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七、皇帝的问题
    李业连忙告诉田妃,那是他们王府提取花中精华制作的香料,是用真梅花做出来的。

    不只是田妃,李业见到他的婶婶,皇叔李誉的正房胡氏听后也两眼放光。

    两人都委婉的打听王府里还有没有这东西,李业当然有,他梅花香水加了蜂蜡已经装瓶,每瓶不过一两多,足足装了几十瓶,不过还是假意推脱说香水十分珍贵,工艺复杂,难以加工,短时间赶不出来,一有成品就会通知她们。

    两人这才点头,再三嘱咐一定要通知她们。

    李业笑着答应,心里乐开花,这就是典型的饥饿了,他敢打赌,不出两天她们就会把定金送到王府来。

    他早就等了好几天,按理说有太后宴会的宣传,早该有人上门,可直到初七初八都没人来。

    后来季春生向他透露才知道原来是宫中出了事,太后身体每况愈下,眼看命不久矣。

    李业吃着涮羊肉,喝着酒,李誉,李俸等几个皇孙都是年轻人,二十多岁的人,大家能说到一块去,关键是在这的大多都是没什么权势的皇子皇女之后,大家也没什么架子。

    他见多识广,天南地北说一遍大家很快就被吸引了,不过他能感觉出这些年轻人都爱慕那诗语姑娘。

    不得不说这诗语确实名副其实,歌唱得好听,琴也弹得好,脸蛋妩媚,确实少见,不过最吸引李业的还是那妖娆的身材,毕竟年纪一大,看女人开始从脸移动胸,再大一些就到屁股了。

    这大概就是被沧桑岁月雕琢出来的审美变迁吧,所以别老说什么越老越不正经,大家都看脸老人却看屁股,能不暴露吗,要怪就怪岁月无情啊……

    不过在李星洲记忆里,他和诗语可没什么美好回忆,大概人家对他不会比仇人好多少就是。

    果然,刚刚这女人就暗中调动一众年轻人敌视他的情绪,李业经历过多少饭局,她即使做得再隐秘,说得再天衣无缝,还是一下子察觉。

    不过也没太在意,想必就是借机想报复一下自己吧。

    李誉和他说起他要分家,别看他这么不靠谱,可是已经有一房二妾的人了。

    李业倒挺支持他的,毕竟他在太子府想必也不开心,古人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人活一生,不过短短数十年,要是时时刻刻活在框框条条禁锢之中,不敢跨越雷池半步那有什么意思。

    他告诉李业在城南买了栋宅子,离潇王府还不是很远,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从太子府搬出来,到时请他去府上做客,李业点头答应,另外一边诗语重新开始唱词。

    不过这次唱的是皇帝开说得词。

    皇帝看向他,突然问:“星洲,上次朕在你屋中见到一套汝窑精瓷,甚是精美,莫非是你采办的。”

    李业见他问起,摇头随口答道:“不是,好友过年送的。”

    皇帝不说话了,面无表情饮下两杯酒

    不一会儿,皇帝突兀的开口问:“上次你跟朕说向安苏府派遣安抚制置大使的主意,羽承安也出了此策。”

    皇帝一说这话,整桌都安静下来,李业也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这个。

    因为自己之前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