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王府来客
    初三下午,陆续有亲戚来慰问李业,经历风声鹤唳的一天,很多人想必已经得到消息,关于他救皇帝的事情。

    大多都是皇家亲族,来的必是进宫之后再来,每个人都带着大队护院,显然依旧不放心。

    这种时候来无非沾点名气美名,毕竟救驾事大,算是很大的美名了,那么慰问救驾受伤的他多少还能落下点名声。

    可不要小看这种名声,说到底,名望就是这么逐渐积攒的,说作假也好,虚伪也罢,难道就什么都不去做吗?

    这就好比又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事迹和名声,却又自持清高不去作为,到最后还能反过来怪罪别人有眼无珠,不识自己才华不成?

    大家都是人不是神,若不向人展示,别人如何了解。

    所以,李业道并不反感这些来慰问他的亲戚,可人多实在麻烦,于是带着秋儿月儿在王府门口摆了桌,干脆坐在那。

    在门口候着,来一个接待一个,说几句话,但入府内便不管,有严毢张罗。

    如此一来大大减少他的工作量,又不失礼,毕竟出门相迎,这是多大的礼仪啊,让人无话可说。

    大家上门只是讨个名声,也没几个是真心诚意来关心他的,这反而是添乱,他有伤在身,不迎接失礼,这些都是皇亲国戚,免不了闲话。

    迎接的话一动伤口就疼,若没酒精说不定会导致伤口发炎,所以李业根本也没想好好招待,他们来不过讨个好名,大家两不相害,不久也就走了。

    最后来的反倒是自家名义上的监护人,他的皇叔李昱。

    李昱看起来三十多的样子,面色清瘦,眼窝比较深,神色忧郁,话不多,但确实是个老帅哥,难怪流连烟花之地,喜欢诗词歌赋。

    这次一起来的还有之前来拜年的小堂妹。

    李业对他这个皇叔印象还不错,上次王府经济危机时送了三千两,后来守岁他也来邀过自己,还让堂妹来拜年,之前来的那些人现在知道来,前天可根本没人来拜年送礼。

    李业将两人迎进屋中,李昱是个懦弱话少的皇子,但还是忍不住嘱咐:“你带伤就不必迎他们,在屋里待着,就推说有病不起,他们又能怎样。”

    李业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他这个皇叔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吧,所以你才是个普通皇子啊,当初也没封王。

    虽心里这么想,嘴上李业自然表示知道,谢过他的关心。

    然后李昱又问了一些他的近况,还惭愧表示他这个作叔叔的没做好,没照顾好他,若有困难可以直接跟他说等等,李业一一点头,他这个皇叔不是强势人,加之平时喜欢风雅文墨,说起话来令人舒服。

    说到差不多,李昱突然提出让秋儿和月儿带着小堂妹出去外面玩,看看王府景色,李业让两个丫头去了。

    然后他才神秘兮兮从袖中掏出一张请柬:“初九晚上,叔父准备在芙梦楼办个晚宴,你也不小了,到时若有空就来吧。”

    原来是这事,怪不来要让两个丫头带走小堂妹,芙梦楼,京都有名的青楼,而且还是京西田家的产业,宫里的贤妃,也就是李昱的生母就是田家人。

    老不正经的李昱向他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李业不好拒绝,这种事怎么拒绝得了呢。于是也受下请柬,不一会儿,小堂妹要找爹爹,于是两个丫头又将她带回来,李昱也就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