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六十九、序幕
    夜色渐浓,严毢埋头盯着桌面账目,年纪一大,老眼昏花,看起来吃力,他又移了一下手边灯盏,昏黄的光明亮一些。

    这是王府上月总账,大小出入记得清清楚楚,令他高兴的是王府上月入账过千两,在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使潇王在世之时,平日除去供奉也无太多入账,只有年节礼品才是大头,而如今就是寻常每月都有上千两入账,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有时晚上睡觉还会梦见这只是梦。

    有秋儿丫头帮忙,他便只用看看有无差漏便可,轻松许多。

    秋儿确实聪慧,难怪世子如此宠爱,可严毢是过来人,家族兴衰,国局动荡他都经历过,也明白这其中隐忧,世子率性而为,让两个丫头搬到院子里住,自有他的道理。

    可若秋儿、月儿在皇帝赐婚的王怜珊小娘子之前诞下子嗣,还是男子,那便成隐忧了,他想劝劝世子,却也知道自己说不动,只能当做没看见。

    好在世子最近聪颖有为,王府时隔多年再次焕发生机。

    可还是有担忧的,世子太过骄纵,就连皇上也敢顶撞,而且脾气不好,不懂忍让,年轻人经历的挫折苦难少会如此,这让他十分担心,生怕哪天世子意气用事,惹上大事。

    今日下午的事情也是,好几个国子监的学生来王府门前叫骂,还朝看门的几个孩子扔石头,他们是国子监生,天子门生,将来多半是要入朝为官的。

    下人来报给他,他思虑再三,只让众人退回来,闭上王府大门,任由他们去。

    毕竟之前世子的脾性已树敌太多,现在好不容易得势,皇上封世子官身,除夕还赐菜,因此不希望世子再惹祸上身。

    可那些国子监学生却得寸进尺,叫骂之后见大门紧闭,就花钱雇人往院子里扔石块,当时好几个毫无防备的府中下人遭了殃。

    严毢自然气,也想让府中护院出去收拾他,可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忍了。

    现在整个京城都说世子打了国子监学生鲁明,以此说世子抄诗,世子当时明明没打,只是骂了几句便如此。

    现在若再打一次,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谣言,到时传入皇上耳中,对世子对王府都不好,于是他摇头叹息,忍着火气咬牙让府中众人避着外墙走。

    大家都很愤懑,却都知道不能给世子招惹是非,所以也没人违抗他的命令。

    那些国子监学生骂了一个多时辰,然后才洋洋自得离开,外墙角堆了一堆乱石,严毢赶忙让人清理了。好在那时世子不在,世子若在必然动手,一动手到了别人口中又不知会说成什么样子

    严毢摇摇头,放下手中笔,只盼着这事情世子能不知道,他交代过府中所有人,若世子回来不许提及此事,否则世子若是火气来了,说不定又上国子监打人,如此一来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可都白费了。

    可心中总是不安,世子那么聪颖,明察秋毫,只怕一不小心会被他看出端倪,这么一想也无心对账,准备亲自去前院看看。

    合上账本小心收好,披了御寒的大衣,人一老就怕冷,这两天起了春风,天气回暖,可他还是觉得冷。

    结果刚起身,就见固封的孙子固祈匆匆跑来,向他报告说世子让他去前厅。

    又问小家伙世子为何唤他,小家伙老实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