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五十八、香水
    李业看见李环,李环也见着他。

    出乎意料的他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只是寻常一般看了一眼,然后还对他拱手一笑,见人家这么礼貌李业自然礼貌回礼。

    李环虽在笑,李业却清楚他内心的情绪。

    就是再装模作样在李业面前也会有破绽,情绪的表现在脸部很多微小细节,这些东西如同本能,是骗不了人的,所以面对有这些知识的心理学家,普通人细微面部表情就会将内心真实情绪出卖,伪装是没用的。

    就像刚刚李环虽在笑,可他明显眉毛下垂,两眼皮间距离缩小,笑容前后前额有皱纹,嘴唇因紧张而微颤,显然是愤怒和厌恶的情绪表现,就算脸上再怎么笑也骗不了他。

    这是个记仇的人,李业在心中默默记下。

    不一会儿宫里太监带着各种点心和饮品来慰问众多皇孙,糕点李业不懂,只知道那些用陶瓷壶转的饮料大致有蜂蜜水,梅汁等等。

    按着顺序几个太监很快就到了他们这边,李业替狄至也要了一份,让他受宠若惊。

    在场的好几个都是孩子,有些看起来八九岁的样子,骑马时候还要一个人扶着,一个人牵马,真的是做做样子罢了。

    李业闲极无聊随口问狄至:“出城的时你们还要检一遍吗。”

    狄至摇摇头:“世子,这自然不用,进城的时候检过,城中又无箭支,出去自然不用检。”

    李业点点头,也对啊,检一次就够了,来回检是浪费时间,逻辑上说得通。

    可他隐约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可仔细想来是检一次就够了啊,好像没什么问题。

    等了小半个时辰所谓吉时还没到,有皇孙已经开始不耐烦的跟陪同的下人闹起脾气来,小孩子发脾气不知轻重,又是打又是掐的,好几个下人被小孩子掐打得鲜血淋漓,可也不敢支声,只能低着头任由小主人打闹。

    对于孩子来说那真只是在玩闹,他也会当做玩闹,扭曲的世界观从此树立。

    长此以往他们也会真将这些认为理所当然,小时如此,长大些便可以将人命也当做玩闹了,所以这样的时代高门大户草菅人命反而寻常了。

    狄至看着那边皱起眉头。

    “是不是觉得难以接受。”李业问他。

    狄至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

    “你别看他们挨这下狼狈,在府里肯定是月钱最多的下人,出了高门就是富贵人家。”李业说。

    狄至扶了扶腰间的刀,平静的说:“若让我那样,某宁愿死。”

    李业看一眼他的脸,顿时有些诧异,因为从面部表情看,他说的是真话,他说不定真的宁愿死,这样的人在哪个时代都不多。

    李业好奇的问:“你家是哪的?”

    “启禀世子,小人籍在江州。”

    “江州人怎么会来京城。”

    狄至叹气道:“家中老父不过村夫汉子,小时候有一年江州收成不好,日子没发过,跑来京城投靠亲戚,亲戚推荐我入了禁军,从此便再没回过江州。”

    李业对他又高看几分,禁军一都百人,他一个都头差不多也是后世连长之类的级别,关键他父亲只是农夫,那他就正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