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九十一、博弈
    诗语咬牙看着眼前男人,她心中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去直面心底让她战栗的情绪,她害怕了

    恐惧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她明明能应付大多数情况,能轻松应对很多人,糊弄也好,迂回也罢,她有众多手段,从小便学来的。

    她自负天资聪颖,擅长学习,懂人情世故,知道什么叫进退有度,便是田妃好多几次召她唱词她也能应对自如,更不用说那些自负才学的才子或读书人。

    这些人说到底都是一样的,他们尊崇礼法,缚于礼,行于其上,牢牢抓住这点,不管他们身份地位如何,她总归能找到相处之道,顺其喜好而言行,不一会儿就能让他们高呼知己。

    可她偏偏一开始就拿李星洲没半点办法。

    这混蛋不像别人,第一次见诗语就发现他根本不尊礼数,不讲章法,恣意妄为,她所有的本事在李星洲身上用不上半点!

    时至今日,她才有些明白,那时或许那并非愤怒或无奈,更多的不甘和挫败感

    她从小时候被卖到司教坊,后被田家看中,进入芙梦楼,也将她束之高阁,尽心培养,凭借的的不只是什么天生丽质,或是才学洋溢。

    更多是把握人心的本事,可这些她引以为傲一生所学的本事,在李新洲面前不值一提,毫无作用。

    从未有人给她这样挫败感和压迫感,她不甘心,也不想认输,加之李星洲步步紧逼,让她毫无退路。

    终于,她找到一个机会,在她引以为傲的领域,以她最擅长的方式击败他!不只为报复,还为拿回属于自己的骄傲,为证明自己。

    她不信,即使不束于礼法之人,也定会有破绽,也会受到周围人影响。

    既然不能从他下手,那便从他周围的人下手,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李星洲不只是不尊礼法,不受世俗言论团缚,更是阴险狡诈,心机深沉,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在此之前从没人做到过!

    她对那混蛋了解不够,终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像李星洲这种不被世俗言论束缚,又阴险狡诈之人是最危险的!

    诗语这几天才慢慢明白过来,她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那禽兽自顾自喝着她的茶,然后将卖身契摆在桌上。

    诗语从未感觉到如此被动和无力过:“你想如何。”她努力镇定,不让自己落于下风。

    “皇叔已经告诉我,元宵一过我就可以带走你,到时卖身契在我手中,你就是我的人了。”他笑眯眯的道。

    诗语感觉自己快要崩溃,她能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那种命运被别人拿捏掌控的恐惧让她全身颤抖,最后她还是忍住了,语气微颤的道:“所以呢,你想干什么。”

    这种时候歇斯底里反而容易了,想要理智的去争取则需要更大的勇气。

    明知经历了那么多,发生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会有好结果,黑暗中看不到一线生机,破罐子破摔反而是最容易,清醒的去面对那悲惨的结果,要忍受难以想象的苦难。

    可诗语没有。

    她比任何人都要坚强,比任何人都要执着,或许毫无希望,可她从不是愿意顺从他人默默承受之人,她从小就学会抗争,从小学会自立自强,所以哪怕是人人畏惧,高高在上的潇王世子她也敢反抗,敢斗争。

    只是结局悲惨

    哪怕害怕得全身颤抖,想要流泪,可再来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