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八十三、鸿门宴
    苏州以布商闻名,自古就是富庶繁华之地,朝廷特地在此设府,为安苏府。

    不同于北方,苏州一带水榭楼梯,云烟蔽扰,建筑精致,色彩斑斓,女子温婉如玉,公子容颜俊美,处处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恬静意境。

    其中安苏府衙门坐北朝南,位立正中,富丽堂皇,层台累榭,四通八达,不愧是景朝富庶之地首府。

    姜鹏下了马车,在侍卫带领下转过几处过道和小院,一直向着北走,很快就到正殿。

    正殿之中坐在首席的正是安苏知府苏半川。

    他看起来圆圆滚滚,比较肥胖,双下巴,肥大的肚腩,说起话瓮声瓮气,可姜鹏却不敢小看他。

    他可不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苏半川这个人就是个笑面虎。

    除去他这个知府,在坐还有几个周边县城的知县。

    这宴会让姜鹏感觉和平日不同,平日苏半川可不会宴请这些知县。

    “哈哈哈,姜老弟来了,快快落座。”苏半川笑着道。

    姜鹏也哈哈大笑:“多谢苏兄款待。”说着当仁不让在次座坐下,下人为他俸上碗筷,斟好热酒,然后苏半川才摆了摆手肥硕的大手,屏退左右。

    “今日请各位来赴宴,除去吃酒吃菜,还有很多事情想与众位商议,主要就是近来百姓作乱之事。”他说着举起酒杯:“诸位尽情畅言,无须客气,边吃边说。”

    姜鹏皱眉,拍案大声道:“苏兄,这有何好议,刁民若敢作乱,我带人灭了他们就是,何须操劳。”

    苏半川哈哈一笑:“姜老弟莫急,这事比你想的严重,还需从长计议。”

    “不过几个刁民,见到刀枪还不怕得屁都不敢放,有何好怕!”姜鹏不在意的大声说。

    众人只得赔笑,其中一个知县拱手:“大人,昨夜我县民众聚众闹事,推了县衙后院的墙,天亮方走”

    “大胆,简直犯上作乱!”姜鹏拍案道:“谁给他们的胆子,你为何不派人拿住那些刁民。”

    知县摇摇头:“都统大人有所不知,那些刁民满山都是,下官半夜惊醒,隔着窗缝望去,密密麻麻都是,何止上百,若要去拿只怕反倒下官凶多吉少啊”

    姜鹏皱眉。

    另外一个知县接过话,也开始诉苦:“最近邻间乡里到处都是流言,说的都是对官府不利的话,还听说有人要反,可抓人来问又没人承认,下官也惴惴不安许久。”

    “对啊,我县军械库中刀枪走失,派人去查又查对不出,所有人都闭口不举”

    “我县有上千百姓堵在县城南门,要求官府给个说法,已经两天没有通行啦。”

    “我们县也是,昨日下午还有人想设伏袭击本宫,幸好事先得知消息”

    众多知县开始一一诉苦起来,有人开口话便难停,有愈演愈烈之势。

    姜鹏终于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他急切想让这些人闭嘴,可看知府没半点让他们闭嘴的意思,又不好开口。

    说了许久,苏半川微微抬手,制止还在诉苦的众位知县,然后道:“其实苏州城内也不太平,好几家大商家中权重人物已到外地辟祸,大街小巷有人秘会,城中偷鸡摸狗、劫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