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零一、古人都这么皮的吗
    狗屁殷殷

    参吟风心中不屑,表面依旧客气的说:“自然不是,我看马兄钟意殷殷姑娘,尽可放心,君子不夺人所爱。”

    “哈哈,是吗”马原情不自禁笑起来,又连忙掩饰笑意,以至面色古怪。

    参吟风还是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将眼前之人看低三分,他脑海里忍不住想起那张迷人的脸来。

    “哈哈哈哈,我倒觉得殷殷姑娘更漂亮些,唱词也是京中一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马原还在滔滔不绝的说,参吟风却根本没听,那些凡俗女子,舞弄风骚,卖弄姿色,不过高级一些的娼妓罢了,怎么可能和他心仪的姑娘比呢。

    他又忍不住想到几年前的会面,那女子谈吐自然,应对得体,桌宴之间总能镇定应酬,体察人心而不骄纵,洞若观火而不逞能,总是默默将局势掌握手中。

    他曾经也是爱好风月之人,流连花丛之间如此之久,可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奇女子,那时他便知那就是他梦寐以求的贤惠妻子。

    能识大体,能理事,能懂人情,而且容姿美艳,倾国倾城。

    不出几年,他就是参家家主,他可不想自己的妻子是个好看的花瓶,华而无实。

    自此他每年都来京城,那宝船他何止看了一次,他想着为心仪女子赎身,然后娶她为结发之妻,共掌家业,可每年都是同样否定的回答。

    年年来,年年想了各种办法投其所好,重金送礼,为她写诗作词,可都是无疾而终。

    或许她有所羁绊吧,参吟风这么想过。

    然后便想到她年年都是花魁,兴许她是舍不得花魁这名头呢?想到这心里有些不好受,他喜欢的女子怎能整日想着抛头露面,取悦别人为生计呢。

    不过他还是想到了方法:如果她不是花魁了,无牵无挂,就该与自己走了吧。

    所以他今年又来了,不过这次他没去芙梦楼,而是上了金玉阁。

    “参公子想必准备好今晚大作了。”

    “啊?哦,确有拙作,哈哈。”马原的话将他从思绪中拉回,远处的宝船已经被上百个纤夫拖着逆流而上,逐渐远去。

    “到时在下只怕要大开眼界了。”马原笑呵呵的说。

    参吟风不想与他多说话,只是点点头,可马原这个书生根本不明白,还接着道:“也不知那宝园和尚搞什么鬼名堂,将自己关在楼上,还自作清高不与我等说话,我看十有八九名不副实,否则何必如此胆怯。”

    参吟风只是笑笑,他对和尚的事情不感兴趣,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而且胜券在握。

    “唉,今年这诗会真是无聊,想当初在京城之中也就谢临江一人勉强能本公子争锋,如今他远去江州任职,没了对手还真是寂寞,殷殷姑娘的花魁已是胜券在握。”他故作姿态,一副难过的样子摇摇头道。

    参胜实在受不了他,拱手称想要如厕,借机离开了。

    “宝船先过金玉阁,然后还要过铃兰地、倚栏轩才到我们芙梦楼,到时便由皇孙,曹兄,还有我上前献这几首词,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