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一、出兵之议
    回家过年的严昆也匆匆赶来看望他,李业想了一下,干脆让严昆通知听雨楼准备酒席,然后宣布晚上王府里所有人都到听雨楼去,他要宴请整个王府的人,大家都欢呼雀跃。

    可这么大的王府也不能没人看守,最后抓阄留下十余护院,等有人吃完回来替换他们,其他人全到听雨楼,刚好过年没人来听雨楼,也容得下这么多人。

    王府已经好多年没这么热闹,可自从去年冬天开始,世子先给众人置办冬衣,又不断提高他们的月钱,随后日子变得好过起来,到了除夕之夜,王府时隔多年再次被天子赐菜,然后初二之事,世子又救了天子!

    这才几个月啊,所有人看向世子的目光都变得格外火热,身在王府中能感同身受,王府正在悄悄崛起着。

    王府和听雨楼中很多都是当年潇王旧部,大多是无依无靠,毫无家室之人。

    当初他们身为禁军,追随潇王抵御叛军,可禁军来自天南地北,很多禁军家属也在南方,吴王发现后查出那些家属,逼迫他们投降,不降者就会杀死家中所有人。

    王府里很多就是到最后也没降,跟着潇王历经千辛万苦,身经百战,死里逃生,结果打赢了仗一回头发现家没了

    季春生曾经也跟他说过当年的事。其实不止没投降的,投降的人也很惨,因为他们逃过吴王的刀,又迎来皇帝的刀,吴王战败后大多数都让皇帝杀了

    很多时候人就是那么身不由己,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白善恶是很难分清的。

    当晚,在听雨楼举行一场王府内部家宴。

    严毢作为王府总管,让李业为宴会举名,他就说家宴,严毢觉得不妥,说皇族才是世子的家族,和他们这些平民的宴会怎么能叫家宴。

    李业却不在乎,对他这样一个孤独的穿越者来说,如今王府里所有的人才像是他真正的家人,所以他坚称家宴。

    严毢犟不过他,让人写好门牌,竖立在听雨楼门外:“家宴避客”。

    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有不方便接待外人的场合就要写好牌子,放在门外,既让来访者知道此时不宜拜访,又不会薄人面子。

    府中众人看到那家宴的牌子后,很多人都一边欢笑一边默默落泪,然后丰盛的菜品也随即上来,李业让严昆不要省银子,每桌都是十八个菜,不够再加。

    府中很多人都没吃过这种规格的宴席,又是感动又是高兴,毕竟普通下人哪来十八个菜,有菜下饭吃饱肚子就算好了。

    今天初三,是“谷子生日”,不能吃米,所以只有酒菜。

    李业和严毢、严昆等王府高层,还有魏家一家在三楼,阿娇和何芊也在,阿娇担心他,本就没打算回去,何芊是他不让回去。

    李业知道这时何昭估计又进宫去了,毕竟那种大事只要皇帝不糊涂都知道越早定下越好,不能拖延,所以十有八九重要京中大臣都进宫了。

    何芊此时回去又是她孤零零一人。

    季春生还在执掌武德司巡防京城,风头还没过去,来不了。

    狄至昨晚连夜回了城外禁军大营,皇帝疑心重,特别在这种时候,不放心禁军待在城内,否则李业倒想叫他来,毕竟狄至这人不错,身后好,有头脑,反应也快。

    晚宴十分热闹,除了李业有伤不能喝酒是个遗憾

    宴会上魏朝仁也跟李业说起,再过两天他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