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八十六、士农工商+滑轮组起重
    关二原本无名,家中位居老二,又叫关仲,家里都叫他关二,也被邻居街坊叫做“关铁匠”。

    今年三十多,是潇王府请的工匠之一,每天在王府做工已达一月多。

    王府向来要求不严,可不同以往,他今日起了个大早,连早饭也顾不得吃,披上蓑衣早早就出门往王府走。

    王府不愧是的王府,皇家院落,给的月钱也令同行们羡慕不已不说,自己在家中站直腰板,亲戚朋友也时不时会说他好话,这在以前可是没有的事。

    从小到大,年年月月,都听士大夫常说“士农工商”。士为第一,农为第二,工者下贱,商者重利轻名义,所以他在王府做工之前常常被人看不起。

    他种田的兄弟常看不起他,经常众兄弟聚会让他坐在下首,酒后还劝诫他工匠是下贱活,不可长久,不如早弃了大家一起踏踏实实种田,莫为几个臭钱失了身份,免得辱没祖宗。

    祖宗啊,他虽从未见过先祖,可先祖一词向来在他心中占据急剧重要的位置,家中父辈一提先祖,他便毫无抵抗之力,仿佛这世上最大的罪过莫过于“对不起先祖”五个字。

    先祖是谁?除去族谱上干巴巴的几个字,他毫无印象,便比之日日躺在身侧的婆娘还更加令他难以想象。

    兄弟劝解毕竟是一家人,话不出门,就当为他好,他也能忍,可有时邻家的孩子还会远远的在背后叫他“臭佬”,或是向他家中丢石子,他敢怒不敢言。

    景朝向来看不起工匠商人,当初父亲令他继任手艺之时已郑重说过,他心里有所准备,但准备并不充分

    妻子好几次气他窝囊,说他不敢反击,气得跑回娘家,可他却知这事没人会替他做主,虽心中怒火冲天,但只能忍着。

    他从小知道什么是“士农工商”,什么是尊卑次序,若逞一时痛快,最后谁都不会为他说话,街坊邻居也是,判官老爷也是,因为他是工户,在农户之下,到了公堂之上,自然矮人一头。

    判官老爷是这么认为的,京中众人也是,他若告状,先矮一头,能赢才怪。

    这就好比大家都认为商户就该消钱免灾,都习以为常,可却没人想过商户的钱就不是凭借自己本事赚取的吗?可怕的不是败了官司,可怕的是众人冷眼旁观。

    如此一来,他家虽比寻常人家好过一些,但他也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过了半辈子。

    直到朋友赵四找他,举荐他入王府做活。

    潇王府,初时他还有些不信,哪有贵人会要他们这种人,地位低下,又没什么名气。

    可没曾想王府不仅要,还许以重金,每月给的月钱都快比得上之前他半年的收入!

    听说他在王府做活,小孩也不敢在背地骂他,也没人敢往家里丢东西了,便是平时婆娘上街买菜也会有人多送几根。

    几个兄弟在一处吃饭再无人看不起他,劝他弃工归弄,甚至还让他坐首位。不再劝他回去种田,他走起路来腰杆直了,不需低声下气说话,不需见不得邻居,时不时会有人上门送东西讨好他。

    就是平时窄巷遇见了,别人也会问好让道,不让他难走路。

    现在轮到他扬起下巴,走路占两人的道了,这些天家中婆娘也高兴得不行,时不时四处走动,炫耀他的做活处。

    最令关二在意的是,那个京中人人叫骂的世子李星洲,不仅没看不起他们这些地位低下的匠人,还以礼相待,平时使唤也不摆架子,过年过节还给他们发了不少的钱,那些都不算在工钱里。

    在这世上除了老婆就没人待他这么好过。故此,关二一边感激,一边觉得想哭,也不知自己修得几辈子福缘遇上世子,心里总在想不管别人如何说道,他都会一直帮世子做活,只要世子不嫌弃他。

    今日之所以如此早去,是因为王府有大事,世子宠妾做出来据说能起千斤重物的神奇玩意儿。

    他身为王府铁匠,虽见过那世子宠妾,漂亮丫头的神奇之处,上次造门前地基时候,老布谷等几个工匠不过说了造多深,她就能说出要多少车砂石,到最后几乎丝毫不差,一下子惊呆众人。

    之后监督水轮地基,表现也令人敬佩,她不止熟知筹算之术,而且懂得各种老道匠人才懂的道理,比如暴晒之下沥灰容易膨胀开裂,早上铺设沥灰更好,以后不容易开裂,若是想要沥灰板结持久,需要加石料搅拌等等。

    就连他和老布谷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竟懂如此之多,毕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从哪知道那么多东西,莫非天生就会。

    可即便如此,有了种种神奇传说,他还是不信两人之力能起千斤的话,毕竟这太过夸张,如同怪力乱神之说,实在不可信。

    老布谷几人更是,他们是泥瓦匠,也是年纪最大的几人,他们想架设脚手架将水轮放下,这是他们干了几十年的活,熟能生巧,而且都以此为傲,看家本事。

    可偏偏这时世子爱妾跳出来说不需麻烦的脚手架,她自有办法,两人之力便可起重千钧!

    几人当然不信,若有办法他们会这么干了几十年?

    换句话来说,若真有办法,岂不是在说老布谷他们无能又蠢笨,用了这么笨的办法几十年。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不会认输的。

    所以今天老布谷为首的工匠都在等着看笑话,关二也是来看热闹的,他是铁匠,这自然不关他的事,他是来看热闹的。

    河边已经围了很多人,世子宠妾正指挥众人架起一个奇怪的台子,并用石块压住后端,他看得出有几个工人根本阳奉阴违,丝毫不想出力,所以做活进度一直很慢,他们大概也觉得女孩不过胡作非为,却害他们要卖力故而如此。

    女孩皱眉,他不是世子,对这种状况却也毫无办法。

    正在这时,嘈杂私语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世子来了!”

    接着有人陆续喊起来,关二心中一激动,想挤过去看看,可才想往前就被人推着后退,不知不觉已到河边,他本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