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六、宴会中的心机
    “今晚来的可都是贵人,有皇子李昱一家,还有几位皇孙,以及宫中贵人,都是平时见不着,不可高攀的人,让你作陪是看得起你,可切莫怠慢。”田妈妈严肃对着诗语交代道。

    诗语点点表示知道,在丫鬟帮助下打扮完毕,带着自己的古琴走出卧室。

    穿过雕花窗户的走道,前方喧嚣顿时灌入耳中。

    “星洲,叔父这是学你的听雨楼,也让人在芙梦楼弄了个什么火锅,哈哈哈。我觉得这东西好,大家团团圆圆坐在一处,一起吃喝,不分位次,开怀畅饮。”

    “对啊,星洲虽爱捣蛋,可脑子从小就灵光。”

    “哈哈哈”

    众人又笑起来,大家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诗语鞠躬,两个带刀的护卫为她通报,随后她开门进去,从昏暗走道一进门,眼前豁然开朗。

    明亮的光线让她微微有些不适,连忙盈盈一拜:“小女子诗语,见过各位贵人。”

    “哈哈哈,今日不过随意宴饮,不必那么多礼节。”主人李昱道:“我给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们芙梦楼头牌,诗语大家,今日宴会请她唱词助兴。”

    诗语再次鞠躬,她不着痕迹扫了一眼圆桌上的客人,有她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认识的有皇子李昱和她的妻子,皇孙李星洲和李誉等,不认识的也有好几个。

    “各位贵人想听什么尽管跟小女子说。”诗语盛装打扮,在侍女搬来的凳子上坐下,横放古琴道。

    李昱作为主人先开口:“便先唱一曲晏相的《春景》吧。”

    诗语点头,开始弹唱起来,宴会气氛一时很浓。

    她对自己的琴技有自信,她的花魁之名可不是白来的。

    众人微微眯眼,手中筷子都停下,已然被琴音吸引,诗语心中有些得意,放眼望去大家都陶醉其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她特别看了一眼李星洲的表情。

    结果发现他端着酒杯,半眯眼,似乎也听得入神。

    不知为何,本不该有的强烈成就感充斥心中,笑容爬上脸庞,又连忙被掩盖,她在心里忍不住责问自己,这混蛋听得入神有何自得。

    一曲终了,大家纷纷叫好,李誉家的小女儿甚至羡慕的说想跟她学琴。

    李誉大笑道:“可惜了,上次在梅园中星弟写的是诗,若是词这时候请诗语大家唱一唱岂不更好。”

    “哈哈哈”

    大家都大笑起来,心细的诗语发现除去李誉外,几个年轻人只是假笑陪场罢了,其中就包括李昱的长子李俸,而且几人目光时不时看向她。

    诗语心中高兴,她知道这些人为她争风吃醋了

    于是她故意问指名道姓的问:“不知潇王世子想听什么,小女子可以为世子弹奏。”

    果然,话一出,众人目光一下汇聚在李星洲身上,几个年轻男子除去李誉外目光都不那么友好了,气氛微微有些不妙,刚刚一直半眯眼睛听曲的李星洲也有些蒙圈。

    诗语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十分满意,她就是想通过自己的手段孤立李星洲。

    她有她的骄傲,她的本事。

    潇王世子,不过生在好人家,有钱有势,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欺负她?

    她从一个寻常人家的懵懂女孩,历经千辛万苦走到如今的位置,所有的艰难险阻和不易,最后都化为她引以为傲的手段和本事。

    小时候娘亲常教她,女人家一辈子过得好不好,都看能不能嫁入好人家,能不能找个可以依靠之人。

    可她偏偏不信,她这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