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九十四、祸起
    福安不说话,静静等着皇上看那词句,这些日子来他明显感觉到皇上气色精神都比之前好多了。

    他虽只是贱奴,却与皇上相处最多,心底感同身受,多少有些不忍,在外人看来陛下或许高高在上,手握天下,无人敢违逆。

    可在福安眼里,陛下除去至尊之躯,还是个花甲之年,天天操劳忧心,子女孙儿都怕他的孤单老人。近来好不容易有不怕他的潇王世子,他表面为维护尊卑次序而生气,心中其实是高兴的。

    正在这时候,有个小太监轻手轻脚走进来,在福安耳边耳语。

    福安上前道:“陛下,盐铁使鲁节求见,已在门外候着。”

    皇上皱眉:“他这时来能有何事?”

    “那老奴这就让他回去?”福安问。

    “罢了,最近诸事不顺,烦扰颇多,在此关头万事不可大意,让他门外候着,朕这就去。”小太监领命出去通报,皇上在宫女伺候下披上保暖风衣,才缓缓出门,福安连忙跟上。

    门外是一片小花园,园中绿竹茂密,小亭里鲁节已身着紫色官服,手执奏折等候多时,鲁节五十多岁的模样,国字脸,手指指节很大,长满老茧,毕竟他乃盐铁司首官,会匠人活计。

    见到皇上出来,他先恭恭敬敬的行了礼,然后才道:“陛下,臣今日来有事禀报,但又不知当讲不当讲,可职责所在,臣不说心中难安,若说了反而触怒陛下,还请陛下恕罪。”他说着再作揖。

    皇帝皱眉,吐出几个字:“有话就说。”

    “遵命!”鲁节这才直起腰来:“陛下,按景朝律,全国上下铁石、生铁、熟铁买卖都需我盐铁司详录出入,以便查证,以防异动,最近最近”

    说到这福安见他脸色为难,似乎有所顾虑。

    皇上本就受叨扰,此时见他婆婆妈妈,脸色更加不好,说话语气重起来:“有话快说,你堂堂盐铁使,朝廷二品大员,有何事不敢开口,何至于此!”

    “是!”鲁节咬咬牙道:“最近盐铁司在录大批铁石从北方江州一带顺流而下,从水路进入京城,这本也是常事,每年春耕百姓需新农具,铁用量大些正常,今年不过比往年多了一些。

    可今早今早我司通知参胜提醒下,臣仔细查阅最近铁石出入记录,居然发现其中有三千五百斤铁石全部入了入了潇王府”

    话音一落,小小的花园安静下来。

    福安心中咯噔一声,感觉事情不妙,一下子忍不住想到当年被抄满门的亲王

    果然偷偷瞟了一眼,发现皇上的脸色难看起来,皇上平静的问:“三千多斤铁石,依你看能出多少斤铁。”

    鲁节低头道:“大概大概一千五百到两千斤左右,臣觉得世子或许或许是有其它用处,不过不过身为臣子禀报皇上乃是为人臣本分,毕竟这么多铁在京中还聚集一处,实在实在是”

    鲁节满头大汗,不敢再接着说下去,福安却心跳加速,他知道鲁节想说什么,这么多用处不明的铁在京中,还汇聚一处,实在太过危险!

    两千斤铁啊,那可以打造多少刀兵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