虎,可他却累得要死,叫住两个丫头还有两个护院,进了旁边的一家茶馆歇一会儿。

    之所以带着护院一是为了安全,毕竟他是李星洲,二来则是怕两个丫头东西买多了拿不动。

    “小二,两壶清茶,来一碟瓜子,一碟茴香豆,一碟黄桃蜜饯。”李星洲一边说一边坐下,也让站着的两个护院坐下来,元宵之际,这小小的茶馆也熙熙攘攘。

    秋儿和月儿还在兴奋谈论一路所见所闻,一旁桌椅上坐满各种人物,其中长衫短打,手执纸扇的文人墨客很多。

    比起中秋家人团聚,一起吃饭,赏月、拜月,上元则更像是盛事画卷,书尽景朝繁华。舞龙舞狮,花船游城,逛街市,猜灯谜,烟雨楼台,夙夜不鸣不休。

    即使皇帝十几日前才出遇刺之事,可今夜依旧不禁宵。

    说到景朝盛景,那必是绕不开诗词文墨,书卷气息了,及尽奢靡,纸醉金迷之下,裹挟着文治盛世,文悦武嬉的风气

    就是在这小小茶馆也如此浓郁,才坐下就听旁边有人念道:“月华灯影光相射,还是元宵也。绮罗如画,笙歌递响,无限风雅”

    “好词,贝兄好词啊。”

    “诸位过奖了,近日偶得之作,今晚便想献到芙梦楼画船之上,求得诗语佳人回眸啊。”

    “哈哈哈,依我看贝兄这词定是魁首了。”

    “哈哈哈哈,见笑见笑,借诸位吉言,借诸位吉言。”那书生得意的拱拱手。

    月儿盯着他,闷闷不乐道:“芙梦楼世子最近不是天天往芙梦楼跑么。”

    “噗”李星洲嘴里茶水一下子喷出来,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小丫头吃醋了。”

    “没没有,哪有,我又不是,月儿才不是妒妇呢。”她才说完,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下子整张小脸都秀羞红了,都得在座的人都笑起来。

    另外一边,书生们也说到别处。

    “哈哈哈,刚刚也不过玩笑,话虽如此在下有几分水准还是自知的,不知诸位觉得今年魁首会是何人?”

    “我看不过就是谢临江,曹宇,马原等人吧。”

    “我看是马原,听说谢临江去了江州不在京城。”

    “是吗。”

    “非也非也,没听说鸣音寺的宝园和尚也来诗会了么,那宝园我可去过,墙上诗词也读了,确实天马行空,意境超凡脱俗,非常人能及,才气实在是高啊,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