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六十一、纷乱局势
    他一犹豫就给李业机会,杀人曾经也是他的专业啊

    他一个大跨步奋力一脚,直接将那汉子踹到墙上,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死死踩住。

    季春生教他的东西起作了,那汉子被踩在墙上无法躬身,绑在腰上的刀拔出一半就被卡住!放弃腰上的刀李业全身是铠甲,他毫无威胁。

    他的刀卡了,李业的剑却不会卡!

    盔甲的精妙挂带设计让李业不用躬身就能拔剑,他一脚用力踩住歹徒,剑瞬间出鞘,反手一剑,斜向上刺入他的侧肋。

    那是甲胄最薄弱的地方,也是杀手最喜欢的地方,斜向上从侧肋刺入避开骨头的同时瞬间刺穿肺叶,被杀之人到死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就是熟能生巧吧

    那汉子眼神中满是惊恐和不甘,生机迅速流逝,可到死也没放出一点声音。

    李业抽出剑,温热的血水顿时如泉水般汹涌流淌出来,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一开始场面并不可怕,现在地上多了四个死人,血水和人体内的各种汁液缓缓流淌汇聚成流,到处都是血红和臭味,反而像是人间地狱了。

    那个肠子流了满地的汉子也快痛苦咽气,他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浑身浴血的李业,嘴唇剧烈颤抖,鼻孔和眼睛张大,眼泪居然忍不住刷刷的往下流,那是恐惧到极致的表现,不知他是恐惧死亡还是恐惧李业。

    确认四周没其他人后,李业才放松下来,一放松肾上腺素分泌减慢,后背钻心的疼痛顿时涌上来,粘稠的血液已经沾湿他铠甲下的衬衣。

    现在,他要开始担心失血过多而死了。

    他忍着痛苦和虚弱,大口喘息着,搏命的时候每一下都是用尽全力,体力消耗非常严重,加之剧烈的动作让伤口血液流失更加严重。

    李业敲敲门问道:“在吗。”

    “嗯,呜呜在”小姑娘道。

    “哭了?”

    “没有”

    过了一会,她轻轻嗯了一声。

    “出来吧,没事了。”李业尽量轻柔的道:“如果害怕就闭着眼睛出来,我接着你。”

    “不怕。”小姑娘倔强的说:“你要是好好的,我就不怕,呜呜”

    李业听得出她哭了,在低声啜泣,艰难一笑:“我当然好,你自己开门出来,要勇敢,听话。”

    门始终要她自己开的,如果不是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有人认为杀人是件偏向武力的事,其实不是,杀人是件偏向心理的事,训练有素的士兵搏命时死在歹徒手中,这重事是常见的,因为很多时候心理决定生死,而不是武力。

    最后那汉子如果没怕,没被他吓住,趁着他对付身后人的时候拔刀上来,死的就是他了。

    不一会,小姑娘打开门出来了,一出来就闭着眼睛扑在他怀里哭起来,沾了一身的血

    四周人已经散光,不一会儿狄至满身是血,带着他那队禁军杀回来,告诉李业满城都是穿着安苏府厢军服饰的刺客,他们遇到两队,杀了六个,抓了四个,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

    李业在最先被马踩到的那个歹徒尸体上翻出一把小弩,还有掉落的六支弩矢。

    随后在狄至他们保护下向着王府走,他之前之所以冒着失血过多的风险不走,就是因为怕遇上其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