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九十七、花魁
    “卫川,明日你再去王府一趟,好好请教一下世子,关于童冠之事到底该如何。”冢道虞揉着太阳穴道。

    他是没有办法了,而且以他多年对羽承安的了解,其人一旦认定某事不行,必会坚持到底,只能从童冠身上下手。11而且若童冠支持改军制,那么有个羽承安反对也无法阻碍大局了。

    卫川为难的挠挠头:“将军,明日是元宵,世子只怕不在家中吧。”

    “哦?原是元宵佳节啊”冢道虞点点头:“那便后日吧。”

    “元宵啊,今年也一样,去听雨楼买两瓶将军酿,既是元宵,便饮好酒吧。”

    卫川点点头,心中微微有些不是滋味,每年元宵将军府中都只是大将军一人而已,亲眷子女都不在

    “曹公子好词,有曹公子的词,只怕今年魁首又稳了。”诗语笑语盈盈道。

    芙梦楼三楼雅间。

    红木门窗,华贵羊毛地毯,精致的黄花梨桌椅,高贵奢华,案桌上摆着笔墨纸砚,坐的是几位京中比较有名的才子和才女。

    其中就有曹宇、晏君如、皇子李誉,而长相普通一些,胡服挂玉的女子叫田启玉,是诗语好友,也是田家小姐。

    长相精致,瓜子脸,身材纤细,看似弱不禁风的则是李誉的正妻末允琉,在跟李誉成亲之前,她也是京城知名的才女,不过因家中安排,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嫁给皇孙李誉。

    又到元宵诗会,她自然也高兴的想要参与进来,而且她发现自己夫君虽是个纨绔子,可却比许多人更好,他不在乎什么夫子说的女子不得抛头露面,也不拘泥于那些迂腐的规矩,这才使得她能参与其中。

    曹宇拱手道:“诗语姑娘说笑了,我这才情比起谢兄可差得远了,而且听说今年金玉楼也有贵人相助,重金请到马原公子为他们的头牌殷殷姑娘写词。那马原在京中可是曾与谢兄齐名之人,若他出手我们需小心谨慎才是。”

    晏君如也点点头,无奈道:“是啊,可惜谢兄去江州任职了,不然谢兄若在,哪里轮得到我等滥竽充数。”

    说到这,田启玉脸色不好起来,埋怨道:“他倒是去得轻快”

    “咳咳,田姑娘也莫怪谢兄,家中安排他也是迫不得已”宴君如赶忙道。

    “对啊对啊,君臣父子,谢兄也是无奈之举啊。”曹宇也开口圆场。

    李誉这时候插嘴:“不瞒你们,那金玉楼背后相帮的贵人之一就是我长兄李环,他们请的人可不止马原,还有江州来的叫什么参吟风?江对岸鸣音寺的宝园和尚,总归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物,我虽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可定不会简单就是。”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曹宇皱眉道:“宝园和尚我知道。乃是一位狂士,本是京南大族之后,可年纪轻轻却在鸣音寺出家,负责看守寺中桃园,他才情了得,每有妙语或诗词,就刻在桃园中墙壁之上。

    久而久之居然满园皆词,众人奇之,许多人逐渐慕名而来,只为一睹他的诗词,鸣音寺因此香火旺盛,他看守的桃园也成了寺中宝地,之后大家便都呼他做宝园和尚了”

    “还真是个秒人。”李誉道。

    末允琉恩爱的抱着李誉手臂说:“只是不知他们到底如何请来这宝园和尚的,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