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六十六、验证推测
    “我不过想报复罢了。”李业接过月儿的茶,他不想与皇帝扯上关系,伴君如伴虎,特别像景朝这种强势集权,却又年老体衰的皇帝是极度危险的。

    李业并非歧视老人,而只是理智的思考,年岁的增长会让老人代谢减慢,反应变慢,思考力不从心,所以容易犯糊涂。

    普通老人犯糊涂并不要紧,大家都可以体谅,情有可原。

    可皇帝要是犯糊涂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种例子很多,比如刘邦,比如曹操,比如孙权,比如李世民,到了晚年完全不比年轻,暴躁易怒,疑神疑鬼,搞得血流成河,家国不安。

    因此他不想和皇帝打交道,也不想依靠皇帝保护自己,他需要的只是军器监!

    这部分早在他的总体策划中。他已经和德公说好,年后德公替他上表,用黑火药和皇帝交换军器监部分权力,如此一来他能不受盐铁司挟制自由使用钢铁,自造军器,他就能够自己保护整个王府。

    所以心中早有规划,说话就有目的和方向,把事情说清楚,同时让皇帝疏远他:“苏欢,苏州安苏府知府的儿子,丁毅,苏州大商之后,在梅园诗会上惹到我,所以我想报复,就让人盯着他们。”

    李业说着看了对面的皇帝一眼,他表情平静,似乎毫不奇怪,这让李业有些疑惑,难道他知道梅园诗会的事?

    “你准备如何报复?”皇帝问。

    “没什么,就准备打断他们的狗腿。”李业据实回答,要不是一行人行为诡异要接着观察,他一开始就准备这么干的。

    这话让周围人都紧张起来,一个个大气不敢喘。

    皇帝却只是微微点头,也没生气,他似乎也认同这种做法:“后来呢。”

    李业微微诧异,他想稍微激怒皇帝,让他骂两句这天也就没法聊,毕竟自己救他的命,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然后就此把他气走。

    没想这皇帝还真狠,若让他处理苏欢、丁毅,侮辱皇家子孙只怕直接被他杀了。

    “后来我发现他们行动诡异,年前居然在京城买了大量布匹。”李业刚想喝茶,又想到喝茶对外伤不好,于是嘱咐月儿给他换杯热水。

    皇帝皱眉:“买布有何不妥。”

    “你傻”李业刚想下意识开口,突然反应过来这是皇帝,于是忍住后面的话。

    见皇帝脸色不好,福安满头大汗,连忙上前道:“陛下,苏州本就是本朝产布大州,布商云集,京中众多布匹都是苏州运来的,宫里的岁贡布匹也大多都是。”

    “对对对,呵呵,世子初与属下说起时,属下也一时没想到,哈哈哈”季春生连忙插嘴,福安是替皇帝打圆场,季春生显然是为李业。

    皇帝没再追究什么:“接着说。”

    “后来腊月二十几日,那苏欢带了好几车货匆匆要回去,说苏州来了船,结果他认不清‘苏’字和‘芬’字,上错船,那是苏州芬家的船,不是苏家来的,市舶司官吏几车货辛辛苦苦检一上午,结果却是苏欢弄错了,被周围人嘲笑一顿,那苏公子还被市舶司官吏骂哭了。”李业说到这,屋里的人都被逗笑,皇帝也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这苏欢真是个逗乐人儿。”福安公公掩嘴道。

    李业接着说:“结果到腊月二十九他们就匆匆离开了。”说到这他就停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