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九十、卖身契
    几日后,李星洲亲自查看了后山的火药作坊,在严申带领下,硝石干燥后直接在后山用于火药制作。

    这些天下来,王府后院中的仓库中,已经用干燥的木桶存放五十多斤的黑火药,他安排护院轮流站岗,一刻补得松懈的看护。

    因为酒灶已经完工,更多的人手可以抽调过来用于研磨碳粉等,让火药产量增加,可即便如此依旧是差强人意的产能,究其原因是硝石产量太低,可短时间内无力解决此事。

    另一方面,交了定金的妃子和贵人逐渐来取香水,李星洲一一奉上,再发一笔横财,可这只是短期因地制宜的方法,为了宣传,不是长期可持续的规划。

    他还需要更多钱,来实行下一步的计划,掌控国家动脉。

    城中的店铺才是长远计划,以后香水,高度酒,甚至王府南方河贯通之后的各种奢侈品都可以在那销售,而他需要一个掌舵人。

    那天晚上要不是他精虫上脑,酒后乱来,事情可能会容易很多。

    不过他向来不是什么沉迷后悔过去之人,前世是,现在也是。心有猛虎,老子是天下最大,谁也不怕,即使皇帝也是,只不过那份狂傲被年龄和岁月带来其它东西逐渐掩盖。

    可掩盖不得于消失,有些东西深入骨髓。

    他本就是个冷血而不择手段的人物,他想得到的自会想方设法,不择手段。

    前世手下有些弟兄也无法认同他的做法,可他就是他,他是李业,黑道冷血无情,冷厉深沉的老大,他是李星洲,骄横跋扈,肆无忌惮的世子。

    他是狼,或许披着羊皮,但狼始终是狼,他要做的事,不会让任何人阻拦。

    下午,从后山回来,王府一侧院子里,在固封带领下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始新一轮的粮食发酵。

    这时及其需要经验的东西,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能掌握,所以李星洲再三告诉固封,不要吝啬,也不要死守什么规矩,让他在家丁护院中挑八个人,好好跟着他学,倾囊相授。

    回小院后,调戏一会儿两个丫头,和她们一起吃过晚饭,带上诗语的卖身契就出了门。

    “你好好准备准备,曹宇公子已经答应到时为我们芙梦楼写词,那可是花上千两银子才求来的

    你别耽误啰,可千万小心

    若是今年失了花魁,到时家里可会不高兴的

    还有,上次那宴公子不是提过,你这装扮太浓,以后胭脂水粉少点”田妈妈唠唠叨叨的对着诗语说,可坐在对面的女子却双眼无神,心不在焉,也没怎么打扮。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见自己说半天,结果根本没人听,田妈妈不高兴了。

    诗语点头,呆呆的道:“听了,也明白了,到时我将曹公子的词一唱,事情就定了。”

    见她如此敷衍,田妈妈本想骂人,可话到口边又没出来,定定看了她一眼,然后叹气道:“那夜也怪我,若我早些察觉,就不会出那些事

    可不管身在何处,身为女人都不能自暴自弃,你要是不想救自己,在这世道,女人就是任由男人拿捏的东西罢了。”

    说完田妈妈也久留,干脆转身走了,临走前还关上门。

    诗语一脸懵逼,田妈妈是怎么知道的,她还以为那晚的屈辱无人知道

    这几天她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